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桑德阅读网 > 玄幻 > 双城战记

更新时间:2019-05-13 17:28:36

双城战记

双城战记 海龄 著

连载中 鸿雁吴刚 宅斗小说 神医小说 报复小说 军婚小说 恋爱小说

《双城战记》小说主角名为鸿雁吴刚,由海龄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玄幻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海妖重现、海啸席卷,平静渔村中的日子被一朝打破。天灾人祸,家破人亡的少年侥幸存活,却被卷入了三大势力的明争暗斗之中……

精彩章节试读:

最初的人类是从哪里来的?有的人认为人类不过是一群幸运的猴子进化来的;有的人则认为人类不过是造物主们众多失败的作品中的一件;甚至还有人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人类不过是其他世界人类的后裔,这个世界的资源枯竭了,他们便会去其他的世界,人类不过是各个世界的旅行者与掠夺者。不管哪种说法,谁也没法证明他的正确性,也没有人有证据否定别人的错误,相比这个世界的,甚至是宇宙的年龄,人类的年龄实在是微不足道。

浓重的夜色像是一床厚重的棉被盖在了海面上,使得波涛汹涌的大海变得更加神秘诡谲,月光时不时从云缝中探头探脑一般的洒向海面,像是屹立云端的天神在寻找他不慎掉落在这波澜壮阔的大海中的遗珠一般。海浪日复一日的冲刷着海边的礁石,早就将它们的棱角磨平,变得光滑如镜。礁石上坐着一个的中年人,单单从他那爬满皱纹的脸上很难让人相信他只有四十来岁,岁月似乎对他格外吝啬。身上那年代久远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与样式,似乎本就是一根根破布条拼凑成的。伴随着海浪的拍击,一阵阵海风吹过,让人不禁担心他那略显瘦弱的身躯会不会像身上的破布一般散落。散乱的长发在风中随意摆动,几乎没有血色的嘴唇不停翕动,口中念念有词,目光动也不动的望着大海,那神情不知道是在期待还是害怕。

也许是风浪太大,也许是耳朵不灵了,以至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小男孩摸着黑坐到了他身边他都没有觉察。男孩的浅蓝色的衣服上打满了补丁,洗的却很干净,成天的风吹日晒,已经有些发白,浓密的浅褐色头发简单的扎在脑后,眼睛又大又亮,即使在这样的夜晚,依然遮蔽不住他眼睛中的亮光。他眨了眨星星般的眼睛,坐在了男人的旁边。

“疯子叔叔,讲个故事吧。”

“好!”男人还是一动不动的望着大海,没有看男孩一眼。

“相传,在创世之初,并没有人类的存在。世间的万物都依照众神的意图按部就班的出生、生长、死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充满生机却又单调平静。直到有一天诸神们发现自己开始拥有了感情,这对于需要用冷静,甚至冷漠的态度来维护世界秩序的他们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灾难。于是他们决定创造一种全新的生物,将自己的感情转移到这种生物的体内,好让自己继续保持神该有的冷漠姿态。就这样,掌管世界生灵的女神按照诸神的模样塑造了最初的人类。

起初,他们对于造物主始终保持着绝对的虔诚。

然而没过多久,事情就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回归正常的造物主们发现他们的感情在人类身上渐渐的失去了控制,原本简单原始的感情渐渐的发生了扭曲,一部分人类开始变得渴望丛生,他们贪婪、自私、狂妄、暴虐成性,遇到的一切东西都想占为己有。随后更为可怕的情况出现了,这种扭曲像是瘟疫一般从很小的一部分人慢慢的扩散到了大部分人类 。他们甚至开始怀疑造物主的力量,一些狂妄的人认为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眼看人类已经走向了不可挽救的地步,造物主们决定彻底放弃人类这一失败的创造物了。但是关于如何处置,诸神还是发生了一点小分歧。他们中温和的那部分认为应该将人类置之不理,反正迟早有一天会自食恶果,根本不用他们来费心;暴躁的另一部分则觉得人类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他们亵渎了神灵,那么必须遭到惩罚。

