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玄幻 > 摊牌了!我真的不是废物
《摊牌了!我真的不是废物》最新章节 摊牌了!我真的不是废物吴枫吴石全文阅读

摊牌了!我真的不是废物 飞天琴仙

主角:吴枫吴石
主角是吴枫吴石的小说是《摊牌了!我真的不是废物》,它的作者是飞天琴仙写的一玄幻类小说,文中的玄幻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少年执一盏神秘青灯,破除重重迷雾,以身练法,以力破天,青灯之谜、天下之谜、随着少年的脚步,缓缓揭开。....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1-01-06 17:02:0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轰隆隆!

伴随着电闪雷鸣,滂沱大雨倾盆而降,豆子大的雨点打在少年的额头上,少年皱了皱眉,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入目的是一片漆黑,而他自己正躺在森林边缘的水洼里,全身沾满了泥水,脏兮兮的,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烂不堪,露出一道道淤青伤痕,很明显他遭到了毒打。

这是哪里?

吴枫稍微挪动了下身体,强行支撑着坐了起来,这一动牵动了全身的伤口,吴枫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低头看了看身上穿的衣服,和电视剧中古代的戏服很像,莫非我穿越了?不对,这身体不是我的。

吴枫看了看自己身体,这显然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的体格,不过就算是小孩子的体魄也比吴枫原来的身体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突然,吴枫一阵头晕,他脑子里莫名其妙地多了很多记忆、资料,硬生生塞进吴枫的意识中,他惨叫一声,幸福地犯了个白眼,晕了过去。

如同杀猪般的惨叫声吸引来远方的脚步,“找到少爷了!”

……

“唔”吴枫从昏迷中醒转过来,他揉了揉快裂开的脑门,片刻之后感觉好些了他才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看着身下破旧的木板床和屋子里简单的陈设,吴枫感觉既陌生又熟悉,很快他便感叹道:“这就是那个家伙的房间吧!”

吴枫口中的那个家伙就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不知是不是巧合,这具身体也叫吴枫,今年十二岁,是吴家嫡系子弟,也是整个禹王镇上鼎鼎有名的“废脉少爷”。

说到吴家,那可是位列禹王镇三大世界之首的势力,其他两大世家分别是赵家和孙家,他们呈三足鼎立之势左右禹王镇的统治。

吴枫所在的现在这个世界被称为清玄大陆,禹王镇只是茫茫大陆沧海中的一粟,这个世界崇尚武道,以武为尊,实力为尊,就连帝国王朝也是以武治国。

在武道修炼上,人们竭尽全力挖掘自身潜能,他们修炼上古闲人流传下来的***,修身修道,尝试打破人体桎梏,超凡脱俗。人们把武学境界划分为武徒、武师、大武师、武王、武宗、武皇、武尊、武圣、武帝、武神十大境界,每一大境界分成七重小境界。

按照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吴枫了解到吴家修为最高的就是他的爷爷,吴沧海,一身潮汐诀早已修炼到大武师六重境界,只差一步便可七重圆满冲击武王了。武王身份极高,很少有人能修炼到王级,因为武王和大武师之间是一条坎,无数人在此止步。

近百年来,禹王镇只有一人成王,便是禹王,禹王镇也是由此得名,镇上的居民都以此为豪,禹王的美名数百年都在传颂,足以见得武王强者的尊贵。

然而在武风盛行的清玄大陆,在禹王镇的吴家,出现了吴枫这么一个“废脉少爷”。

何为废脉?简单来说,废脉就是天生筋脉不活,经脉堵塞,经脉中全是杂质,根本没法修炼。

吴家家主吴沧海有三个儿子,三个儿子也都娶妻生子,吴枫的父亲吴破军排行老三,是练武天赋最好的一个,三十岁便有大武师二重的修为,因此尽管吴枫不能修炼,也依旧享受家族少爷的待遇。

但是三年前,吴破军的妻子留下一封绝笔信消失无踪,他伤心欲绝,一年前吴破军进入妖乱山脉采药时被妖兽拍碎了丹田,修为尽废,拼着坚强的毅力逃了回来,但也只能卧病在床。接二连三地打击让吴家老三这一脉摇摇欲坠。

没有了父亲的庇佑,吴枫在吴家几乎寸步难行,常常遭人白眼,就连下人都敢对他谩骂。

不过吴枫一直没有放弃过练武,他每天都会扎马步,举石墩,练习基本拳脚,他在练习力量的同时也在用招式疏通筋脉,增强体魄。

功夫不负有心人,从八岁开始,到现在四年的时间,吴枫竟然达到了武徒一重巅峰的境界,依靠强韧的耐力打破了废脉不能修炼的魔咒。

就在前天晚上,趁着夜色,吴枫拿出自己攒下的全部的钱财准备偷偷潜入镇上药店买一颗淬体丹,借此突破武徒二重,没想到淬体丹刚到手就被家族的一个旁系子弟吴大熊看到。

对方见财起意,伙同其跟班,把吴枫一顿毒打,吴大熊是武徒二重巅峰的修为,抛开招式不说,单凭力量就把吴枫压得死死的。因为吴枫的反抗引来更重的拳头,最终眼一闭,腿一蹬,咽气了。

