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都市 > 麻将馆
《麻将馆》最新章节 麻将馆田和平刘黎明全文阅读

麻将馆 岳峻

主角:田和平刘黎明
主角是田和平刘黎明的小说是《麻将馆》,它的作者是岳峻写的一都市类小说,文中的都市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麻将,或许是人类智商、情商的最佳载体。长篇小说《麻将馆》为读者呈现了一幅社会转型期的风俗画卷。麻将馆....
状态: 已完结 时间: 2019-12-06 16:11:2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麻将馆

岳峻

刚开始打麻将时,是你打麻将玩;时间长了,是麻将打你玩。

——题记

引子

中秋节前夕,大发麻将馆接连发生了几件麻烦事,对何老板来说,眼看着天呼啦啦就要塌下来,而她就是那个跑不掉的大个儿。

大发麻将馆在白马市金银街88号。在麻将馆的门口两旁,依稀可见过年时贴着的那副对联:杠上开花一条龙,海底捞月四面风,横批为:发中有发。

要说在这儿开个麻将馆,没说的,绝对是黄金地带。

麻将馆对面,就是嘉里源小区,也就是原先的市委宿舍。这个小区里,住着些头头脑脑,处长科长一搂一大把,有权哇。左边的是鸿运别墅群,市里的,郊区各县开矿的、发焦炭的、搞房地产的……有钱呐。右边呢,市财政局的宿舍,大门口出出进进的,不是有权的,就是有钱的,两端都沾边儿。有钱有权,这年头啥事不好办?周边这些人的业余时间,无疑就是大发麻将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税源”。

就这地段,嗨嗨,曾有个生意人给何老板出价550万元,想买她这180多平米的二层小楼。何老板想也没想,婉言谢绝。她想在这一亩二分地,好好经营,多挣些钱,显显自身的价值。谁知就在这风生水起的节骨眼上,麻将馆却接二连三发生了一些事情,让她有点难于招架:前一段,儿子卫新民在澳门赌场豪赌了一把,一夜输掉了500多万元。这个消息走漏后,十几个债主一窝蜂似地飞来,老两口疲于应付。儿子为躲债,跑得不知踪影。

牌友黑脸和瘦猴精由于一张牌是否打出,由吵架升级为拳脚演练,人们拉也拉不住。最终,黑脸把瘦猴精当沙袋打,瘦猴精血头血脸。一辆救护车“呜啦呜啦”地鸣着响笛把瘦猴精拉到医院,瘦猴精的老婆李巧英来麻将馆找到何老板,非要闹个三长两短。

市土地局副局长田和平在麻将馆打100元的小锅时,进来三个人,叫他到外边说几句话,谁知一出门,两个年轻人一左一右就从两边把他夹紧,塞进了一辆小车里,如同一双筷子夹着一片儿过油肉,轻轻松松地放进嘴里。有人认得那三人是市纪检委的。

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白马日报》登载了一篇消息,虽然是个豆腐块大的文章,却是一个不怎么好的信号:眉题是:赌博成风,乌烟瘴气,标题为:“我市金银街800米路段就有15家麻将馆”。消息最后呼吁:该不该对这些麻将馆进行清理整顿?这事该谁来管?

一堆麻烦事儿,着实让何老板有点羊披狼皮遇见狼的感觉,里面挺不住,外面唬不透哇。

第一章 三朵玫瑰

悠扬的鸽哨时强时弱地从窗外传来。

尽管睡了一宿,昨天打麻将带来的疲惫还没有完全消退。虽然隔着窗帘,周芳芳也能想象鸽子在空中飞翔的样子。那群鸽子舞动着翅膀,在空中划出美丽的弧线,释放着一夜在鸽窝里的憋屈。

阳光把米黄色的窗帘染成了乳白色。听见这熟悉的鸽哨,她伸了伸懒腰,两只玉笋般的胳膊从薄薄的夏凉被里伸出来,在头顶两侧变成了一个“V”。邻居家的鸽子,一般是在早晨六点飞一次,在楼顶上空盘旋十几圈,舒筋活血,然后飞回家吃早餐,再出来转圈时,大概是上午9点,习惯成自然。一听这鸽哨,她就选择是第一时段还是第二时段起床。