最终,暴躁的大神们说服了温和的造物主,诸神决定惩罚人类。但是高高在上的造物主们始终保持着自己的高贵,根本不屑直接与人类动手,取而代之,他们创造了更多生物,对人类来说简直是怪物的生物,一些完全没有感情的怪物,他们有的只是嗜血和杀戮,主宰他们的唯一情感就是毁灭。完成了这最后的惩罚,诸神便匆匆离开,赶往其他世界。

诸神的惩罚已然降临,而人类却还在为了彼此的利益互相杀戮。世界各地出现的怪物在他们看来不过都是对方耍出来吓唬人的魔法。直到后来人们才慢慢发现,这些怪物根本就不分敌我,在他们的眼中,似乎一切生命都是他们的敌人。一些人开始呼吁自古就仇杀不断的几大王国暂时放下自己的仇恨,一起对付人类共同的敌人。但是狂妄的领袖们从来就没有正视过眼前的灾难,他们都认为自己一国之力足以抵挡那些怪物。松散的人类世界始终没能形成一个统一的联盟。

没过多久,海里的巨人和海妖们袭击了位于大陆南边,海崖上建造的水国云泽,巨人们巨大的身躯以及海妖那怪异的魔法让云泽很快便变成了一摊废墟,甚至没有几个活人能从那里跑出。紧接着位于大陆腹地的山国巨石也被树妖和精灵们一夜之间夷为平地。

人类的领袖如梦方醒,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事到如今只剩下联盟一条路可走了。人类联盟组成了一支精英队伍来保卫自己的家园。然而强大的敌人和他们那闻所未闻的魔法还是让人类接连的惨败,无数城市毁于战火之中,几大国家陆续灭亡,人类文明仅剩最后的两个城市——天空之城和大地之城。队伍中的真正的精英也已经所剩无几,大多数人都是后来拼凑而来的。整个人类文明走到了消失的边缘,世界都弥漫着一股死亡的气息。仅剩的两座城市里的幸存者们也都开始相信了,他们的死亡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在绝望的煎熬中,一个月过去了,意外的是诸神的恶魔们并没有继续的进攻人类所剩的城邦。两个月过去了,周围还是那么平静,甚至比恶魔们到来之前的时候还要平静。

最初的绝望把所有人都变成了行尸走肉,而如今显露的希望却又让人们重新找回了思考的能力。在度过了最初的惊恐之后,领袖们决定由一部分胆大的人组成一支队伍,出城去一探究竟。

人们已经将自己锁在城中两个月了,谁也不知道外面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这时候出去无疑是送死。然而等下去左右也是个死,还是有很多人自愿出城去侦察一番。。

这支十来人的小队出城没多久便发现一件令他们大喜过望的事情,冥冥之中似乎自有一股力量左右着人类的命运,一股连造物主都无法掌控的力量。所有人都明白这是上天赐给了人类一个生存下去的机会……”

男人仔细的讲着自己的故事,男孩听着故事,更多的时候则在和睡意做斗争,脑袋刚一垂下,他便猛然惊醒过来,使劲摇晃两下脑袋,努力把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在向男人极力证明自己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困。然而没过多久,他那脑袋又垂了下去,他只觉得自己的眼皮比那海中的大鱼还要沉重。斗争了一会,终于没能战胜它,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和煦阳光洒满大地,男孩从睡梦中醒来时天已经大亮,原本坐在身旁的男人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个奇怪的,甚至有时有些疯癫的男人差不多是一年前从大海上漂过来的,他抱着一跟桅杆一般的圆木。没有人知道他这样在海上漂了多久,没有人问,他自己也从没说过。他刚刚被村子里的人救上岸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空洞的眼睛里几乎毫无生气,既没有感谢救他的人,也没有要吃喝,只是摇摇摆摆的一个人走到海边。起初村子里的好心人会拿出食物给他吃,可是每次送来的饭菜第二天原依旧封不动的放在原处,渐渐的,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疯子,也没有人再去关心他,渐渐地似乎也都忘记了他的存在,只是在茶余饭后,大家偶尔会谈论起他来,而最让人们好奇的是,他是如何活下来的。

这一年里他几乎没有与其他人交流过,只有这个男孩从男人来的第一天就对他产生了十分浓厚的兴趣,后来他发现男人夜里总是坐在海边的同一块岩石上。他开始会坐在离男人十来米远的地方,睁着大眼睛看着他,慢慢的越坐越近,直到坐到了男人的身边。突然有一天,男人对他说

“想不想听故事?”