吴大熊夺走了淬体丹,把吴枫的尸体抛弃在家族后山的荒屋森林里,让森林野兽把尸体分食掉,这样毁尸灭迹。好在当晚天降暴雨,野兽无法夜行,这才保住吴枫肉身不坏,也给了现在的吴枫一个重生的机会。

说到现在的吴枫,他本是一个华夏国新时代青年,因为一次奇怪的经历而被带到了清玄大陆。

吴枫,二十岁专科毕业,标准待业青年啃老族一枚,整天想着发大财,因为一次看电视,有个鉴定古董的频道,一个小盘子竟然值好几百万,这让他幻想起“捡漏”的好处。吴枫去古玩市场逛,一个不起眼的小摊上有一盏很普通的青铜灯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虽然他知道这里的青铜器大多数是假的,但是还是鬼使神差地买下了它,而且是花光了他的全部积蓄,因为在那一瞬间他竟然产生了与青铜灯血肉相连的亲切感,这种感觉太诡异了,他准备回家后再好好研究研究,但在回家的路上却被黑市大哥盯上,被人群殴一顿憋屈至死,醒来后他就重生到了这个与他同名同姓的少年身上。

至于那个青铜灯,他不知道是否落入了黑市大哥手里,但那种血肉相连的感觉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枫儿,你醒了?枫儿,你说话啊,别吓唬爹啊!”

吴枫抬起头来,眼前站着的是个中年文士,对方慈祥的眼神中透着关心和急切,还有那一抹沧桑的浑浊,唯一打破他文绉绉气息的是他满脸的胡子拉碴,好像一个颓废的行尸走肉一般,没有了灵魂的灵性。

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形象慢慢地和吴枫糅合记忆中的父亲轮廓重合在一起,吴枫可以感受到死去的吴枫对父亲的敬重,这个中年男人曾经也是家族的战神、顶梁柱,可惜在实力为尊的世界里,修为被废就意味着淘汰。

自从儿子被老管家救回来,吴破军就一直守在吴枫身边照顾他,吴枫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的唯一支撑了,因为一天一宿没合眼,他的眼中布满了血丝,声音也有些沙哑。

看到父亲现在的样子,吴枫竟然有种心如刀割的感觉,他知道,既然重生了,也就继承了这份血缘和亲情,母亲生死不知,他只有父亲一个至亲了。

想到这里,吴枫暗暗握紧了拳头,上一世我碌碌无为,靠父母养活我,这一世,我一定要保护好我的亲人,不让他们收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爹,我没事,您看,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您用的什么药啊,这么灵!”吴枫忍着疼痛从床上坐起来,笑着说道。

“这……就是普通的金创药啊。”吴破***过身故作轻松地说。

“不对,这味道绝不是金创药!莲香透清幽,这是雪莲黑玉散,偌大个禹王镇,只有咱们家族药铺才出售,是治疗外伤断骨的圣药,爹,你又去求他了,是不是!”吴枫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语气中透着丝丝冷意。

“唉,”吴破军叹了口气,“没事的,枫儿,这次咱不欠他人情,我用精金火龙枪和他换的。”

“什么!爹,那可是您最珍贵的武器啊,凡品上等的火龙枪只换来一瓶雪莲黑玉散?他这是在敲诈您!您再怎么说也是吴家三少爷,不能让他一个奴才摆布啊!”

这父子俩口中的“他”是吴家的大管家吴忠,掌管家族生意,常年跟随在家主吴沧海身边,在吴家的地位极高,吴忠一直偏向吴枫的大伯吴宗盛,企图辅佐他上位,吴宗盛一直把吴破军当做眼中钉,一年前,吴破军去妖乱山脉采药就是吴忠交给他的任务,说是家族命令,实际上是吴宗盛借此想除去一根肉中刺。

吴枫天生废脉,经常遭到家族青年一辈的欺负,负伤是常有的事,这就需要好的疗伤药。

本来在吴家,吴破军和二哥吴兴国关系最好,可是自从吴兴国被炼阳宗选中外门弟子后就很少回家,吴沧海经常闭关,而且对于修为尽失的三儿子很失望,吴破军只能去求吴忠,要么用钱,要么用尊严,去换取疗伤药物。

“枫儿,爹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地活着,哪怕让爹去死也心甘!”

看着那坚定的双眼,吴枫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下来了,这才是真正的亲情,家族算的了什么,利益胜过亲情,如此看来,修炼又有什么用?

吴枫又跟父亲聊了一会,吴破军问他怎么受的伤,他没提吴大熊夺丹杀人的事,而是借口说被一群小混混打了,把吴破军送走后,吴枫才冷静下来。

“唉,以前看的小说上不都是主角穿越重生后有天大的奇遇,然后再练个几年就成为无敌的存在了,我怎么就啥也没有啊,别说金手指、金钥匙了,连个破铜烂铁也没看到啊?”

吴枫坐在床上一顿抱怨,突然,他脑子里闪现了一道灵光,“破铜烂铁?诶?怎么是这个东西,我的妈啊,怎么跑到我脑子里去了!”

在吴枫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意识海中有个不起眼的东西,仔细一看,不就是那个他的前世从古玩摊上买的青铜灯吗?

小说《摊牌了!我真的不是废物》 第1章 废脉少爷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