您的位置 : 桑德阅读网 > 奇幻 > 幻弑界

更新时间:2019-05-06 12:21:22

幻弑界

幻弑界 佚名 著

连载中 鬼舞寻魅溪瞳 宫斗小说 未来小说 校园小说 洪荒小说 宅斗小说

《幻弑界》是最近很火的奇幻小说,作者是佚名,小说男女主角是鬼舞寻魅溪瞳,下面一起来看看小说的主要内容:知道我们的恋爱吗?胡闹,就和人生一样,当我正经后,才发现,胡闹的我们才有爱,正经的我们,就只剩……悲凉,自讽……我爱你,你呢?

精彩章节试读:

梳洗一番后,第一件事就是狂奔至我现在的老爸家最爱宫。没错!居然有皇帝给自己老公的寝宫取名为最爱宫!住这里的人绝对不会被别人羡慕嫉妒恨!注意那个“不”字。

因为……其他宫也差不多!我汗啊……

想到刚才那混蛋皇帝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临走时还不忘叫我去探望一下父妃。

不去后果自负~--by女皇。

我是病患诶,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重色轻女(至少现在是她女儿,哼)!

我不是皇后的孩子,但我却是皇长女。据丫鬟所说,我的父妃并不是没资格当皇后,而是嫌麻烦才不当的,否则就不仅仅只是皇贵妃了,那凤鸣皇朝就会有两位皇后!这样的举措,必将会成为幻弑界空前绝后的封典!

前提是皇后同意……尊重对方的意见,这在哪儿都是夫妻和气的首要条件。

皇后有一个孩子,是男孩,也就是我哥哥,名叫幻沙,幻沙浣纱,美也,妙也。其实啊,我一直认为凤鸣皇朝的名字好烂,把凤鸣换成猫叫联想一下……呃……真够伤风败俗的。(我的话其实挺有矛盾滴。难道凤鸣就……优雅了?我默……)

女尊国就不能取个酷点的名字吗?我时常在想。

“太子殿下。”

“恩?”我东张西望,谁那么吊啊,出个场全体都弓腰杵剑的,再瞅瞅……除我以外没其他的人了啊?

三分钟,泡好一碗杯面的时间过后。

哦,太子殿下……?叫我呢!“恩恩,你们好~”真的不能怪我啊,你想想,假如你从小叫张三,十几年几十年后的某一天你父母觉得你这名字不好听了,给你改成张四了,你能听惯不?能第一“耳”听出是在叫你么?(“你”:滚,你才叫张三,你这辈子都叫张三!)哎,我还么有适应太子这个“意外”得来的身份啊!何况,你们来看看她们的表情和神态,从刚才至现在,根本就没看过我一眼!!!就连缓慢弯下腰的那三秒都没朝着对方向,没对着我诶!

此时此刻,我就想到了一点,皇宫的规矩好多……

下一刻我想到了很多点:

皇宫……不要啦,我可是杜绝宫廷穿越的!皇宫,是个来了就想走的地方。括号:当然,是在没有皇子阿哥什么的来爱自己的情况下。靠……我都成太子了还有谁来爱我啊?神马阿哥神马王子,你们换个朝代来娶我吧~~~

我幻想的时候耳边刷拉跪下一片。我的一句话“恩恩,你们好~”让所有守卫在最爱宫主卧的女兵齐齐跪下。

“喂,我……额,本尊没生你们的气,你们起来啊!”不就是没看我嘛,又没谁说必须看我。

“太子殿下,请您收回方才的话。”整齐划一的姿态,不约而同的请求。

“你起来啊,还有你,快起来啊……”我小小的手臂在身材强壮健美的她们面前相当的不值一看,完全滴举不起拖不起。

“太子殿下,请您收回方才的话。”

又是这句?“收回?”没拉起来半个人,自尊心受创了。

我放弃似的站起来,环视一番,她们的跪姿就像在说:不收话不起来。

“太子殿下,请您收回方才的话。”依旧是这句。

“好好好,本尊收回!”尽管我不知道该收回的事哪一句。“你们全部起来吧!”我只是……讨厌有事没事就下跪。

【贱种,以后你就给我跪着走路吧!你们宗家的人只配做“人”的狗!不过……看在你是我侄女的份上就不让你爬了,哈哈哈……】跪走,算是恩赐吗?“人“的狗,你是想说你是人?……

我拍了拍膝盖上不存在的灰尘,待她们起身后才进的里屋。

凤鸣是三大皇朝之首,是幻界(人间)的佛,所以它的装扮就只能是金装,奢华却不俗套。最爱宫的窗帘啊,桌布啊,挂饰啊,无一不是金色为主红色为辅,妃嫔的住所全是这样的,随着等级的高低不同,金色也分多少不同。

富丽堂皇的皇宫,不喜不厌。

我欣赏后,断下的评论。(那是黄金啊,你讨厌试试?8过就是不能倒卖了。)

“父妃~”看完了,直奔主题床……边!

