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桑德阅读网 > 奇幻 > 妖鼎殓魂

更新时间:2019-06-08 09:42:39

妖鼎殓魂

妖鼎殓魂 佚名 著

连载中 华子周佟 贵族小说 洪荒小说 报复小说 特工小说

《妖鼎殓魂》小说主角名为华子周佟,由佚名打造的奇幻小说,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各种陷阱诱惑接踵而至,将主角推向一个接一个的高峰,最后的结果又是什么呢?金钱、美女、权利?还是成为神话!古墓、遗迹、千古之谜尽在妖鼎殓魂!

精彩章节试读:

无论是怎么样的黑夜,世间的各个角落,总是生着这样或者那样的让人无法用常理来解释的事件!神州大地,自古以来就充满着不为世人所知的神秘!事情开始在北方位于三个大城市中间的三角地带,时间定格在本世纪开端。

当华子风尘仆仆赶到姥姥家时,迎面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门口贴着的白色讣告和招魂幡了!华子知道自己还是来晚了!没有能见姥爷最后一面!祷子车的灰烬被风吹的到处都是,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悲哀!屋里传着时断时续的哭声分外刺耳……

该死,明明昨晚就接到电话的,出租车车却在半路神差鬼使的开进了小树林,被夹在两棵树中间,前后都走不了……,直到天微亮,救援的才找到那里。那里离大路差不多两百多米,就是刚拿驾照的新手,也不会傻到把车子开到那里去,更何况这位大仙恐怕死了都开一辈子车了……

据那位大仙司机说是,有只兔子总在车前跑,他猛地一脚油儿门,妄想压死那只该死的兔子,结果兔子猛地一窜,成九十度角向右跑去,结果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兔子都是不会拐弯儿的,只能突然跳跃,然后再直线跑!所以才有古人那个谚语典故:守株待兔!

这本来根本没有什么奇怪的,怪就怪在,当该死的兔子跑进小树林之后,在车子大灯的照耀下,忽地消失在一个小土包上面了!而那个该死的司机竟然杀猪般的嚎叫:“嗷嗷……救命呀!……鬼呀!”之列的怪话!让华子为时郁闷了好久。

华子从来不信那些精灵鬼怪的无稽之谈,想下车去查看情况,却被司机大哥死死地拉住,并且颤巍巍的,小声告知:“那是孤女坟,我们遇到鬼打墙了!”

华子摇着头,“没事!我是童男子儿!血气旺着呢!一般鬼怪不敢进我身的,我还想去见我姥爷最后一面呢!从小到大姥爷最疼我!”

“什么?你是去见病危的老人呀?深更半夜的你咋不早告诉我呀?”华子不说还好,一说司机大哥更害怕了,死死地掐住华子的胳膊,任华子怎么说,怎么想摆脱都无济于事!最后司机妥协掏出手机打了救援电话,并一再声明,这是‘鬼打墙’等天亮就好了,最后还是华子说出钱才作罢!

华子还是想下车查看一下情况,大概的了解一下周围的环境。猛然!就在华子的手放在门把手上的一瞬间,车子竟然熄火了,无论怎么动就是不着车!在车子吭哧了半天之后,大灯突然忽明忽暗的一闪一闪的!紧接着就是一团漆黑!空气中不知从哪儿飘来一股植物或者别的东西**的味道!异常难闻!瞬间时间都仿佛停住了,一切是那么的安静,就连虫子的叫声都没有……

华子觉得背后一股阴冷。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那出租车司机,却又不禁笑了。那个中年司机竟然吓昏过去了!怪不得没有了声音!华子的胆子其实也不是很大,但至少在今天以前,他并不相信神鬼一类的无稽之谈!可是当他想嘲笑一番并且弄醒那位大仙的时候,眼前那被司机同志称为‘孤女坟’的小土包上,一闪一闪的亮起了幽幽的绿光!才没有去弄醒他,因为华子知道,弄醒了也是白弄!让他看见现在的场景,还是会立刻晕死过去!

“那就是传说中地鬼火吧!”华子暗想。眼睛一直盯着那跳动地亮光!关于鬼火。科学上地解释华子也知道一点!那是人或者动物死后。尸体在一个真空缺氧地环境之下。有机物分解之后产生地磷一类地矿物质!然后遇到偶然地条件释放到空气中。遇风则燃地自燃现象!华子根本不想和那个司机做无用地解释!所以才没有叫醒他!可能是天意吧!当那个司机幽幽转醒地时候。鬼火却消失不见了!阴冷地感觉也随之消失!除了那股难闻地味道还留在车里。证明着生了生么!