昨晚,打麻将比往常多打了一锅,手气还顺,最终有3200元的进账。今天上午,该出去消费消费。麻将馆一些男的赢钱后,有的到桑拿、歌厅去,大大咧咧地把一部分钞票递给小姐,买份享受。女的呢就逛街。

打麻将的人,一般会惯些大手大脚的毛病,花起钱来不心疼。她呢,钱冲,不在乎这点小钱,自然会去服装店转转。

起床,洗脸,化妆。每天早晨,她不爱吃早饭,身材与早餐必须有所取舍,她便舍掉后者。收拾利索后,她挎起坤包出门时,手机响起了“在希望的田野上”的歌声。她拿起手机一看,田局长打来的。

“局长好,啥事哦?”她问道。

“芳芳,中午肯赏光吗?”

“看局长说的?在哪里?”

“一个新地方,以前去过一次,这地方有点特色。叫什么来着?噢——独一处,农家口味,宋朝风光。尝尝。有个老板请客,我帮了点小忙……唉,推不掉。……独一处在外环路往东,农机局斜对面300多米的地方。到了那儿,你看指示牌,往进拐,‘密谋室’包间。十一点半来。早点吃。”

“密谋室?” 听到这样的名字,周芳芳有点疑惑,不由地问了一句。

“嗯,密谋室。”

“好吧。中午不开灶了。”

周芳芳是空巢家族,丈夫在新疆搞房地产,常年在外,多长时间也顾不上回趟家,儿子在国外留学,家里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出来后,她在步行一条街上逛了几家服装店,在一家商店里,花了2300多元,选了一件咖啡色连衣裙。

在试衣镜前,服装店老板笑眯眯的,“哎呀!你看这模特的身材,挺合身的。这件裙子呀,好像就是专门为你量身定做的,看这领口,镶着粉颜色的边,衬着你的脖子愈发好看,好裙配美人呀。看看,你看看多漂亮,这气质……啧啧。”

周芳芳没有言语,任着老板的夸奖。另外,从旁边那几个姑娘媳妇瞅向这里的眼神里,她读到了羡慕与嫉妒。她不由地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身材高挑,气质高雅,在店里柔和的灯光下,肤色愈发显得白皙如玉。她点点头,轻声地对老板说:“就这件吧。”

出了服装店,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开车往“独一处”赶去。

“独一处”酒庄位于市郊的东北角。

周芳芳开车前把导航系统写上“独一处”三个字,好像旁边有个人给她指着路。

一个50多岁的男人在酒庄停车场上站着,穿着一身宋代的皂色服装。衣服上,白色圆底,上面印着一个“捕”字。这个“捕快”站在停车位的一边,充当着现代保安的角色。在他的手势下,周芳芳把小车停好。她禁不住地欣赏着这个酒庄的打扮。置身于此,似乎穿越时空来到了几百年前的宋朝。

酒庄门口不远处,旗杆上飘着面杏黄色的旗子,旗子中央一个斗大的瘦金体“酒”字。酒庄四周的墙壁上,镌刻着一些刀叉剑戟等冷兵器的图案。

大厅内,店小二们穿着宋朝的服饰往来穿梭,忙着各自的活计。

周芳芳轻移莲步,款款而来,门前两边候着的两个姑娘微微点头,她俩把右手放在各自的小腹处,弯腰,齐声说道:“欢迎客官光临本店。”

周芳芳朝两个姑娘报以微笑,走进了酒庄的大厅。

大厅的墙上,这里挂着几串红辣椒,那里吊着几穗老玉米。角落里竖着个木柜,里面插着刀枪剑戟等冷兵器,一个地方还摆着陈旧的犁蒌耙荄。几个小娃娃在厅堂中跑着闹着,享受着酒庄的新奇。

周芳芳上到二层楼,见各个包间的门上分别写着:情人谷、恶人谷、聚义堂、幽会处、论剑阁……靠拐角的地方还有两个闭关室——不过这不是包间,而是厕所,上面的牌子上分着写着:男大侠室,女大侠室。

