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桑德阅读网 > 现情 > 我的冒失鬼女友

更新时间:2018-12-24 08:34:14

我的冒失鬼女友

我的冒失鬼女友 雪舞长风 著

连载中 夏雪白易 贵族小说 校园小说 搞笑小说 浪漫小说 召唤小说

独家新书《我的冒失鬼女友》是知名作者雪舞长风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的主角是夏雪白易,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一个在爱情的世界里屡屡挫败的贫嘴男,一个性格冒失的女警,一次误会让他们相遇,此后误会不断,纷争不断,两个人相爱相杀,更有公司老总的千金和海外归来的前男友搅局,历经风雨之后是否是彩虹.....。

精彩章节试读:

二零一五年七月的第三个星期六,天气热的不像话。我已经懒得去看天气预报之类的节目了,反正看了也只是徒添烦恼。我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用笔记本电脑上网,除了上班,我只想在有空调的房间里呆到死。

“白二,出来看电影了。”下午三点左右,***叶打来电话。

“不去。”我一口回绝,开什么国际玩笑,现在这种桑拿天让我出去,不如给我一刀去医院的太平间,至少那里要凉快些。

“我说的是晚上。”他继续啰嗦,打搅我宝贵的私人时间,“今天有一部新电影上映,听说还不错。”

“什么电影。”我问他。

“捉妖记。”

我想了想,似乎在网站上看到过一些关于它的广告。风评还算不错,对于我这个爱看电影的人来说,还是有那么点吸引力的。

“那行。”我说。

“晚上我来接你。”***叶说了一句,然后挂了电话。

我放下手机,继续自由的放飞自我。此时的我完全没有想到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后会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后来我经常想,若是今天当我没有答应,我和夏雪的人生又会如何呢?会不会在另一个地方遇到,也许能,也许不能。按照我自己的思维逻辑,答案是前者,但若是***叶,他定会说一句白痴。

先来说一下***叶。尽管我不想在他的事情上动太多笔墨,但他实在是一个绕不开的人物,从我和夏雪相识、相恋他都有份参与,甚至可以说是居功至伟,虽然我不太想承认,但事实就是事实,而我又是一个特别尊重事实的人。

在大学的时候,我根据自身的经验,把男人分成两种,一种是有女人缘的,另一种则没有。很不巧的是我正好是第二种。

其实,得出这个结论,我自己的内心也甚是不平,因为我自认为一点也不比别人差多少。从外表来讲,175的身高加70公斤的体重在普罗大众中虽说不上是顶级配置,但也可以算个标配。发型什么的我也是紧跟潮流,衣服就不用多谈了,毕竟那时是个学生,不可能太出格,但也算看的过去。我能想到的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常年累月的看书有一些近视,戴了一副眼镜,看起来有一些呆呆的感觉。但这又如何,现如今的大学生得近视的数不胜数,据中国卫生保健中心的调查统计:中国的大学生近视率为90%,也就是说十个里面有九个,简直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

另外,我也不是那种傻傻的喜欢一个人好几年都不敢表露出来的闷骚男,对,我把那种心里喜欢的要死但平日里只敢偷偷摸摸看几眼的人称之为闷骚男。青春期的男男女女对于恋爱的渴望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这又不是古代,谈个情爱有那么多的社会世俗障碍,装什么呢!殊不知在你磨磨蹭蹭的这段时间里别人早就成功上位,报得美人归,拉着手花前月下去了,只有心动没有行动不如不动。

在行动派的思想指导下,大一那年,我对一个心仪的妹子展开了攻势,由于是第一次,没有什么经验,便四处拜师,有样学样,结果铩羽而归。我是个尊重事实的人,深知天下间没有轻易成就的大业,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养伤后,再次对另一个目标前行。据我自己的不完全统计,在大一的那年我总共表白了三次,无一例外,全都失败。最可气的是她们拒绝的理由几乎一样,说什么你很好,但我们不合适。我那时还太年轻,觉得此言何其荒唐,我很好,那你还拒绝我,吃饱了闲的么。