“老弟你看见没有?”胆小司机问。

“我什么也没看见!”华子坚定地说。

“那!那!那你真地什么也没看见?”

“我看你是困了吧!一定是眼花了!”华子皱着眉头。把头转向了一边!尽量不去理会他。华子心里真地很烦!

“嗖……”一道黑影不合作地在车前一晃而逝!不许时间。还传来一阵哀嚎……

“那……那……”司机结巴了!

“那什么?”华子明知故问,不过华子看那黑影,竟有一丝熟悉,怎么看,怎么像姥爷家的那条不招人喜欢的黑狗!

“你该不是有没有看见和听到吧!”胆小司机揉了一下眼睛,还在四处张望着。

“没有!什么都没有看见!”华子懒得跟他解释什么,心里已经被今晚的遭遇震撼了不少,看来从小到大的唯物主义思想恐怕要洗牌了!

“看来司机这工作我算是干到头儿了!一连出现幻觉,我都快混淆视听了!”司机叹着气。

华子张了张嘴,没有说什么!双眼微微的注视着前面,陷入了无限沉思当中……

由于说不清所在的位置,救援车还真是天微亮才赶到的,这下那个司机更神气了嘴里说着,:“你看吧!我早说了,无论你怎么,不到天亮!就是皇帝他二大爷来,也不管用!钱白花了吧!”

“闭嘴!”华子急了!“你再说我废了你!让你就在这和女鬼作伴儿!”这才安静下来。

华子走下车,想去帮助一下救援车辆,可是面前的场景竟然又是那么的诡异!红红的出租车完好的停在四颗树的中间,甚至都没刮花!可是,也会开车的华子知道,那个树与树之间的空隙,就是级卡丁车来了,也是无法完好的开进去的!除非出租车刚才是斜着飞跃!华子直冒冷汗!

“只能把树拔了,然后再牵引吧!”华子研究了半天,做出了唯一的决定,“有事儿我抗着!干!”不过华子望着眼前那个不起眼儿的小土包,心里还真的没什么底!

华子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来到离出事儿地方,恐怕只有几华里路的姥姥家门口的。“该死!早知道这么近,跑也跑过来了!”不过他转念又一想,“那样还不把那个倒霉的司机活活吓死!再说,当时连方向都搞不清的自己,真的能如愿跑过来吗?至于那些诡异……”

“华子你可来啦!你姥爷昨晚临走的时候,眼睛谁也不看,就是直勾勾的看着,挂在墙上你那照片!就是不闭眼呀!临咽气眼睛都没……唉!”花子的妈妈红肿的眼睛再次涌出了泪水!手里给华子穿上了雪白的麻服!“去看看你姥爷,让他安心的走吧……”

“姥爷!”华子哭的很伤心,大叫着直奔屋里而去!

“这孩子!姥爷没白疼他!”不知是谁说着。

屋子里,华子姥爷的尸体已经停放在被卸下来的门板上了,上面还盖着青单!在脑头儿,一个黑不溜秋的瓦盆儿,不温不火的冒着只有冥纸特有的轻烟!华子扑通一下跪了下去,泪水顺着脸往下流!

“呜呜……姥爷!华子来晚了!……呜呜!”华子紧一声慢一声,抑扬顿挫的哭说着,心里的难过,恐怕只有哭才能释放吧!

“姥爷是什么时候走的?”良久,华子才在舅舅和舅母的劝说下止住了哭声,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抽搐的问。

“大概是刚过十二点吧!你姥爷好像一直在等着什么,可是我们都在身边呀!恐怕最亲的人就差你了!”舅舅沉沉的答到,还不忘旧事重提一下!

在华子记忆当中,虽然家里至亲的人还没有离去的,也就是说,华子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不过耳目渲染华子也知道,老人在离去的时候,往往会憋一口气,等着看到什么人,才会离世……

华子泪眼望着姥爷的遗体轻声说:“我想看看姥爷!”

“华子!大家都知道你的心意就行了!还是不要看了吧!”舅舅面露难色想了好久才说。

“为什么不让我看?”华子有些气愤。

“没有说不让你看!只是……”

“我一定要看!”舅舅的吞吞吐吐,让华子更加坚持了自己的想法!

“你也知道你姥爷得的是喉癌!气管早就被割开了,插满了各样的管子!死的时候样子很惨的……”舅母也搭话了,像是在解释什么!不过被华子打断了!

“没关系!我就看一眼!”说着华子上前伸手揭开了姥爷身上的青单……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洪荒小说
  3. 报复小说
  4. 特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网

回复妖鼎殓魂或者回复书号4751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