墙壁上,武松打虎、智取生辰纲、林冲枪挑酒葫芦、三打祝家庄等画作栩栩如生。走着走着,周芳芳看到“侠士堂”包间,门口两边挂着一副对联。

啖几颗长生果英雄赏脸

吃一碗般若汤豪杰折腰

她驻足观看了一会儿,长生果,是花生米的另一种叫法。这般若汤,是不是酒呢?估计是吧,男人们在饭局上大多离不开这几口马尿。她又走了几步,终于找到了那个包间,“密谋室”。看着“密谋室”这三个字,她的眉头皱了几下,心里多多少少有点不爽,也不过是在这里吃顿饭,还阴谋诡计?包间门口的两旁有这样一副对联:

东窗下密札上祸起萧墙

西厢内包间外剑走偏锋

真是的!祸起萧墙,剑走偏锋,怎么不图个吉利?想归想,她还是举手轻轻地敲了几下门。

门开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开了门,坐在桌旁的田和平局长见她进来了,急忙站起身,欢迎她的光临。

田和平摆着手,手心朝上,对那个中年男子介绍道:“这位,我的朋友,周芳芳女士。”

中年男子对周芳芳点点头:“噢——周芳芳女士,中午好。”

“这位,雄鸡煤业公司董事长郑老板。”

“老板好。”周芳芳说。

介绍的时候,田和平看见郑老板盯着周芳芳走神的样儿,就干咳了一声。

郑老板刚才一见周芳芳,两只眼珠子在眼眶里突噜噜地打转。心想这个女人,造物主怎么就这么偏向她?粉里透白的肤色,高挑匀称的身材,搭配得体的五官,不卑不亢的气质……都占了。此时,听见田局长干咳,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有点失态,急忙把思绪收拢回来。

“认识郑老板很高兴。”周芳芳伸出一只手和郑老板轻轻地握了一下。

郑老板笑了笑:“嘿嘿,我……我……田局的朋友。久闻周女士的大名。今日相见,倍感荣幸。”

“谢谢老板。”周芳芳转口说道:“头次来,这里的客人还挺多。”

“嗯。”田和平点了点头,“今中午,就咱三人。吃饭的还挺多,其它包间都预定完了,所以,咱就只好在这‘密谋室’里光明正大地吃饭了。”说罢,他笑了几声。

郑老板心领神会,赶忙陪着笑脸接上话茬:“啊呀,那年我到东北出差,你们猜,在哪里吃的饭?嘿嘿——‘养猪场’。那个包间,就叫‘养猪场’,大头鱼、大碗酒、粉条酸菜炖猪肉……我瞅空到别处看了看,其它包间叫什么‘独眼龙’、‘酸秀才’、‘三寡妇’、‘二不楞’……这名字起得……啊呀,人家那个饭店,别出心裁,就这么拽。你还别说,那儿吃饭的还挺多。”

周芳芳被他俩这一唱一和给逗乐了。

“入座吧。今天,就咱三人,安静一点儿。来,芳芳点菜。”田和平拿起菜谱给周芳芳递过来。

“我?我就不用了。”她摆了摆手,“你们点吧。”

郑老板看了看田和平:“呵呵,那就麻烦田局了。”

田和平坐好后,拿着菜谱慢慢翻着,熟练地点了几个菜:鲤鱼跃龙门(黄河大鲤鱼)、阳澄湖大闸蟹、鲍鱼、大吉大利三黄鸡、蚝油生财(菜)、七剑下天山、红酒牡蛎、金钩如意红烧虾,又点了三碗蛇肉羮。之后,他让周芳芳再点个菜,压轴菜。

周芳芳见田和平这么客气,再推辞也没意思,就顺口说了句:“那就来个土豆丝吧。”

郑老板一听周芳芳说土豆丝,故作惊讶状,趁机打量着周芳芳,眉头挑了一下:“啊呀,高档次就是高档次啊!这土豆丝什么菜?去年,我在巴黎谈生意,有个大老板请客,最后一道菜上的啥?土豆丝!那以后,我才知道,这土豆丝,原来是全世界美食家们公认的一道名菜。”说着他又转过头来看着周芳芳,晃着大拇指,赞叹着:“周芳芳女士,这眼力——厉害!厉害!”

田和平看着周芳芳,满意地点点头。

周芳芳的脸上浮出了笑容,“是吗?这是瞎猫碰上死老鼠了。”

“哎,有眼力就是有眼力嘛。”田和平恭维着。

过了一会儿,服务员把一盘一盘的菜端进来放在桌上,三个人客气地礼让一番,最后还是田局长首先晃动着筷子在盘里夹了一口菜,算是为这次开吃剪了彩。

田和平、郑老板两人喝的是茅台酒。

郑老板试探问周芳芳,“周女士,要不,你也来点白的?”

