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现情 > 江柚贺淮州
《江柚贺淮州》最新章节 江柚贺淮州江柚贺淮州全文阅读

江柚贺淮州 佚名

主角:江柚贺淮州
主角是江柚贺淮州的小说是《江柚贺淮州》,它的作者是佚名写的一现情类小说,文中的现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高三那年中秋,天气已经有些凉了。恰逢贺淮州的大伯和二叔来探亲,连带着我们家,二十几口人聚在他家一起吃....
状态: 已完结 时间: 2023-12-04 17:32:2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高三那年中秋,天气已经有些凉了。

恰逢贺淮州的大伯和二叔来探亲,连带着我们家,二十几口人聚在他家一起吃饭庆团圆。

几杯酒下肚,气氛更加热烈。

那天因为人多,男人坐一桌拼酒,女人们坐在一起聊天,都很开心。

说着说着也不知怎么的就把话题扯到我和贺淮州的身上,大家集思广益,聊得不亦乐乎。

这种情况几乎每次聚餐都会发生,刚开始说时确实有些不好意思,奈不住次次说啊,我也就练得百毒不侵。

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谁我也管不了。

贺阿姨一边剥虾壳一边说,“一晃啊孩子都这么大了,明年高考完就离开我们,想想日子过得真是够快。”

“可不是呗,这要是考个近点的学校还行,考得太远,小柚身边没人照顾,她又是那没长心的性格,我真是不放心。”

“这还不简单吗,让小柚和淮州以后考同一所大学不就得了,你还怕淮州照顾不好小柚啊。”

简单的几句话,两位妈妈给我订好了大学志愿。没有人征求我的意见,尽管我在场,却被忽略得可以。

贺叔有两个儿子,长子贺清尘二十四岁,在林大国画专业读研,一年也回不来一次,我一直叫他大哥。

小儿子贺淮州,比我大一岁。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自我感觉和他之间的感情很不错。

从我会走路开始,就是他的小尾巴;从我会说话开始,淮州两个字出现在我口中的频率远远高过其它;从我对感情有了懵懂的认识开始,他就像一粒种子,在我心里生根发芽,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我喜欢他,深深的喜欢。

关于和他读同一所大学的事,之前还真的没有认真考虑过。我从小学习国画,只要专业对口,哪所学校都行,两位母上高兴就好。

至于我对他的感情,古诗说得好啊,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我承认我喜欢他,喜欢到几次在想他的夜里发誓,此生江柚是要嫁给贺淮州的,喜欢到我一直觉得他会是我的一生一世。

我坐在贺阿姨身边,贺淮州在男人那一桌,和我背靠着背,自然能把这边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我偷偷瞧了他几眼,他一直沉着脸,不太高兴的样子。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也没太放在心上,毕竟他其实一直都不太爱笑,淡漠是他的常态。

“所谓先成家、后立业,等他们大学毕了业,一起选个合适的城市定下来,我出钱买房子,抓紧把婚结了,完了也好专心搞事业。要是先有孩子,咱俩就过去一起带。”

“阿姨,别乱说。”我到底只是个十八岁的小女孩,听着两位妈妈都谈到生孩子上去了,羞得恨不能找个缝钻进去。

阿姨把刚剥出来的虾肉放在我碗里,嗔怪的拍了一下我的脸蛋,“羞什么,这不早晚的事儿吗。”

“这么说的话,我得抓紧准备嫁妆了是吧。哎哟,这一说我怎么觉着事情就在眼巴前儿呢,还真得张罗起来了。”妈妈听风就是雨,要不是顾着眼前人多,很可能推开饭碗就回家去看存款,然后和我爸商量房屋装修成什么风格,哪款车子更适合我开。

妈妈是南方人,却有着北方女汉子的做派,行事爽利,为人豁达。

那桌的大伯顶着张红通通的脸爽朗的大笑着接口,“可不正是这话,咱们呐,都让孩子给撵老了。那什么,问荷是吧,俩孩子啥时候办事可别忘了喊上我们哈,一起好好热闹热闹。”

“那是,忘了谁也忘不您啊。您可是淮州的亲伯伯,那是要坐上席的呢。”

话题很快由报考哪所大学转换为婚礼上的分工和合作,好像明天就是婚礼一样,在座的都积极踊跃参与,连没有膝盖高的小孩子都吵着要做花童,一个个热情得不得了。

对于她们这些天马行空般的聊天,我早就领教若干次,反驳不了也制止不了,索性当没听着就完了。所以,尽管大家讨论得热火朝天,我却只专心对付碗里堆尖儿的大虾仁儿。

在我心里,喜欢贺淮州是一回事儿,但结婚什么的都很遥远,现在就讨论还为时过早。再者说,我们的婚礼总要我们自己做回主吧,不能什么事儿都被包办对不对,我也得有人权。

那个要嫁就嫁贺淮州的念头不是说着玩儿的,我和他的婚礼,一定要可着我和他的心思来筹备才最好。

然而,这只是我一个人的想法。

那时的我还小,从来没想过,其实爱情是两个人的事,要不怎么叫两情相悦呢。

当我明白的时候,已经为情所伤,那颗年少时真诚的心上伤口纵横、鲜血淋漓。

那天的贺淮州很出乎我的意料,可以说令我极为震惊。

他用他的伤和血逼着我放弃对他的喜欢。

正在吃饭的他毫无预兆的猛然起身,用力过猛,椅子腿在地上滑了长长的一条后咣的一声倒在地上,声音难听得碜牙。

我本来吃得专心,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他,嘴里还含着半截虾肉。

那样的贺淮州我从没见到过。

他怒容满面的站着,瘦高的身躯微微发抖,眼睛里喷着愤怒的火焰,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气得不行的样子。

“都是你,整天跟着我,说也不行,骂也不行,赖皮赖脸。我告诉你以后你离我远点,不许再跟着我。”

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说出这句话,傻傻的愣住了,半截虾肉掉在地上,无声无息,浑身的血液刹时涌到头部,耳朵里嗡嗡的响,脸像着火了一样烫。

他这话说得很重,与当众指责我是一只不要脸的舔狗没什么分别。

眼泪猛地涌上来,喉咙好像被什么哽住,噎得生疼。

淮州,我做错什么了,要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我?我不过是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难道喜欢你是我的罪吗?还是说,被我喜欢,于你来说,其实是令你厌恶不已的耻辱?

你可以不喜欢我,可以不想理我,那你应该在合适的时机和我说清楚,而不是一边纵容着我的自以为是,又一边把我说得像条赖狗一样一文不值。

我真的没有那么赖皮赖脸,只是喜欢你而已。

淮州,你这是你用的方式逼着我放弃对你的喜欢吗?你好残忍!

小说《江柚贺淮州》 第一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