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都市 > 绝世阎神
《绝世阎神》最新章节 绝世阎神叶然林梦溪全文阅读

绝世阎神 心火烧

主角:叶然林梦溪
主角是叶然林梦溪的小说是《绝世阎神》,它的作者是心火烧写的一都市类小说,文中的都市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此时此刻,他的衣裳。一双冷眼更是满脸冰凉的冷眼。本人的女儿,阎罗殿主人唯一的孩子。现在是生死轮回,叶....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1-09-15 12:00:2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妈妈,安安好疼,安安不想死,我想爸爸了......你能不能告诉安安爸爸在哪儿,他会不会回来找安安......安安不是小杂种......呜呜......”

“安安不哭,爸爸会回来的,我现在就给爸爸打电话......”

林梦溪泪如雨下,清秀的脸上尽是血污和泪痕,她紧紧攥着病床上女儿的手,心如刀割。

五年来,她从来没打过那个号码。

但现在,安安让她心碎......

她颤抖着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叶然,我是林梦溪......”

“安安出车祸了,你唯一的女儿要死了,生病垂危,求求你,快回来吧,回来看她一眼......”

“她每天都在想你,每天都念叨着你......求你了,你到底在哪儿啊,我们快撑不住了,呜呜......”

林梦溪心如刀绞,泪流满面,手机无力地垂落在地,浑身颤栗。

......

远古战场,黑暗之都,密密麻麻尽是人影。

阎罗殿,全球最为恐怖的组织。

人才济济,大佬云集。

曾经一殿横扫数个国家,更震慑得黑暗之都不敢冒头。

如今天下,有一半战神都出自阎罗殿。

今日,阎罗殿四大天王,八大修罗同时聚集在此。

行刑台上,血气冲天。

那些尸体都是世界第二杀手组织血罗刹的杀手。

但现在却被同时斩杀台上,尸骨无存!

台下,在外界叱咤风云,足以令无数小国家瑟瑟发抖的四大天王眉眼低垂,卑躬屈膝,用敬畏的目光望向殿宇最深处的宝座。

那里坐着一名青年,阎罗殿殿主,叶然!

“林梦溪!”

“嘟嘟......”

一个个电话回拨过去,都打不通。

叶然面目暴躁,一掌将手机拍成粉碎。

“该杀!”

从宝座之上轰然而下,叶然直奔阎罗殿之外。

寒意呼啸,一名名天王紧随其后。

目露惊愕之色。

到底怎么了?

难道有人惹到了殿主?

可是,血罗刹都被殿主杀了,还有谁这么不长眼,敢飞蛾扑火?

轰!

无边杀意,冲霄而起。

叶然面色狰狞,直接冲到殿外一架黑鹰战机上。

几名亲卫衣袍带血,同时跟上,关上机门!

“快!给我开往江洲!”

“给我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她!”

叶然声嘶力竭。

整日战场厮杀,早就磨砺得心如磐石的叶然,如今却是泪流满面,眼睛通红!

飞机驾驶座前,几名亲卫见状,满目骇然,心中早已天翻地覆,却不敢多说半句。

迅速定位江州位置,将战斗机油门轰到底端,冲天而起。

而在战斗机刚刚飞起的瞬间,又是三架黑鹰战机直冲云霄。

紧紧跟随在战机后面,仿佛贴身侍卫!

战机后面,叶然一身青衣,目眦欲裂。

拳头紧紧攥在一起,几乎攥出血来。

林梦溪......

安安......

叶然从未想过,自己在这世上,还有血脉留存。

可如今,却是车祸垂死!

叶然满目狰狞,心中自责悔恨仿佛山呼海啸奔涌而来!

“快!再给我快点!我要见她!我一定要见她,谁挡谁死!”

闻言,几名亲卫胆颤心惊,心中惊恐到极点,再次怒踩油门。

战机仿佛离弦之箭,硬生生将乌云撕成粉碎!