“不用。我开着车,谢谢。”

田和平殷勤颔首。问周芳芳,“这几天打麻将手气咋样?”

“还行,昨晚上赢了不少。”

“五千?”田和平问道

“三千多。”

听着他们两人关于打牌的对话,郑老板心想,看来,田局长和这个周芳芳女士关系确实不一般,等饭后给她个惊喜,把她哄得开心嘞,田局长自然也开心。多少年的摸爬滚打,让郑老板明白了一个道理,把领导身边最亲近的人,特别是漂亮女士团弄好,也是好办事的一条捷径。

“哐——”包间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浑厚的铜锣声。

周芳芳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门外有人喊了一嗓子:“大菜来了——”

包间的房门被轻轻打开。

两个店小二抬着大方木盘,木盘里放着一个直径有一米多的大瓷盘,木杠的后半边还挂着一面铜锣,后面的那个店小二拿着一个缠着红布的木槌。这个酒庄有个规矩,如果客人点了一道价格在300元以上的菜,就有这么一声铜锣、一声吆喝的待遇。店小二把大瓷盘放在门外,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大瓷盘抬在饭桌的中央,其中一个店小二点头哈腰地朝大瓷盘轻轻地一摆手:“黄河大鲤鱼一尾,请各位客官慢慢享用。”然后两人依次退下,且把包间门重新关好。

过了一会儿,郑老板往周芳芳那边倾了倾身体,笑着说:“芳芳女士,恕我冒昧。嘿嘿,今天,我开了眼。你这匀称的身材,高雅的气质,白晰的皮肤,这瀑布般的黑发,得体的衣服,啧啧啧……”他,一连点了五六下头。

田和平笑眯眯地说:“芳芳呀,我说两句,和郑老板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头次听见郑老板这样夸女士。”

周芳芳心里感到暖融融的。

夸奖别人,是获取对方好感的绿色通道。

这时,一名店小二进了包间,方盘上放着一个圆溜溜黑黝黝的东西,这东西有足球那么大小,轻轻地摆在餐桌上。

周芳芳直楞楞地瞧着盘里的东西,身子往后躲了一下,用手指着那东西问:“这是啥?地雷?”

看着周芳芳有点害怕的样子,店小二轻轻回答:“留个谜。”说着,两手把一个打火机递给田和平,恭恭敬敬地说:“请老板点火。”

地雷的顶端有一根绿色的导火索。

田和平从店小二手里接过打火机后,想也没想,就把打火机递给周芳芳,“来,你来点火。”

周芳芳摆了摆手:“不,不,我不敢。”

“来,你试一下,别怕。”田和平的眼神温情脉脉。

郑老板也凑热闹,“芳芳女士——请!”

周芳芳见推辞不了,只好接过那个打火机,打着火去点燃地雷上的导火索。导火索被点燃后,呲呲地喷着碎小的火花,快速地窜着,“砰——”地雷炸开了。周芳芳往后面躲着,“啊呀”了一声。

地雷的外壳变成了四瓣,像莲花开放一样,露出了它的花蕊——一小盆菜“金钩如意红烧虾”,粉里透红的小龙虾,嫩嫩的,诱人垂涎。

周芳芳说:“这个饭店花样多,上的地雷菜。”她问田和平:“田局,宋朝那时候就有了地雷?”

田和平放下筷子,侃侃而谈:“独一处就得有独一处的特色。地雷这个呀,这么回事。宋朝时,人们就发明了火药,后来就把它用在作战中。地雷的特点是,不再单纯地靠以前的燃烧来烧人,而是靠爆炸时的碎瓷片来杀伤敌人,一炸一大片,伴着巨大的声响,叫人晕头转向,心惊胆战。因为,它不是燃烧类兵器,已经变为最原始的爆炸类兵器,就像蝌蚪变成了青蛙,蝌蚪不会叫,变成青蛙就能叫,就这么个意思。如果把这东西抛射出去,就如炸弹或手榴弹;埋在地里,就是地雷;如果在水中引燃,就是原始的水雷。在宋金战争中,双方所使用的‘霹雷炮’、‘震天雷’等,指的就是这类武器。”

