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灵异 > 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
《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最新章节 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言喻权敬衡全文阅读

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 佚名

主角:言喻权敬衡
主角是言喻权敬衡的小说是《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它的作者是佚名写的一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灵异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言喻是做棺材生意的,人美多金,能送棺材的时候绝不杀人。用闺蜜的话说就是言喻把人从生到死安排的明明又白....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1-01-04 13:34:1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2042年,盛夏。

晚上八点半整。

京城市区与郊区的交叉口处,缓缓停靠了一辆磨砂黑的奔驰商务。

一男一女,一前一后从车子里下来。

“言总,我开车送您到家门口吧?”

韩特助帮忙提着包,他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为人文质彬彬,满身书香气。

后面下来的女人戴着副墨镜,一件黑色的短袖,下身一条白色的阔腿裤,个子目测足有一米七,踩着洁白尖头的白皮鞋,背脊挺的笔直。

那清清冷冷的样子宛如寡淡的君子兰。

她皮肤很白,白的叫人羡慕,黑亮的长卷发随着夏风飘荡,露出来的额头圆润饱满,鼻梁高挺,朱唇点缀着淡淡的红,性感而诱人。

而最惹人注目的是她墨镜后的那双眼睛。

那是标准的丹凤眼,眼尾细长,看人的时候莫名的勾人心魄。

如此风骨,穿起旗袍来,应当是格外好看的,

女人伸出手勾过包包,戴着虎头戒的食指圈过车钥匙,扬了扬小巧精致的下巴。

“不远,就到了。”

声音是迷人的金属质感,淡淡的沙哑,亦有女人独有的魅惑懒散。

这样的言总,让韩特助每每都不敢多看,容易走神。

更是不敢坦荡荡的跟她对视,她看你的时候,永远都是那种如秋风扫落叶的寡淡,让人下意识的不敢在她面前说谎。

“那旗袍需不需要订做?”他问。

老板热衷于旗袍,平日里也是穿旗袍的时候要多些。

“不用,康叔他们很快回国了。”

女人声线懒散,却是透着毋庸置疑的气势。

韩助理弯腰,毕恭毕敬,“那您注意安全,我这去总部报道。”

她头也没回,迈着闲散的步子顺着小路往尽头的别墅区走。

夏季傍晚的风很舒服,吹的人心头泛着缱绻的感觉。

此时的天边点缀着繁星,泛着不明不亮的光,投在地面上不过浅薄的一层暗影。

女人摘下墨镜,露出了那双永远像是古井一般平静无波的丹凤眼。

眸光淡的不像话,仿佛怎么也照不见别人的影子。

“你快点啊!这附近容易有车路过,一旦被发现了,就遭了!”

“别催了!用手挖坑哪有那么容易!”

“你真是个废物!”

两个陌生的声音猝不及防的响起。

言喻淡泊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兴味儿,朝着声音飘来的方向走。

那边的两个男人正在紧张迫切的挖坑处理尸体。

正当此时,他们齐齐听到了一阵树枝折断的声音,在这寂静又人烟稀少的树林里,格外的诡异。

他们惊恐的回头。

只见月光正笼罩着一个身姿窈窕,气质出众的冰美人,她正眯着那双叫人头皮发麻的丹凤眼,看着他们嘲弄的笑。

“没有杀过人吧,善后工作做的这么差。”这声音宛如幽灵。

“啊啊啊!!”

本就做贼心虚,如今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女人这么盯着,两人的心理防线瞬间崩溃。

“鬼啊!!”

目睹着两个人当场晕过去,言喻漂亮的野生眉挑了挑,无趣的低下头。

“有像我气色这么好的鬼?”她喃喃自语。

罢了,她摸出手机报官。

哦,不是报官。

是报警。

“京城南阳辖区吗?这里有人杀人埋尸。”

“犯人晕过去了,快来吧,不然等他们醒了,我是抓不住的。”

警官吴问带人找过来的时候,看见的正是这一幕。

一个身姿堪称完美无瑕的女人正倚着树干在看手机。

旁边有两个不动弹的男人,不远处还有个浑身是血的女死者。

“你好……”

吴问心里有点胆寒,这女人胆子这么大的吗?

言喻回眸,漂亮的眼睛看的吴问一愣,她收起手机,从口袋里夹着一张名片出来。

“麻烦帮我给这位死者的家属。”

将名片塞到吴问的手指缝里后,吴问眼巴巴看着她就那么走了。

低下头去看名片。

很简洁的黑色名片上写着六个字——盛京集团言喻。

后面配着一串电话号码。

而名片的背面还写着一排小字——

订制棺椁、下葬入殓、美化面部、缝合残躯、制作寿衣。

吴问:“……”

小助理也瞄了一眼,惊愕道:“这女的……是做棺材生意的啊……”

吴问抬起头,被淡泊的月光笼罩着的女人已经走远了。

离开五年再回来,对于言喻来说也不算是重归故里,毕竟同样很陌生。

她是言喻,却又不是言喻。

因为她是来自于晚清的一抹魂,重生到了这幅躯体上。

目视的一些,与她前世的种种都不一样。

比她所生活的年代要繁华太多,诱惑也太多。

据说她的家里还有一对哥哥姐姐,是龙凤胎,都姓季,而她是随母姓,姓言。

季家要钱有钱,要权势有权势,曾经的言喻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且带着美貌横空出世的,实在是幸福。

所以她至今也想不通,为什么曾经的言喻会***,迄今为止左手腕上的那条红痕还清晰可见。

思绪没飘走太远,她已经拿着钥匙进了门,扑面而来的气息阻断了她的回忆。

房子里倒是没闻见陈旧的灰尘味儿,想来也是有人常来打扫,打开灯,屋子里的装修都是冷色系的。

要么是灰,要么是白,要么是淡青色。

纵使装修高雅精致,可她还是习惯了古朴的风格。

女人随手摸了下沙发,没灰,丢下钥匙串,她奔着厨房去。

拿起那把泛着银光的菜刀时,言喻有种熟悉感从内心深处冒了出来。

前世,她也是个名正言顺的大家闺秀,千金小姐。

固然作为宫廷御赐刽子手,手持长刀,砍了十年的人头,那也挡不住她本就是个金贵的命。

锅热了,她收敛起思绪开始烧水。

简单煮了点粥,好在厨房里应有尽有。

刚坐下准备喝一口,电话就响了。

韩助理打来的,她打开免提,声音透着质感:“说。”

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

对面的韩助理愣了下,言总估计是在吃饭,只有在吃饭的时候,她的声音才会像现在这样冷淡。

言总极其的注重保养身体,食不言寝不语。

他如今公文包里还放着的那罐茶,还是言总送的呢,说是清肺解毒……

小说《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 第1章 她是做棺材生意的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