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灵异 > 狐夫难驯
《狐夫难驯》最新章节 狐夫难驯方平安杜玉梅全文阅读

狐夫难驯 火焱焱

主角:方平安杜玉梅
主角是方平安杜玉梅的小说是《狐夫难驯》,它的作者是火焱焱写的一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灵异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八年前,方平安因为一只狐狸得以活下来,十八年后,又被这只狐狸救了命。“方平安!按照古代的说法难道不....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2-06-22 15:38:1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九十年代某边陲小镇,我刚出生还没来得及哭,就被我爸狠狠的捂住嘴,拽着一条腿丢在后山上了。

当姥姥拎着东西满心欢喜探望我妈和我时,却发现硕大的屋内已经没了我的踪迹。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姥姥心头浮现,再三询问下才得知,我已经被我爹丢在后山里,我姥姥当即气的浑身发抖。

事关我的安危,我姥姥并没有和他们多言,只是狠狠啐了一口说道:“行!你们老吴家不肯养这崽,我养!”

说着扭头就朝着我奶奶家他们后山跑去。

借着朦胧的月色,我姥姥深一脚浅一脚终于在一颗大槐树下找到我,当时的我浑身是血竟趴在一只火红的狐狸身上正睡的香甜。

而那狐狸看到姥姥的出现,原本柔和的眼神突然变的犀利起来,甚至嘴里还发出了“呼呼”的声音,那样子就好像在和我姥姥***般。

姥姥看着面前的狐狸,瞬间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据说姥姥当时跪了又跪,拜了又拜,说尽了好话,那狐狸才长啸一声消失在了无尽的黑暗中。

回过神后的姥姥连忙将我抱在怀中,连夜带我回到了她的家里。

我姥姥给我取名为:“方平安。”寓意我在以后的日子里都平平安安。

时间一晃我已经到了十八岁,今天刚好是大学放假的第一天,我拎着我的旅行箱以及一大堆的特产归心似箭的坐在了回家的火车上。

姥姥所处的小山村交通并不是很发达,火车下来之后还要坐镇里开往乡下的小巴车才能回去。

一整天的舟车劳顿,当我坐在小巴车上时,已经是下午快四点了。

小巴车很快就发车了,我坐在有些闷热的小巴车里,竟感到了一丝疲惫。没一会的功夫我就靠在车窗上睡着了。

这一觉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奇怪的梦的缘故,我睡的异常疲倦,在梦里,我梦见了一个我看不清脸的男人。只记得他穿着如火一般耀眼的红色衣服。

那男人用低沉的嗓音对我说道:“小丫头,没想到一别数日-你竟长成大姑娘了。对了,今我过来就是要提醒你,回家之后千万别......”

梦里男人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嘹亮的嗓门就传到了我的耳中。

“下陆村要到了,有没有下车的!”

我猛然睁开双眼,才发现此刻汗水几乎已经湿透我整个后背,我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连汗都没顾得上擦,拎着大包小裹就下了车。

姥姥年轻时,是十里八村享誉盛名的阴阳先生,同时姥姥纸扎的手艺也是炉火纯青,打我记事起,拜访或者邀请姥姥的人总是络绎不绝。

我曾经天真的和姥姥说想要学纸扎这门手艺,谁料姥姥只是慈祥的摸着我的头对我说让我好好学习,让我努力考一个好大学。

但不知是不是老天刻意安排的,我大学的专业竟然是艺术设计。

当我拎着大包小裹回到自家时,才发现一楼的大门上已经挂了锁,不用说肯定又是哪家出白事请姥姥去主持。

我从兜里摸出钥匙,刚推开大门,一个纸人就掉在了我的面前,虽然我从小就耳目濡染这些东西,但昏暗的房间搭配上诡异的纸人还是吓了我一跳。

就在这时我身后响起了一个阴恻恻的声音。

“你好,请问这里是方家的纸扎铺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原本心跳刚平复一些的我,又吓出了一身冷汗,我连忙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面色有些发白的男人,正逆着光站在我的面前。

如血的夕阳让我看不清楚这男人的长相,但强烈的第六感却一直在提醒我这男人不对劲。

我警惕的后退了几步,来到房间内对那男人说道:“这里是方家的纸扎铺,想要买什么吗?”

那男人听到我的回答后依旧站在原地,他看了看我对我说道:“我需要订购两个纸人,一男一女,男纸人的样貌随便,但女纸人的样貌必须按照你的样子来画!”

听到男人这话,我对男人翻了个白眼用极其不友善的口吻呵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一个大姑娘就随便给你画了,然后烧了?”

那男人似乎已经猜到我会这个反应,只见他从兜里拿出一沓红色的百元钞票。

朝着我怀里就扔了过来,随后继续用那种阴恻恻的声音说道:“这是定金,你若画等我取的时候在付你五倍的酬劳!你若不画,我找其他家便是。”

我扫了一眼那男人扔过来的一看,看那样子估计至少要有五千块,五倍那岂不是两万多?平日里姥姥一个纸人也不过只买个五元钱。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一笔巨款。

我承认我败给了金钱,我吞了吞口水看着那男人询问道:“五倍?谁知道你有没有骗我!万一......”

我的话还没说完,那男人直接又扔过来了两沓钞票,随后对我说道:“这下你放心了吧?”

我看了一眼怀里另外两沓百元大钞,心里彻底乐开了花,就在我抬头打算询问男人什么时候过来拿纸人时,才发觉这男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又重新点了一遍那男人刚才扔过来的钱,一共整整两万五千块,这些钱足可以让姥姥过上半年的好日子。

我将钱放好后,连忙开始在姥姥的纸扎铺里面寻找起了没有画面容的纸人,说来也巧,还真让我找到了两个面容空白的纸人。

学艺术设计的我,画人物面部并不是难事。

我先是画好了其中一个男纸人的脸,又开始按照我自己的面向画着女纸人的脸,当画完最后一笔时。

我整个人只感觉到无比困倦和疲乏,随后竟抱着纸人不知不觉靠在门旁边呼呼大睡起来。

我很快陷入了一个诡异的梦境,梦中的自己竟坐在一顶轿子中,我虽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吹吹打打的喜乐和身上的婚服似乎在暗示我马上要成为别人的新娘。

就在我有些慌乱的想要弄清楚这一切缘由时,轿子突然落地,随后一个男人挑开了轿帘。

这男人面色惨白,浑身上下全都透露着一股死气,更可怕的是男人的身上竟穿着和我一样的喜服,不过当男人对我开口说话时,我算是彻底感觉到了绝望。

“下来吧,我的新娘!”

这男人的声音和下午出现在姥姥家纸扎店门口的男人声音竟一模一样,我傻愣愣的坐在轿子里一动不动,那男人见我没有理会他,原本惨白的脸上更镀上一抹铁青。

只见他阴沉着脸伸出如枯槁一样的手朝着我的胳膊就抓了过来。

“哎呦!”

也许是梦境太过真实,现实的我也在坐着向后退的动作。

结果我身子一颤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屁股上的疼痛让我顿时清醒过来。

我连忙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还好刚才那骇人的一幕只是自己的梦,我连忙扶着大门让自己缓缓的站起来。

但随着我怀里的纸人掉落,原本刚稍许平静下来的心脏,瞬间又狂跳不止。

小说《狐夫难驯》 第1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