掀起庄严的金色帘帐,准备扒上床,“父……妃……”材料有限,有意见的是要等我长个几年再来看么?唉……可怜的偶啊,步入短腿一族就事事不便。

“刖?!”女皇她老公听我叫他父妃,可激动了……不过我不知道的是,他叫错了名字。

“啥?”我继续我的爬床大业,暗暗下了个娃都喜欢下的决心总有一天我会俯视这张床的,相信自己!我有信心!毕竟“总有一天”,还!很!长!

“嘿咻~”终于爬上去了,扒上了床一阵晕乎。这床咋能那么高呢?我爬上去的第一时间没有去看爬了半天的目的,反而打探了一下四周,然后,我爆粗口了:“擦,咋没有人告诉我楼梯在左手边呢?!”皇宫了不起啊,床修这么大。

“呵呵,又不是捂怀里藏起来了,谁会帮你指张床的台阶在何处啊?”

语气温和,声音带笑,可他的话……言下之意就是说我自己白痴没看到那么显眼的台阶咯,这父妃没给我好印象。“父妃你怎能如此说你女儿我呢?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生……哇塞~!柔弱美男耶!”我现在的老爸,他女儿儿子统称他为父妃。长得不是一般的漂亮啊~~说相貌他的确不算特别出众,中等偏上吧,可是气质啊,有种比相貌过之而无不及的东东叫做气质!

好美啊!如同上等石砚般的长发四散在精致的脸旁,雪白的肌肤略带潮红,苍白的嘴唇微张着,轻轻的喘息显示出了难耐的痛苦。我摸了摸他的额头,不是很烫,但比我的体温要高出那么一点。

“嗯……”只见他美目一睁,红色诶!

现在看来,应该不是柔弱美男,眼神好犀利啊……好像……很生气?

“你还来作甚?不是早把我忘到九霄云外了吗!”

我有不好的预感,可不可以开溜啊?我蹑手蹑脚的准备原“路”返回,视线紧紧锁定屏风,想从那后面绕出去。

“站住!出来。”声音好美,可惜不是赞赏的时候。

我做错事似的,双手捏住耳垂走了出来。记忆里,太子的习惯动作被我用上了。

“我错了,饶了我吧,亲亲父妃~”

“我错了,饶了我吧,亲亲爱妃~”

声音怎么重复了?我转过头去,看见了和我动作一致的女皇,瞬间不高兴了,我瞪了一眼罪魁祸首就把手放了下来。

“我亲爱的皇上~您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女皇怎么会在这里?刖太不谨慎了,就算我修为尽失,她也该发觉啊,幸我没说出惹人生疑的话。

声音听起来还真温柔,可是为啥偶在冒冷汗?

瞧瞧瞧瞧,这还是堂堂的女皇吗?居然自己那么乖的朝床底下钻。现在天还早呢,要睡床底等会儿再钻啊~真是的,我想我的母皇很没用,绝对是软脚虾一只,真够丢人的。

里面想一套,外面做一套。我赶紧又把手归回原位,等着判“刑”。

哎?!母皇啊,你手上拿的是啥?女皇钻了出来,手里拿着传说中的……搓衣板?!

我在地球没出过远门,进过的也只有一个什么集团的别墅,自然没亲眼见过这“女人法宝”,在电视上也没见几次。

如今一见,和想象中差距很大。

强弱势力的倒戈令我不禁担心起来,这板子……我跪?还是她跪?

“嘭-咯-”木板清脆的触底声。

还好,还好,她跪。我一看女皇跪在我的身旁,这悬着的心啊,总算落地了。我拍着胸口缓气……不对!女皇的待遇都不咋地,那我……呜呜……谁来救救我?我还只是个涉世不深的小鬼头,你们就大人有大量,绕我一劫吧!忽然,短胖小手一敲光洁小额头,我怎么忘了啊,我的身体还只有七岁,应该不会有事的!有事也不会是大事!嗯!

我的表情变换的真够丰富的,一旁的父妃终于忍不住了。

“噗!哈哈哈……”床上的人儿捧腹大笑,“泽儿,过来,让我瞧瞧。”

叫你呢,女皇。

“叫你呢,泽儿,还愣着干嘛?”女皇瞪了一眼看着她的我。

“我?!”我还以为太子叫幻刖呢,泽?这名字真是巧了……等等!“我全名难道?!”我记得皇室的姓氏是……幻?额……幻泽家属请注意,患者家属请注意……我,联想丰富!

泽,是巧合吗?

“你不是傻了吧?”刖,有些不对劲。

喂,你个当爹的咋可以这样捏?

正常剧情不是应该泽儿啊,你不要吓爹爹啊!快,快宣御医!!!

“你叫幻泽,家住皇宫,性别女……”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好好跪搓衣板吧你。

我白了她一眼,问:“你不是穿过来的吧?”说话一溜顺。

“对啊对啊,你怎么知道?哎,”她顿时眼睛睁得犹如铜铃,声音戛然而止,“你是谁?!”她站了起来,几近咆哮道。

“呵,看来察觉到了。”我冷冷的看着她,哼哼,我要趁着这个机会跑路!