雷声隆隆,无数的乌云齐齐压下,仿佛在给战机领路。

叶然闭目落泪,口中不断呢喃着妻子和女儿的名字,记忆滚滚!

他叶然,原本是江洲叶家之子,出身富贵。

但却在他出生时,母亲难产而亡,父亲续弦,给他娶了个后妈。

这后妈心狠手辣,蛇蝎心肠。

表面和煦无比,背地却对他嘲讽不断,三番两次挑拨他们父子关系。

更煽动他兄弟背叛!

于是,五年前叶然和青梅竹马的李家千金大婚。

婚礼当天被兄弟亲手陷害,赐下一杯***。

新闻之夜,糟蹋了李家千金的闺蜜林梦溪。

事后,李家怒不可遏向叶家施压。

叶然父亲勃然大怒,骂他畜生不如,将他逐出家门。

这还不够!

接下来,叶然惨遭家族追杀。

亲生父亲,恨不得他死!

失魂落魄下,叶然辗转奔逃,投奔兄弟,却又被兄弟出卖。

接连重创之下,叶然万念俱灰,心神交瘁,极端悲痛之下倒在街上。

寒冬腊雪,大雪纷飞,叶然差点冻死。

却在此时,遇到了一生挚爱林梦溪。

林梦溪,当初那一个被他糟蹋的女子,将他救了回去。

悉心照料,一个星期,终于让他恢复如初。

叶然羞愧交加,也曾问过林梦溪是否恨他。

林梦溪沉默不言,只是告诉他,如果想活下去报仇,就向北而行!

叶然背负深仇血恨,一路北上,抵达全球战场。

舍生忘死,浴血杀敌,终于建立了阎罗殿。

手下有四大天王,八大修罗,天兵八千!

所向披靡,横扫八荒。

所有国家都瑟缩在阎罗殿的阴影下,瑟瑟发抖。

叶然更是成为最有权势之人,本想荡平血罗刹便返回江州。

谁知此时,却接到了林梦溪的电话。

五年未见,自己竟然和她拥有一个女儿!

五年来,孤身一人将女儿抚养长大,那要承受多少的辱骂和白眼?

想到刚才电话中林梦溪的孤独无助,他便只觉肝胆欲裂,后悔莫及。

堂堂阎罗殿殿主,竟然保护不了自己的妻女!

他只觉恨意滔天!

“叶然,我是林梦溪......”

“安安出车祸了,我们的女儿要死了,求求你,能不能回来看看她,她很想你......”

......

求救声在耳边不断回荡。

此刻,叶然心如刀绞,泪水崩塌。

自己的女儿,还没有见过一面,却要出车祸身亡!

不行!

绝对不行!

谁都带不走他叶然的妻女!

“快!再快一些,给我通知阎罗殿三大神医,让他们马上赶过来,不惜一切代价!!”

叶然嘶吼不断,战机轰隆!

这一刻,乌云尽碎!

......

与此同时,江洲医院!

几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安保人员冲入病房,面色不善。

瞬间将一群正在展开急救的医生轰走!

林梦溪惊慌失措,死死抱紧女儿。

“你、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我女儿要手术!”

啪嗒!

正此时,病房的门被人直接推开。

一名桀骜不驯,面色阴郁的青年从外面走了进来,嘲讽而笑。

“林梦溪,我说过,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这次车祸只是教训,只要你乖乖爬上本少的床,本少包你女儿无事!”

闻言,林梦溪骤然抬头,恨意滔天。

一把冲了上去,揪住男子领带。

“张少宇,是你!是你让人撞了我女儿!”

“你有本事冲着我来,安安做错了什么,她才四岁,为什么,为什么......”

林梦溪失声痛哭,眼睛猩红,仿佛发疯野兽。

啪!

张少宇却猛然一巴掌将她抽倒在地!

“为什么?给脸不要脸的东西,一个臭***罢了,老子看上你是对你的抬举。”

“还敢在本少面前装纯?我告诉你,这次的车祸只是警告,再有下次,我保证让这杂种成为肉泥!”