“想,当然想。”男孩又惊又喜。

从那以后的一年多里他俩每夜都会在海边的岩石上坐坐,一个讲故事,一个听故事,一讲便是一年的时间。然而,男人却从没有这样不辞而别,突然的消失。

男孩四下仔细的找了找,并没有发现男人。呆呆的望着海面出了会神,便要转身回家。却见海面上出现个船影,男孩停住了脚步,本已经破灭的希望随着这艘船的到来,放佛又重新点燃。不多一会,船接近了岸边。饶是隔了几十丈远,男孩依旧能够感觉的到那船身的巨大。主桅杆已经折断,船身上几乎没有一处是完整的,有的地方像是被一个巨大的铁锤砸开,有的地方四周发黑,又像是被火烧开的一般,船帆就像是男人身上的破布一般随便的挂在歪斜的桅杆上。若非亲眼所见,男孩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世界上有这么大的船,更加无法想象的是,如此破烂的船居然能在风诡云谲的大海上航行。尽管如此,从船身上残缺不全的装饰来看,还是不难想象它当初的辉煌。船头挂着一面金色的大旗,旗杆也已经歪斜。整个船只在海浪的拍打下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这广阔的大海吞噬。

男孩不觉看呆了。他们整个村子最大的船,也是他长这么大见过最大的船了,那也只不过能装下几十个人而已,他甚至怀疑这船是传说中海巨人所乘。

在离岸边还有十来丈远的地方,大船停了下来。

从甲板上抛下来了几只小船,甲板上的人跟着攀下小船上,向岸边使了过来,船上有些人还在不停的回头张望,似乎这大海真的会吃人,以至于他担心自己一不注意便被吞没了。

等小船靠近,男孩才看清这群人,全部都穿着盔甲,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比一般的人要高出两个头还多,头盔被锋利的刀锋整齐的劈开,一半挂在脑袋上,另外一半已经不知去向。chiluo的上身青一块紫一块,但是却很少有流血的伤口,唯有左边大腿上的伤口爬满了血迹,背后背着一把一人长的重剑,看起来就十分沉重,但是他背着似乎不怎么吃力。身后跟着七、八十个人,没有一个人的盔甲是完整的。他们拖着沉重的脚步吃力的跟在领头的大个子身后。

大个子走到男孩身边,这个时候男孩才发现这个人已经六、七十岁了,脸上写满了沧桑,然而一双眼睛却精神十足,充满了威严。男孩只看了他一眼,便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这是什么地方?”老人的语气中略显疲惫。

“马家村”男孩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村长在哪?带我去找村长。”老人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威严,让人不得不照他说的去做。

马家村是个很小的村子,二十来户人家全部都是祖祖辈辈居住于此的渔民,房屋毫无规矩的随意放置,最里面住着老一辈,年轻人成家了就在外围另起屋檐,中间自然形成了从横交错的三两条小道,沿着中间的一条小路进去,走过两户人家便是村长家了。一间上了年纪的小木屋。

老人和男孩一行人进来的时候,村长正坐在屋子中间的一张小木桌边,一手拿着烟斗,一手搭在额头上。桌子上放着一个破旧的茶壶,和几个擦的很干净的杯子。除此之外整个屋子里就还剩下一张床,床单和被子虽然破旧,但还是整齐的叠放在床头。在他旁边还坐着一个普通渔民打扮的男人。

一看到他们进来,那渔民打扮的人立即站了起来,一手指着他们,目光在老人和村长间不停的摇摆。

“就是他们,从那大怪船上下来的人,那船足有凤凰城那么大。”马家村隶属于大梧城的势力范围,而在这大梧城的北边,有座山丘,山上的树叶到了每年春秋两季,便呈显出鲜红色,漫山的红色树叶,让整座山丘看起来放佛是一只涅槃的凤凰,人们便称这山为凤凰山,而大梧城也习惯的称其为凤凰城。如果他真的去过就会发现,这船甚至还没大梧城的城墙高大。

村长微微皱了皱眉,对男孩道:“鸿雁,出去玩去。”

尽管不情愿,但是鸿雁还是乖乖的出去了。

“你们是什么人?”村长的目光转向了老人。

“你就是村长?”老人反问道。

“是,你们是什么人?”