“泽儿呢?”她的声音真恐怖,一点都不像刚才的软脚虾。

摊摊手,“谁知道呢,别叫本尊幻泽,本尊不是。不过,叫本尊泽还能接受。”知道什么叫故弄玄虚么?又知道什么叫装蒜吗?看我……举例证明。

“本尊?你到底是谁?!”女皇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问。

“本尊……?”床上的美人父妃也意识到了一些不对。正想下些猛药的,说她孩子被我杀啦什么的(本来就是你砸死的),不等我有所行动这天就一道闪电。

“咕噜”随闪电稍稍后来的竟然不是“轰隆”。

弑神的某个偏远宫殿。

“哥哥……”

“为什么要这么对小神?!天神大人到底为什么要让小神饥肠辘辘好几月啊?闪电妹妹,给哥哥倒杯水喝罢!”他,贵为弑界第一男仙,下场居然就是以饿为工,工作了几千年了,那能力,不得不让其他神灵敬佩。

“敬佩你妹啊!我要吃饭”

“哥哥,勿说粗口,小心找不着公家。”一袭纯白神袍的闪电女神端着一杯茶水迈步跨进偏殿。心道:要换成敬佩你弟还能接受。

雷公男仙撇撇嘴,软道:“可是……我真的饿坏了啊!”他的声音软腻带娇,与古代神话中的雷神相差甚远。女尊男卑嘛。

电神长叹一口气,劝说他:“哥哥,待到冬神来时再吃好不好?虽说有点迟……”

冬神来时幻弑界才能好受几分,不再是那般炎热,闷得弑界、幻界万物都奄奄无息,到那时自然也就用不上雷仙。

“恩……”“咕噜”由弑界传入幻界便因距离的遥远不是很清晰,几乎听不出异样。

“闪电妹妹,那你帮我整整天神大人!”不然难解他胃里的纠结感!

“这……是,哥哥。”她本想拒绝的,可是转念想到自己哥哥如此遭遇,也不管后果了,大不了就是一顿罚,因为天神是不会为难季节神的。

于是乎。

天空一声雷响,天神狼狈登场。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劈下的这个……人?

咦?这人咋那么眼熟?(这话哪儿听过呢?)

等烟雾散去后我看清了被劈的人,不用猜了,就是美女妹妹!“叫你送本座下来,你怎么用劈的啊!”我慢慢走向她,抬腿,准备往死里踹……

鬼舞寻似乎擦觉到了危险,看着走到她面前的我,摇了摇头:“对不起了,姐姐。”

“怎……么……唔,唔?唔!”臭丫头!居然敢定住我!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我用眼神杀死她。

妹啊,姐错了,你至少让我把腿放下,好不?我默哀,在能见度为六只的眼睛中,蠢到家的金鸡独立了……不知道躲在啥柱子啥草丛里的侍卫看见没,三个字:丢人哪!

鬼舞寻在我赌咒发誓的凶狠目光中扯了扯金晃晃的天神袍子,一副见过大世面的得瑟样,说话了:

“吾乃天之神,此为本座姐姐。幻界的王,你的女儿已归神位,这本是不可泄露的天机,但事已至此……”我的表情绝对是惊讶型,这还是那白痴妹吗?接着她又说道,“哎呀,装深沉真累!本座就不拐弯抹角了。”我倒!我敢肯定她是……白痴妹!

我晕,好像没人叫你装吧?再说了,你装也没有用,你刚刚下来时的形象,在场的都看见了。只可惜了那一身金灿灿的神服。

“本座今天把你女儿也带来了,让她给你解释吧!”

恩?我瞪大了眼,解释了我还能活着离开么?!我怎么有一种主动杀人的冲动?(太子是“被动”误杀的。)冷静!看看事情会怎么发展。

“朕怎么知道你不是骗我的?”女皇果然英明!哦也~

“母后~”太子还算个美人胚子,不愧是美人父妃(父妃?哎哟哟,什么时候的事?)的孩子。

太子一抬脚,踢开女皇,跑向她父妃。说是踢开,其实是女皇跳开了,却又在落地时被自己的衣摆绊倒了。

女皇淡定的爬起来,整理一下衣服:“的确是泽儿,您想让您姐姐在这儿当太子?”

好……好聪明,一国之君真会一语道天意!咳咳,这死丫头片子,又踢我!难道她听得到我的想法?要是真的,我也懒得活了,还让不让隐私这两字存在啦?

“别您不您的,本座没那么老的~”你就装吧你,你个老不死。“本座也该走了,剩下的交给你了,太子殿下,走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知道寻很讨厌和我以外的人交谈超过一刻钟,在弑界发生了很多起待久就被扁的虐神事件,看他们,我深有体会。

“天神大人,请等一下。”太子走了几步,一步一个回头,终究还是下定了决心。

“恩?”

恩你个头,人家才团聚,你就让他们再多待一会儿啊!什么烂个性,跟谁学的啊?还不快点放开我让我跑啊!(某街:……)

“小神有话想对您的姐姐说。”她停步,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恩?额……原来不是想再聚一会儿啊……

“好吧,去吧去吧~”

我想跑,可是动不了。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