听着田和平绘声绘色的讲解,郑老板的脸上堆出了一副笑容,扭过脸来,用赞叹的口气对周芳芳说:“看咱们田局,这知识,海啦……”

田和平拿起筷子,似乎无所谓,他一边夹菜一边说:“没啥,我也是看书上这么说的。”

“田局,就是谦虚。哪像我这半瓶水?”郑老板举着酒杯晃荡了几下,贬着自己,抬着田局,时时处处想让田和平有陶醉的感觉。

田和平高兴得两只眼眯成了一条缝,额头上,那几条皱纹里仿佛盛满了欢乐。他站起身来,举着杯子,“来。”

酒至三巡,菜过五味。

郑老板举起酒杯向周芳芳敬酒时,笑眯眯地向田和平请示:“田局,您看……我……我有个小小的请求,能不能打问……打问一下周女士的手机号?”

田和平见郑老板的样子,把手中的筷子放在碟子上,仰着身靠在椅背上,“哈哈哈……郑老板,平时说话一溜一溜的,今天咋啦?结结巴巴的,见了美女就不敢喘气了?打问手机号,这——这你请示芳芳女士呀。”说着瞧着周芳芳,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

郑老板扭过头来看着周芳芳,小声问道:“周女士,可以吗?”

周芳芳有点纳闷,打问个手机号不必兴师动众呀,就把自己的手机号说出来……

郑老板急忙在手机上按下号码保存起来,接着说:“周女士,你是田局的朋友。我呐,也是田局的朋友。从今往后,咱们就成了朋友,以后您有什么指示,鄙人一定效犬马之劳!”郑老板说这话时,一只手的手心朝下,在桌子上面上上上下下地移动了几次,显着自己的诚心实意,绝不是什么客套。

看着郑老板这个样子,周芳芳有点不好意思,“看郑老板说的……不敢不敢。”

“再请问一下周女士支付宝的账户?”郑老板得寸进尺。

周芳芳前倾着的身姿往后面缩了一下,眉头皱了皱。

“这——”田和平欲言又止。

郑老板赶忙解释:“哈哈,今天呀,是个特殊的日子——七七,七七。我想,在这个好日子里,赠——献给周女士三朵玫瑰。”他鼓足了勇气,说:“对此,周女士不会感到唐突吧?”

田和平笑着说:“噢——原来是这样,想不到啊,董事长还蛮有诗人的浪漫色彩,哈哈。芳芳,哪——那就告诉董事长呗。”

男人一犯贱,女人就高贵。

造物主在安排了男人、女人的同时,便发明了犯贱与高贵,殷勤与拒绝,暗恋与矜持等一些词语,让芸芸众生在生活中践行。

周芳芳迟疑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

饭局结束后,酒庄门外。

周芳芳与田和平、郑老板握手告别,然后驾车一溜烟走了。

望着那辆白色的宝马远去后,田和平转过身来,抬起一只手在郑老板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几下,满意地点点头。

两人相视而笑。

郑老板乐呵呵地说:“周女士气质高雅,田局艳福不浅。”

田和平哈哈大笑:“哪里哪里……”

小说《麻将馆》 第一章 三朵玫瑰 试读结束。

    1. 搞笑小说

      搞笑小说以幽默感普及率及程度都不及西方国家,有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绑手绑脚的理节太多,以至于「小不敢犯大」、「下不敢犯上」,无奈的局限在能被大众所接受的范围内。

    1. 宝宝小说

      桑德阅读网为大家推荐最新宝宝小说排行榜,提供宝宝小说系列免费在线阅读,作为国内知名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好看的宝宝小说。

    1. 宅斗小说

      桑德阅读网为您推荐最新宅斗小说,还整理了宅斗小说排行榜完本,作为国内知名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好看的宅斗小说。

    1. 女主爽文小说

      桑德阅读网为大家推荐好看的女主爽文小说,还整理了女主爽文小说排行榜,作为国内知名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好看的女主爽文小说。

    1. 伦理禁忌小说

      桑德阅读网为您推荐最新伦理禁忌小说,以及伦理禁忌小说排行榜,作为国内知名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好看的伦理禁忌小说。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