“张少宇!你就是恶魔,你该被千刀万剐!”

林梦溪状若癫狂,姣好的脸色狰狞一片。

张少宇却一把捏住她泪水涟涟的面颊,狞声道:“***,你最好搞清楚状况,你女儿的命现在还在我手里,信不信我一句话,整个江州都无人给她治病,让这野种当着你的面去死,哈哈哈!”

张少宇狰狞而笑,林梦溪失魂落魄望着病床。

病床上,安安带着氧气罩,病弱游丝,紧紧握着小拳头。

“坏蛋,不许欺负妈妈......我爸爸快回来了,他是盖世英雄,一定会收拾你这大坏蛋的......”

稚嫩的声音,让林梦溪彻底崩溃。

这一刻,她万念俱灰,心如刀绞,用哀求的目光望着张少宇。

“张少爷,求求您放过安安吧,她才四岁,只要你放过她,我什么都愿意答应!”

说着,林梦溪不断磕头,鲜血染红地板。

张少宇越发得意,冷冷走到林梦溪身旁。

“乖,这才对嘛,乖乖听我的话,当我的金丝雀,我会让你们母女好好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帕擦拭林梦溪眼角泪水。

林梦溪浑身剧颤,却不敢躲闪。

最终,张少宇冷冷一笑,起身离去。

“你女儿的命就握在你的手中,好好化个妆,我在外面等你,我劝你老实一些,因为,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说着,他走到门口,悄声吩咐几名属下。

“这***出来后把门堵上,任何医护人员不得进入,想救这杂种?痴人说梦!”

“是!”

病房中,林梦溪泪如雨下,拉着女儿的手。

“安安,不要哭......妈妈会救你的,一定会!”

安安躺在床上,嘴角咳血。

“妈妈,安安好疼,爸爸什么时候会回来呀......妈妈,你不要跟着那大坏蛋走好不好!”

林梦溪抹了抹眼角泪水,深吸口气。

“安安放心,爸爸一定会回来的......这是爸爸电话,你要是想爸爸了,可以给他打电话......”

语落,林梦溪再不敢停留,匆忙化了个妆便向外走去。

张少宇见到林梦溪出来,虽然是淡妆,却倾国倾城,顿时勾起了他心中的邪火。

“走吧,跟我上车。”

林浅溪轻咬红唇,正要上车,张少宇早已按耐不住,突然伸手一把搂住了她的腰。

“张少爷,请、请自重......”

林浅溪满脸惊慌,急忙挣脱,躲开张少宇的魔爪。

却顿时将张少宇激怒。

啪!

一耳刮直接将林浅溪抽翻在地,张少宇顿时狞笑一声。

“臭***,都跟我出来了,还装什么装?”

林浅溪跌坐在地,俏脸红肿,满眼绝望。

但双手却死死抓着包里之前偷偷塞进去的水果刀......

她跟张少宇出来,就没想过活着回去。

但哪怕抱着必死的决心,可听见张少宇接下来的话,却还是被瞬间击破防线。

泪如雨下。

“你女儿的命可是掌握在我手里,要是不想死就别反抗!”

女儿......

她,没得选......

松开包里抓着的水果刀,林浅溪从地上狼狈爬起来,最终上了张少宇的车。

在张少宇得意狂笑之下,车疾驰而去。

......

而在急救室外。

几名医生想冲进去给安安急救,然而很快,几名保镖将众人拦住。

“张少有令,任何人不得入这里半步,否则,杀!”

“可是,里面那小女孩儿快死了!”

医护人员泫然欲泣,望着病床上不断咳血,疼得抽搐不断的小女孩儿,满眼心疼。

而安安也终于打通了爸爸的电话。

“爸爸......安安疼,什么时候回来呀!妈妈被人带走了,安安好疼,安安快坚持不住了......”

小说《绝世阎神》 第1章 安安快坚持不住了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