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最新)韩泽曹操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最新)韩泽曹操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2021-10-12 10:28:38   编辑:涵雁
  • 三国:咸鱼赘婿,被曹操偷听心声 三国:咸鱼赘婿,被曹操偷听心声

    又是韩泽!见大家不说话曹仁长叹了一声。“唉,要不是子和蠢笨,怎么也不相信泰宁的话,如今恐怕主公的子侄都能平安归来,如今子和将宛城死死围住,也不过是赎罪罢了。”这......这这!

    扶摇九万里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三国:咸鱼赘婿,被曹操偷听心声》 小说介绍

韩泽曹操是著名作者扶摇九万里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咱们接着往下看又是韩泽!见大家不说话曹仁长叹了一声。“唉,要不是子和蠢笨,怎么也不相信泰宁的话,如今恐怕主公的子侄都能平安归来,如今子和将宛城死死围住,也不过是赎罪罢了。”这......这这!

《三国:咸鱼赘婿,被曹操偷听心声》 第3章 高洁之士 免费试读

离开衙署,韩泽被很多他不认识的谋士围上,每人都面带笑意。

“恭喜泰宁啊,主公对你如此垂青,只要做好当前事物,想来不日就将升迁。”

韩泽却摇摇头,满脸的苦涩。

“司空恩重,我只怕自己的小肩膀,担不起如此重任。”

另一人跟上来笑着说道:“泰宁无需介怀,我等皆是从陌生到熟练一路走过,你只需按部就班即可。”

“是啊,即便有事项不明,也可请教荀攸大人。”

韩泽依旧面色不显,有些低沉:“道理我都懂,可我对升迁实在没什么兴趣,只想每日老婆孩子热炕头。”

几位谋士具都对他这言论意外:“啊这......泰宁真高洁之士,我等不及。”

韩泽连连摆手,“您过谦了。”

几人又说笑一阵,韩泽以家中夫人久病未愈为由先行离开。

剩下几人脸色立刻转冷。

“这泰宁是真高洁,还是有意炫耀?”

“想来是真对官位无感吧,不然也不会如此莽撞的顶撞主公。”

“哼,是真是假,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当晚韩泽如行尸走肉一般回到自家宅邸,几位谋士最后的话他当然没听到。

不过他如今不想去宛城确实真的,谁知道会不会死在那,连典韦那等猛将都没逃出来,自己这细胳膊细腿的能活着出来?

唉......

一声长叹惊动了里间休息的曹节。

“可是夫君回来了?”曹节从床上起来。

如今在韩泽的“冲喜”下,曹节已经日渐恢复,现在已经可以在屋里简单走动,只是怕风还不能出去。

“是为夫回来了。”韩泽简单答了一句,移步进屋。

曹节给他倒了杯水放在桌上,而后轻声问道。

“我看夫君神色不郁,可是有些劳累了。”

“没有,只是发生了一些没想到的事。”韩泽有力无气的答了一句。

曹节掩嘴轻笑。

韩泽有些奇怪的看向她:“你笑什么。”

“今日周医师来给我诊治,却是在她处听了些夫君的事。”

韩泽愣了一下,虽然他离开衙署后耽搁了一段时间,可他的事怎么就传的这么快。

曹操这大本营中信息安全都和筛子一样,出征肯定更糟,唉,完了。

看夫君依旧面色疲惫,曹节没再多说,只是将被褥整理好。

这一晚韩泽都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子时之后才渐渐睡下。

翌日一早,曹节一边帮他收拾行李,一边嘱咐他。

“夫君第一次随军出征,一定要多多学习,多听多看少说多问。”

“嗯,为夫记下了。”

“荀攸是荀彧的侄儿,说起来也是可以信任之人,夫君若有什么不懂的,尽可问他。”

“好,为夫知道了。”

“还有,夜晚不要睡得太死,呸呸呸......”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吉利的话,曹节连忙呸了几声,然后重新说道。

“夜晚不要睡得太沉,听到风吹草动便往父亲营帐跑,我已和父亲打过招呼,他一定会护你周全的。”

“诶,为夫会的。”

行囊不多,只几件换洗衣物。

曹节将包裹交到韩泽手上,有帮他整理了下衣领,抚平肩上褶皱,温柔的笑着说道。

“妾身无法出门,便送夫君到这里了,盼夫君早日回归。”

唉,韩泽长叹了一口气。

“夫人,为夫往日藏了些私房钱,就在衣柜底,你从柜子西边摸进去就能够到。”

曹节掩着嘴笑起来:“嗯,妾身知道了。”

“另外,为夫写了本书,塞在一根掏空的木柴中,藏在药炉旁。”

曹节有些惊呀的点头,她还真不知道夫君什么时候写的:“好,妾身记下了。”

“还有。”韩泽深吸了一口气。

“为夫还画了几张图,夹在你往日的药方中,虽然大多是闲来无事的消遣,但有一张还是有些用处的。”

“夫君......我怎么觉得,你这......”

曹节没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可我听周姐姐说,你们这次最多有些破折,断不会有什么风险的,况且你还不用上线杀敌,更加安全。怎么如此......谨慎?”

韩泽摇摇头,怕曹节担心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我这不是怕意外么,第一次毕竟紧张。”

曹节嗤笑,用力点了下头说道:“夫君鸿运齐天定能安然归来。”

韩泽点头笑着辞别夫人,径直往成为驻扎的营地而去。

此时曹仁所率领的虎豹骑已经先一步出发,一众人也都准备妥当。

待韩泽到时,曹操已经站上了临时的木台,一阵慷慨激昂的讲话过后,先锋部队开拔。

站在韩泽身旁的几名谋士,正是昨晚的几个人。

他们看着垂头丧气的韩泽,心里一阵腻歪,这人怎么如此不堪,竟然迟到。

而且似乎昨晚也没休息好,难道......唉,年轻人啊。

待中军即将出发时,曹操感觉缺了点什么,即将走出寨门时才想起今天早上居然都没听到韩泽的心声。

“典韦,去将泰宁叫来随我左右。”

典韦有些奇怪,但他从不会质疑和反对主公的命令,拨转马头去寻韩泽。

待将韩泽带到曹操身旁,那熟悉声音再次在曹操脑中想起。

【本还想路上偷睡会,这下没戏了,烦躁。】

曹操心里想笑,脸上却全是严肃。

“泰宁日后便随我左右,包括参议军事。”

一旁的荀攸满脸迷惑,这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让主公如此信任和倚重。

是我平日的建议不够歹毒,还是我家叔叔计谋不够阴损。

“是,司空。”韩泽答了一句,便骑马跟在曹操身后。

【不行,我不能这么等死,还是得找机会保命,先看看张绣投降后的状况吧。】

曹操听到这个心声,脸上柔和了许多。

看来这小子还是有些见识的,不然也不会看出我方势大,张绣不敢硬撼。

不过张绣身旁还有贾诩这等谋士,难道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吗,是否过于自信了。

于是曹操对身旁的荀攸说道:“公达,我大军压境,张绣会否主动来降?”

“主公不可轻敌,那贾诩能谋闪断,恐有暗计还是小心为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