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桑德阅读网 > 灵异 > 我的鬼婚老婆

更新时间:2019-07-12 17:49:32

我的鬼婚老婆

我的鬼婚老婆 青竹心 著

连载中 蒲凡小卓 英雄救美小说 推理小说 多肉小说 a小说

我的鬼婚老婆小说主角名为蒲凡小卓,是青竹心倾心巨作,正在有书阁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从小就被强制缔结了鬼婚,家传的奇异血脉。这是我一生成长,与鬼魅精怪打交道的故事,而这些故事,都要从我十岁那年第一次生病开始……人有人路,鬼有鬼途,精怪自有精道。一条灵络,十岁那年得遇到平生挚爱,始知世间良与善;一纸婚书,带我走上寻妻无尽坎坷路,终成神庭大神官。手握天刑鞭,踏遍人鬼精怪阴阳路。执掌聊斋卷,阅尽古今善恶万般奇。有情成眷属,携手一世红颜终不老。神通御众生,荣封神官神位立天条。

精彩章节试读:

十二年前,十岁,我生了一场怪病。

那时候刚上小学二年级,下午最后一节课,教语文的年轻女老师在讲李白的《静夜思》,我坐在教室第三排,看着前面的黑板,渐渐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黑板上的字越来越模糊,脑壳里慢慢疼了起来,没几分钟,疼的快要撕裂,像是有只冰凉的手掌撕扯着每一根神经,要给我拽断。

我坐不住了,举手,跟老师说要去厕所,跑到厕所就不行了,头疼欲裂,恨不得一头撞死——那时候胆子还是小了些,没敢太用力,往墙上碰了几下,脑子里轰隆隆的,反而不那么疼了,额头贴着墙壁滑下来,抵在上面,全身没了力气,睡过去了。

也可能是晕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一大半,脑子昏昏沉沉的,一个又黑又瘦的身影蹲在旁边,好奇的看着我:“蒲凡,你咋了,中午没午休啊,怎么在厕所睡着了?”

是张兵。

他和我一个村子,邻居,爷是个赤脚医生,大病小病都能看,谁家孩子吓着了惊着了也能鼓捣好,亲奶死的早,爸妈出去干活了,一直跟他爷生活。

前几年,他爷给他找了个二十岁出头的后奶,处的挺热乎,张兵皮得很,后奶老揍他,他就老往我家跑,和我这个同样没有爹妈在身边的孩子成了最好的伙伴,经常去我家蹭饭。

我比他强点儿,也经常挨揍,但爷和奶都是亲的。

“头疼。”我看看张兵,伸手抓住他一根胳膊,借力站起来,才发现,嘴角黏糊糊的,直犯恶心。

地上有一摊水渍,估计是我没有知觉的时候吐的,里面有几根红色的线,弯弯扭扭的,像是中午吃的地瓜丝。

“你这一觉睡的长,都放学了。”张兵对那滩水渍没怎么在意,拉着我就往外走:“走,去你家吃饭。”

我又往那滩水渍看了一眼,摇摇头,擦擦嘴角,和张兵一起离开学校往家走。

走了四五里山路,天快黑透了。

回到家,我爷没在,我奶煮了一锅地瓜粥,还有大缸里腌的疙瘩咸菜,各自给堂屋里的祖先牌位上了一小碗,转过头来,抓起旁边一把光秃秃的笤帚,作势要打,骂道:“你死哪儿去了,这么晚才回来,饭都凉了。”

“他在厕所睡着了。”我还没说话,张兵这小子立刻就把我卖了:“他没午休,上课睡觉挨训,跑到厕所睡的。”

奶奶没等我解释,上来就是两笤帚:“死小子,吃饭。”

喝完地瓜粥,张兵和我去院里,借着月光玩弹石子。

用大拇指把小石头往坑里打,谁打进去的多就算赢,这小子准头不行,从来没有赢过。

打着打着,我又感觉不对劲了。

上课时候的那种情况再次出现,那个巴掌大小的坑有些看不清了,头又慢慢的开始疼,那只冰冷的手,又抓着我脑袋里的一根神经,要给我拽断。

“奶,头疼。”我扔掉手里的石子,跑到屋里找我奶:“今天下午……”

把今天下午的事情和我奶说了一遍,张兵也跑了进来,给我作证:“奶,是这么个事儿,我在厕所找到他的。”

屋里点着煤油灯,光线还不如外面,我奶听完,沉默几秒钟,伸手摸摸我的头,从炕头上的针线笸箩里摸出几毛钱,拉着我往外面走,叫了张兵一声:“兵子,走,找你爷去。”

……

张兵家没关门,院子里晾着许多中草药,他爷在堂屋门口里抱着个收音机听戏,半躺在一张破竹椅上,翘着二郎腿一颠一颠的,嘴里哼着小曲儿。

他那个二十岁出头的后奶,穿的挺鲜艳,胳膊,腿儿,脸,雪白雪白的,手里端着个旧茶壶给他爷倒水,看到我们进来,和我奶招呼一声,满脸堆笑,很热情:“杨大姐来了。”

我奶没理她,拉着我走到张兵他爷身边:“老张,你给凡子瞧瞧,他头疼,有点烧,是不是吓着了?”

张兵的爷名叫张全治,瞅了我两眼,伸手把脉,又翻开我眼皮瞧了一会儿,回屋拿出个铝盒子,打开盖取出几根长针,慢慢捻着扎在我额头和太阳穴上,跟我奶说:“先止了疼,我给配点儿药。”

说完,张全治端着铝盒子回了屋,在西屋里鼓捣。

张兵那个小后奶给我奶倒了一杯茶水,两手端着送到面前:“杨大姐,凡子没事儿,您喝水。”

我奶瞅她一眼,哼了一声,没接她的茶水。

我现在好受了一些。

针扎在头上,脑袋里那只手消失了,脑门上几条血管一跳一跳的,还是有点疼,但能忍受。

“老蒲呢?“没多大会儿,张全治端着半碗药糊出来,拔了针,给我抹在扎针的地方,伸手揉了两下,转头看着我奶:“跟他说说,凡子这个病要想去根,得去那边儿找人,咱们这边儿看不好。”

我奶不吭声,掏出几毛钱塞给张全治,拉着我往家走。

快走出门口的时候,我回头看了张兵一眼。

这小子自打进门,一句话都没说,也不送送我,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他小奶的脚腕,瞪的比牛眼还大。

我的眼也睁大了。

刚才没注意,顺着张兵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他小奶的白花花的脚腕上,像是带着红绳,长了一圈儿暗红色的软毛。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英雄救美小说
  2. 推理小说
  3. 多肉小说
  4. a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更超市

回复我的鬼婚老婆或者回复书号5573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