在屡次失败后,我对前一个事实产生了怀疑,但又找不到什么可以可信的否定理由。忽一日,我在一个忘了名的论坛上看到有人写的关于有缘无缘的帖子,顿觉茅塞顿开。如同事有正反,天下的道理也亦如此,有人左拥右抱,有人孤影独往,没道理每个人都能得到上天厚待。

既然找到了问题所在,又是个无解的局面,我又当如何,打个不恰当的比喻,某人在山林里被五步蛇咬了一口,五步内必死,又远离人烟,怎么办,答案是凉拌。

好在条条大路通罗马,在现今时代有许多的事情可以打发没有爱情的无聊时光,比如游戏。在接受缘分定律后,我毅然决然的投身于轰轰烈烈的游戏世界。也好,没有妹子,还有游戏。

大二的时候,我和***叶住在一个宿舍。刚开始我们并没有什么交际,不过是他知道我叫白易,我知道他叫叶飞而已。我们在许多方面都不是一个路子,我每天都是教室、食堂、宿舍三点成一线,学习和打游戏就是我全部的生活。他则不然,一下课就没了影,宿舍里的床铺基本就是个摆设。除了偶尔在上课时遇到打个招呼外,我们和陌生人无异。

如果说有什么能够让我对他有了丝丝的兴趣,那便是同宿舍的人在私下里对他的议论。风闻他有好几个绰号,诸如泡妞达人、情场鬼见愁、摧花使者等等之类。又风闻他在外面租了房间,经常带不同的妹子出去。凡是在我面前聊到他的人无一不是各种羡慕嫉妒恨。总的来说,就是个特别有女人缘的人,我的兴趣点也在于此。

熟了之后,我也问过他这些问题。

“没有那么夸张。”他看起来一副很谦虚的样子,“也就两三个,以讹传讹而已。”

说的那么轻松,我忍不住腹诽,你可知天下间有多少单身汉没有女朋友。比如我,连半个都没有。

“外面旅馆那么多,为什么还要租呢?”在我问下一个问题的时候,被他鄙视了一番。

“那你怎么让她们相互之间平安无事的?”我发扬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反正已经很熟了,不问白不问。另外,我也真的是有点好奇。

“你能保守秘密吗?”他没有回答,先问了我一个问题。

“能。”我毫不犹豫的举手。

他微微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也能。”

“切。”

虽然未从他那里得到答案,但聪明如我,也推测出了个大概。无非是在不同的系找,然后约在不同的时间见面。

我和他的友情始于一场辩论,论点恰巧是关于有无女人缘的。一天晚上,我照例在宿舍里打游戏,他难得的没有出去,坐在床上看书。

也许是看书时间长觉得无聊,他放下书走过来看我打游戏。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最后聊到上述问题。

“天下间没有追不到的妹子,跟有缘无缘无关,纯粹只是个人能力问题。”他对我的观点嗤之以鼻,认为这只不是一些在情场中失意的可怜虫编出来安慰自己的鬼话。

我自是不服,怎能让他轻易的否定我所尊重的事实,现如今这可是我安身立命的根本,多亏有了它,我才能心平气和的生存在这个情侣撒狗粮,单身暗自伤的时代。

我们引经据典,攻防了许久,但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大家都口干舌燥,只得作罢。在我对自身的优劣分析中,口才一直是归类于前者之中的。如此看,果真不假,我甚至有点小得意,赫赫有名的情场高手也不外如此。当然,在我赢得的众多辩论中,这只不过是小小的不足为道的一个,我没有得意太久,也未想过它会在***叶心里产生怎样的在我看来奇怪的想法。

原因,他说我清楚的记得,在我们辩论后的第二个星期天下午,我躺在床上看书,以应付下次的答案。书看到一半,***叶冲了进来,二话不说拉着我就往外走。

“今天给你介绍个妹子。”这是他当时的原话。

“What?”极度震惊下,我难得的飙了一句英文,心想这唱的是哪出。

“你不是在耍我吧?”路上我再三确认,得到的都是他认真且肯定的答案,才稍稍放了一点心下来。虽说我已把自己归纳于没有女人缘的类型,但如果有机会能摆脱单身,自是求之不得。反正试试也无妨,说不定因为他的因素,转运了也未可知。