老人沉吟了片刻:“好,听着,马上集合村民离开这里,海巨人和海妖马上就要追过来了。”

“海巨人,哈哈,长这么大海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海巨人。村长,我早跟你说过,这些人有问题,哪会有什么海巨人?原来是一群疯子”一边的渔民满脸自信的嘲讽道。

“你们是什么人?”马村长并没有理睬渔民,而是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老人一言不发,盯着马村长的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来。

他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身上的盔甲已经残破不全,脸上堆满了焦急和恐惧,

“马村长,我们是天渊城的战士,这位是我们的将军,韩坤艮韩将军,我是将军手下的一个队长,吴刚。一个月前我们接到消息,一百年前被镇压的海巨人和海妖又重新出现了,我们被派出来一探究竟,谁知刚出海我们便被海妖偷袭,一起出来的五艘船现在就剩下这一艘,几千个兄弟现……”

“我知道了。”马村长打断了吴队长的话。转过头去对着一脸惊愕的渔民,吩咐道:“虎娃,快去通知大家,收拾收拾赶快离开,时间紧迫,不方便带的东西都丢掉罢,快。”

“可是,他们说的……”虎娃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但还是不愿意相信吴队长的话

“快去,什么都别跟大家说。”平日里和蔼的马村长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逼人气势,老皱的脸上也泛出了红光。

站在一旁的韩将军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马村长,他身上突然冒出的一股气势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很快,村民门都集合到了村长家门口,虎娃果然什么也没和大家说,只是通知大家村长要求大家赶快离开此地。也正是因为虎娃什么都没有说,人们才没有收拾行装而仅仅是聚集到了村长家门口。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走?”几个渔妇抱怨。

“会不会是海盗又要来了?”有人猜测。

“怎么可能,从村长来到这里把海盗赶跑后,十多年来还有谁敢来我们这里抢劫?”老人们很快排除了可能。

“那可说不定,村长现在这么老了,说不定……”年轻人没有见过老村长当年的神勇,自然多半是怀疑。

马村长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人群中果然没有人再说话了,即使是叛逆的年轻人。

“十多年了,老哥哥,老姐姐们,我马化龙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知道吗?快走吧,以后你们自然会明白的,现在没时间解释了,快走。”马村长用坚定而又恳求的目光看着大家。

不太傻的人基本上都感觉到了危险要来临了。

“好,你老哥就是让我们去蝙蝠洞我们也跟着走了,都散了吧,回家准备去吧。”

村里几个耆老作出了表率,有个几个年轻人本想弄出点花样来,现在也只好乖乖的听话了。

“不…好…了,大家…大家…快躲起来,他们…他们来了。”鸿雁从海边边跑边喊,身后的海水像是煮沸了一般。

马村长怒道:“什么来了?”

鸿雁跑到人群跟前,不停的喘着气:“海…海…。”

“海什么海,海浪来了又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马村长打断了鸿雁的话。

“可是…”鸿雁的小脸憋的通红,还在噗噗的喘着大气。

“可是什么?从小在海边长大的人还怕海浪?还不快进屋收拾东西,跟大家一起出发。”

鸿雁低下了头,跑进了屋里,他还从没有见过马村长发这么大的脾气。

鸿雁姓成,是十五年前跟马村长一起从海上来到马家村的。马村长本来并不姓马,只是由大家推他当村长的时候改的,而据马村长说成鸿雁的父母在十五年前突然的先后死去。因此村里的人都认为他是灾星,仅有的几个小孩也不愿意跟他玩。小小年纪的他只有个马村长相依为命。

