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桑德阅读网 > 悬疑 > 渡邪

更新时间:2019-08-12 15:21:24

渡邪

渡邪 渴雨 著

连载中 楚皖青九 冶艳小说 豪门世家小说 神仙妖精小说 励志小说

高质量小说《渡邪》由知名作者渴雨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楚皖青九,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95年是灵异事件最多的一年,同年阿爹捡到了刚出生的我。我一直穿着他帮我制的鞋袜,连睡觉都不能脱下,直到我被楚皖缠上……

精彩章节试读:

第001章看香积缘

1995年成都出现僵尸,向周边市县扩散,据说是青城山九老洞跑出来的,后来出动激光部队才被消灭了。

同年,上海电视台报道出现了吸血鬼,警察全面辟谣;而上海高架桥打桩遇阻,找高僧作法后顺利进行,此高架桥是上海唯一一个刻了龙形图案的桥墩。

同年,喀拉斯湖边发现大量牛马羊的骨架,打捞时600米的大网被拉走,专家查了很久说条大红鱼。

同年,青藏高原发现一个10-15万平方公里的巨型地下空间。

同年,江西一住户电视突然接收到奇怪的讯号和图像持续了10多分钟,等警察来了也没找到有用证据。

同年,哈尔滨猫脸老太事件、北京330路公交车失踪事件、安徽山林巨蟒渡劫遇雷事件。

同年,阿爹跑到青城山去看白素贞,结果晃荡到了人家并不开放的九老洞外头,在一个阴沟里捡到了我。

据说当时我还拖着脐带,身上全是血,我睁着眼看着他,都不知道哭,他见我是个女娃,想着养大嫁人还可以换份彩礼就将我给抱了回来。

后来听到成都闹僵尸了,刚好就是青城山九老洞里头跑出来的,他就把我当保命符抱回了湖南老家,还给我取名青九,搞得我差点上不户。

因为有我这个拖油瓶,加上他长得不好形容,娶不上婆娘,就带着我在镇上开了家皮鞋店。后来自制皮鞋生意不好,他又不肯进鞋子卖,就给人做寿鞋寿袜。

从小我就没有买过鞋穿,都是穿阿爹做的皮鞋,连袜子都是他用做寿鞋寿袜的材料给我缝的,还说什么慈父手中针针线,时时刻刻不离身,晚上睡觉都不准我脱袜子。

看别的同学穿漂亮的鞋子,我羡慕得不行,有一次偷偷买了一双穿,被他逮到了,直接一顿抽,从那后每天都监督我的鞋袜。

高考完后同学聚会,大家建议搞个十八岁的成年礼,我让好友苏溪偷偷帮我买双漂亮的高跟鞋带到聚会上去换。

穿着***配上白色高跟鞋时,就算在燥热的夏天,我也依旧感觉从脚到头一股子清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那鞋里湿湿黏黏的,不如阿爹做的舒服干爽,而且走路时声音很响,就算踩在光亮的地板上,还是可以看到我的脚印,当我细看时,却又没有。

当晚大家放开了玩,我明感觉鞋不舒服,却还是穿着不肯脱。

聚会结束,我想换下鞋子时,怎么也脱不下来,扯得我脚火辣辣的痛,却没有半点松动,好像这双鞋就长到我脚上一样。

苏溪苦着脸告诉我,今天一早有人送了双鞋到她家,指明说是给我的,她还以为是我自己买了偷偷送去的,现在想来肯定是有人在鞋里灌了胶水想整我。

可那感觉并不是胶水,我怕回去太晚被我阿爹抽,只得硬着头皮穿着鞋回去,想着借阿爹制鞋的刀刮开脱下。

一路上总感觉有什么跟着我,吓得我一路跑回了家,趁老爹不注意溜回房间。

但无论我拿小刀割鞋面也好,还是用热水泡,那双鞋就是分毫不动,我实在是太累了,折腾了好大一会干脆就穿着睡了,想着大不了明天一早被阿爹抽一顿,他自然会帮我将鞋取下来的。

梦里,脚上一松,跟着一双冰冷的手握住了我的脚,顺着腿一点点的往上。

我昏昏沉沉的感觉哪里不对,却怎么也醒不过来,直到感觉有什么冰冷粗砾的鳞片刮得我生痛,我想拒绝却怎么也醒不过来,腰身好像被什么缠住,身体被贯穿。

有个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低声道:"终于找到你了,找到你了……我不会放过你的!不会!"