路上问其像我这种品貌一般但口才只比他差一点的人没有理由泡不到妹子。

“我比你帅。”虽说我从心里感激他为我介绍妹子,但这一切也不能让我否定事实。至于口才好坏,我倒不那么的太过在意,优点这种东西,提多了并无太多意义。

据我事后分析,大抵是他这个人一向比较自负,自认口才了得。但那天竟然在他最擅长的领域输给了我,对他来说,没有赢既是输。所以他打算直接用事实来证明。

他的计划是带我在校园里随便找一个没有男朋友的妹子,然后他在旁边对我进行指导,如果我能表白成功,则证明他的观点是对的,反之亦然。

“这能行吗?”我对他的能力表示怀疑。再怎么说,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能拿下妹子,纵使他背负着情场杀手的名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叶照例给了我一个鄙视的眼神,“我可是爱情专家。”

我不再言语,选择了相信,毕竟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可不是谁都能碰得上的。常言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借此良机体会一下花前月下,更待何时。要不就太对不起大好的青春年华了。

***叶带着我在校园里四处走,找到目标后,他先上去了解一番,然后让我在妹子前往的下一处假装偶遇,继而用他所设计的,具有针对性的作战计划进行搭讪。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人和人之间是有着巨大的不同,甚至差距的。至少在我看来,***叶的那些计划的高度是我拍马所不能及,那怕是我穷尽脑汁也不能到达其万一,高山仰止,大概就是如此吧!

虽然***叶的计划接近完美,我也尽力配合,但笼罩在我身上的命运阴云实在是太过强大。简而言之,那天我们总共出击了四次,无一例外的全都失败了。

“不应该这样啊!”黄昏的时候,我们在一处草地上休息。***叶看了我好一会冒出一句话。

对此,我只能摊手表示无奈,既是对他,亦是对自己。相比他我更希望成功,和妹子牵手可比尊重什么狗屁事实重要多了。

“今天就这样吧,”又坐了一会,他从地上站起,看了看天色拍拍屁股说:“以后有机会再来,我就不信了。”

我表示拒绝,并声言以后再不会参与今天此类事件。究其原因,并不是我担心自己会落败,也不是被连续几次拒绝而丧失了勇气,而是在刚才的几分钟,我想起了一件事。从根本上来说,今天这件事就是个错误,因为一个可笑的理由去进行一场爱情游戏,对我对别人都不公平。

我把我的理由对他说了一遍,他听后沉默了一会,最后点了点头说:“这倒也是,是我一时糊涂了。”

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感谢他今天为我所做的一切,于是伸出手和他握了握,道了声谢谢。

“你这个人到挺有意思的。”他和我握手的时候笑了笑。

“你也很有意思。”我也说。

我们的友情自那次后正式建立。以后的时间里我把这个故事讲给身旁的人听,除了夏雪没有一个人相信,反倒众口一词的说我在骗人,但我并不在意,我只是讲出了我所要讲的东西,信与不信不是我的问题。世界上许多的人都是抱着主观和狭隘的想法的,正如你我身边的那些看到电视新闻里各种稀奇古怪的事而诧异不已的人,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觉得的不可能的事不是没有,只不过没在你身上发生而已。

同天下间的朋友一样,我们互相给对方取了一个外号,他说第一眼看到我就觉得这个人有点二,尽管我认为他是撒谎,于是我得了个白二的“雅称”。对此,我也毫不客气的回敬了一个。

“***叶……”他念了两遍,“你是不是懒的动脑筋,直接抄了爱情公寓里的。”

“NO……”我对他摇摇手指,“跟爱情公寓没有关系,是你的名字给了我灵感。”

“怎么讲?”他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但眼里的寒光表明了他的态度,我要是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定会给我好看。

“你看过仙侠类的网络小说吗?”我问他。

“看过一些。”他说。

“那里面的人物一般都用什么兵器?”

“飞剑,法宝之类。”他迟疑了一下说。

“正解。”我给他解释:“你看,叶飞、飞剑、剑《贱》人,多么押韵。”

“死去。”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校园小说
  3. 搞笑小说
  4. 浪漫小说
  5. 召唤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