生活的艰难难得的没有磨灭他身上与生俱来的强烈的好奇心。把韩将军带到村长家里后,他并没有走开,而是悄悄的躲在门外偷听。直到听到虎娃要出门了,他才急急忙忙的跑开。边走边琢磨着刚才吴副官的话。一边小声的嘀咕:

“原来真的有海妖,海巨人啊,原来疯子叔叔讲的故事都是真的。”

不知不觉便走到了经常和疯子叔叔坐的地方,才发现海水今天不太一样,海面上并没有什么风,然而海浪却异常的活跃,用力的拍击着海边的岩石,一阵阵怒号让人感觉岩石随时会碎裂一般。

成鸿雁猜想海水这般异常,只怕是袭击要来了,赶忙跑向了村子里。

说收拾行李,其实这些年来他和村长一老一少根本就身无长物,仅有的财产便是那一桌三椅和一张床了,能携带的全部行李就是身上的这身衣服了。

成鸿雁进屋后,马村长把隔壁的李老二叫到一边,塞给他一个袋子,然后对他耳语了几句,只听的李老二沧桑的脸颊似乎泛起了光芒,说不出是激动还是惊讶。韩将军扫了他一眼,便也不再看他。

马家村本就是个小村落,很快所有人都收拾好了行李踏上了他乡之路。这一路上的人虽然不多,却也各式各样的人都有。在灾难面前人类的本性再也无处躲藏,尽管这灾难可能仅仅是风声鹤唳。爱财如命的人行李比其他人要大的多,以致于腰都被压弯了,说来也奇怪,短短的一会功夫,他们居然能把整个家都收拾到行装里;生性豁达的人并没有带走太多的行李,在他们眼里身外之物并不能影响他们的心情,在他们看来这近似于逃亡的迁移也和旅游差不太多;好奇心重的人,一会左看看,右看看,一会低着头出一会神,一会露出狡黠的微笑,一会却又眉头紧锁;最特别的还是上了年纪的人们,他们似乎并不像他们自己日常所说的那般——活够了,对这似有似无的灾难却异常敏感,迈着摇晃的步伐疾步前行,生怕被年轻人落下。

韩将军扫了一眼人群,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吴刚,你带上几个兄弟保护村民们撤离……”

“不!将军,您先撤,我带人留下来抵挡他们!”吴刚心里也很清楚,危险的地方并不是前面,而是身后汹涌的大海。

“这是命令!怎么?我的命令你也不听了吗?”韩将军怒道

吴刚低下了头,激动地满脸通红,眼睛里满是血丝:“可是,将军,您……”

“这封信,把村民们送到安全的地方以后一定要想办法将这信交到大梧城金城主手中,再想办法交到万将军他们手里,现在看来海路是走不了了,你得另想办法了。”

盯着老将军一双大手递来的信,吴刚一时间竟怔在了当地。

“听着,死比活着简单多了,以后你的任务还重着呢,我老了,简单的事情就交给我吧。走,快走!”

“是!”吴刚用颤抖的双手接过信件,小心的放在身上。然后将右臂平放在胸前,对韩将军敬了最后一个军礼。韩将军回了他一个军礼后,便转过身去,望着海面一言不发。吴刚擦了擦眼眶里的眼泪,转身带着两个士兵跟着村民们出发了。

韩将军望着海面,似乎是在出神。马村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旁边,他并没有跟着村民们一起离开。

“我知道这次你一定不会逃了。”对于马村长的出现,韩将军似乎并没有感到意外。

“我知道你在屋里就已经认出我了。”马村长并没有肯定。

“没想到十五年前的遗憾十五年后还能弥补。”韩将军看了马村长一眼。

“一转眼已经十五年了。”马村长略显激动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就那样并肩站着,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战争。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海上来客
  • 海浪
  • 大梧城
  • 被擒
  • 出逃
  • 再遇险
  • 锦盒腰牌
  • 队长
  • 海妖初现
  • 天渊城
  • 远征大梧城
  • 夜海恶战
  • 转败为胜
  • 登陆
  • 周年府
  • 胡玉言
  • 城破

猜你喜欢

  1. 宅斗小说
  2. 神医小说
  3. 报复小说
  4. 军婚小说
  5. 恋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更超市

回复双城战记或者回复书号5041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