那声音好像夹着深深的恨意,我的腰好像要被勒断。

等我醒来时,全身都是青紫刮伤,腿间更是火辣辣的生痛,床单上梅花点点,我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

听到阿爹在楼下叫我起床,看着那双不知道何时脱下却鞋尖冲着床头的白色高跟鞋,我吓得忙黑色袋子装起来扔到了楼下垃圾桶里。

但等再回房间时,那双鞋却依旧鞋头冲床摆在床前,无论我扔几次都是这样。

我和苏溪找了镇上所有的鞋店都没有找到那个送鞋的人,也没有人见过那双鞋,我不信邪的将鞋子压在庙里的佛象下,它依旧会回到我床头。

只得硬着头皮不去理会那双鞋,可从那之后,身体也一天比一天瘦,每天怎么都睡不醒,只要我一睡下,无论在哪里那东西都会缠住我,我身上青紫的痕迹越发的明显,有时一觉起来,双腿软得都走不了路。

我不敢跟阿爹说,怕他以为我是跟哪个男同学鬼混,但有一天半夜正被那东西缠着,我突然被惊醒,阿爹拿着把挫皮的挫刀破门而入,双眼恶狠狠的瞪着我:"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东西呢?"

我从恶梦中惊醒,只来及抱着被子看着阿爹,本以为他会逼问我是谁,却没想他让我穿好衣服,抓起床头那双鞋连夜将我带到了一个香婆家里,让香婆帮我看香。

因为被阿爹半夜"抓奸",不管他们信不信,我还是硬着头皮将最近的事情说了,香婆让阿爹出去,抓了把香让我拿着点燃插在米升里,然后将那双鞋子摆在神龛下面。

看香一般是三根,这九根的我还没听过,而且无论我问香婆什么,她都闭目不语,只是示意我看香。

明明九根香是同时点的,可最右边那根香除了最先点燃那点就再也没有燃过,而左边所有的香都一溜齐平的,连香灰弯的角度都一模一样。

我完全看不明白,但那香婆脸上带隐隐带着惧意,颤抖着手从米升里抓了把夹着香灰的米洒在那双鞋子里。

只是眨眼间,原本漂亮的白皮鞋上居然闪出片片蛇鳞,跟着我身上一重,腰身又被紧紧缠住,知道是那东西来了。

一股阴风刮得房间里东西四处乱窜,外面更是电闪雷鸣。

香婆颤抖得匍匐在地上:"大仙息怒,大仙息怒!不知道大仙从何而来,所求为何!"

我被勒得喘不过气来,却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冷哼道:"如若不是她父母作乱,本君飞升怎会遇雷,更不会受剥皮之辱,本君要吸干她的精血重修仙身。"

那东西十分气愤,我被勒得眼冒金星,暗骂那从未见过的父母,把我扔了就算了,居然还惹了麻烦留给我。

估计是看我快被勒死了,香婆忙道:"大仙请看香,九香一独长,香灰齐外向,表明大仙与青九之间有香缘,而且右边独长,这是天地香,大仙何不借青九看香解事,多积香缘重修仙身。"

"太费事!"那东西却不情不愿的冷哼了一声。

香婆忙道:"反正青九也跑不了,大仙要吞她,也只是张张嘴的事。"

我听着只差没晕过去,这香婆也太直白了点吧,我还在这里呢?

那东西沉默了一会,缠着我慢慢松开了,我倒在地上,却只见一个穿着一身白袍的男子长身挺立,低着一张如同朗月清风的脸冷冷的盯着我道:"本君楚皖,既然有香缘,本君就暂留你一条小命。"

我重重喘息着,香婆却推了我一把,更是直接托着我的脑袋点头,楚皖冷哼一声复又消失不见了。

等他离开后,香婆将那双鞋递给我,说这是我跟楚皖之间的联系,日后就必须天天穿着这双鞋,为了安抚住楚皖保住我的小命,从明天开始我就得来跟她学看香。

我听着一脸蒙,但为了小命,也只得答应,香婆让我行出去,叫了阿爹进去。

那双鞋又变成了普通的白皮鞋,想到它长鳞的样子,我怎么也不得劲,想到没穿袜子,想进去拿袜子穿上,隔着点也好。

刚到门口却听到香婆道:"十八年了,你跟我保证青九每时每刻都会穿着你制的鞋袜,不让那些东西找到,可楚皖已经找上来了,虽然我们用事先商量好的看香积缘稳住了他,可谁又知道能瞒多久。一旦让他发现青九的身世,怕又会发生95年那年一样的动荡,到时……"

猜你喜欢

  1. 冶艳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神仙妖精小说
  4. 励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青蛙美文

回复渡邪或者回复书号1056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