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凌海祖惠枝最新篇章-祸起奇门免费全文阅读

凌海祖惠枝最新篇章-祸起奇门免费全文阅读

2022-06-02 16:31:02   编辑:夏彤
  • 祸起奇门 祸起奇门

    浩劫之后的江湖,风云再起,如意宝珠出世,祸起萧墙始于三大奇门之遁门。于是奇门遁甲不奇,毒门万毒不毒,刀门铸刃无锋。祸起奇门,顿破江湖微妙的均衡。数年后,一位如“海”般深邃的少年崛起江湖,以杀手的身份横...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祸起奇门》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凌海祖惠枝的名称叫《祸起奇门》,是作者佚名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浩劫之后的江湖,风云再起,如意宝珠出世,祸起萧墙始于三大奇门之遁门。于是奇门遁甲不奇,毒门万毒不毒,刀门铸刃无锋。祸起奇门,顿破江湖微妙的均衡。数年后,一位如“海”般深邃的少年崛起江湖,以杀手的身份横空出世,在血雨腥风之中,破开重重迷雾,以有情的心作无情的杀戳,终在爱情、有情、亲情的“互网”中刺穿仇恨的外衣。雾散云消,真相横阵之际,却给了他一个无法接受的现实…… 情与仇,爱与恨,亲与敌本无界限,红尘嚣乱,一剑荡起风卷云舒,奇门之祸酿就江湖浪翻涛涌,奇情跌出,精彩纷呈,一卷《奇门风云》写尽江湖恩怨情仇……

《祸起奇门》 第9章 祸起萧墙2 免费试读

凌春雨是个心地厚道的人,绝不会见死不救,更何况张如雷是庄中老人,所以他一手抱过张如雷,一手扶着铁龙道:“张七哥,张七哥,怎么了?”这是他对张氏七兄弟一向的叫法。

“我……我……我可能不……不行了……”张如雷断断续续地说道。

突然,凌春雨脸色大变,那一双眼睛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然后猛地将左手一抖,张如雷便飞了出去,右手铁龙如电般刺入张如雷的胸膛。

“啊……”一声惨叫发自张如雷的口中。

“为什么?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春雨喃喃地道,胸口露出一段刀柄,还在不停地滴着黑色的血液。

“哈哈,想不到吧,张如雷本是我们安排在凌家的一颗棋子,你知道,那两颗烟雾弹是谁放的吗?便是张如雷,要不是他破除南墙机关,我们可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吗?不仅如此,西墙的机关也被破,西院也守不住了,哈哈哈!”拿刀的黑衣人大笑。

凌春雨不再言语,从怀中迅速掏出几粒药丸,放入口中,又迅速敷了一些金创药于伤口之处。

但黑衣人再也不给他机会,又操起一把刀,刀如烈火般划向凌春雨,那炽烈的刀气使空气似分解了一般,“滋滋”地发响。

刚才故擒张如雷的黑衣人,也挺剑而上,划出一片空朦的剑影,那阴寒的真气一逼出剑锋,剑立刻就变成了寒冰,一块可冻经脉的冰,一块可击裂软肉的冰。

凌春雨对这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形势并不容他考虑,他也不能花时间去考虑,因为时间就是生命,所以他动了。

他动了,很奇怪,那似是***的动作,因为他把铁枪当作暗器向那剑手掷了过去,而他的身子却钻进那炽烈的空气中向刀锋迎去。

枪带着一阵呼啸,冲入剑网,剑!在枪柄上斩下了无数次,终于抵消了枪的力道,但枪尖却在此时裂成二十四块小铁片,向剑手罩去,其力度之大比凌春雨掷时还要沉。

剑晃起无数道剑影,但二十四片,似乎是早已设计好的角度,不但猛,而且奇准。终于有两片使黑衣人来不及截下来,被刺在身上,剑手最不该便是以剑斩遍枪柄全身,而触动机关,枪杆内的机簧则以超强力将枪尖击碎射出,所以剑手挡不住暗器,而且剑也缺了一道口子。

刀手见凌春雨不要命的以肉身迎向他的刀锋,不由大喜。不过很快便情形大变,凌春雨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一柄很不平常的软剑,剑身呈粉色,剑尖是两个触角状的红须,在黑色夜里特别耀眼,这柄剑和刚才那柄枪都是艾家送给凌春雨的。这柄剑名为“红蜈”剑,那枪名为“裂马”枪。

“红蜈”软剑划过一道包含天地至理的弧线斩向拿刀人的手指,同时从凌春雨的左手上飞出一串蝗虫般的黑影,也全部钻入刀幕。

突然,剑光一顿,那道包含至理的弧线变得毫无规则,终于击在刀锋上,剑脱手而飞,刀冲天而去,那一串蝗虫般的黑影全部没入刀手的身体中。

刀手倒了下去,嘴里溢出鲜红的血,满身如刺猬一般插满了长针,凌春雨也倒了下去,由于用力过大,刀子从伤口蹦飞而出,黑血乱淌。黑血流过衣服,马上就被烧焦,刚刚吃下的解毒丸也不能解除毒伤,而刀插入很深,所以刚才解毒丸只能支持他以最后的能量杀死敌人。

这时西院传来一阵夜莺的啼叫,剑手一听,大喜,挥剑对庄丁猛下杀手。

北面,镇守机关的是凌文风的大弟子凌振羽,这是一位非常年青有为的青年,全庄年青一代中,凌文风就看中了他,所以选择了凌振羽作弟子。庄中能看见庄主练武的人很少,能得庄主教授武功的只有三个人——庄主夫人,凌振羽,另一个是小公子凌海。所以凌振羽的资质和人品是没话说的,只不过惟一的缺点就是多情,那一对桃花眼,那如圆月的粉脸,的确也是位英俊的公子哥。

凌振羽很镇定,他知道,东南西三院机关已破,惟剩北面,敌人是不会放过这一面的。他独坐北院最高点那间最孤独的屋子,烛火摇曳,四周只要向这面走过来的人他都知道,因为谁也没有本领一下子飞过二十丈的空旷院地。他现在已将所有的机关开放,机关系统路线全都埋于三丈以下的管道中,只要没被人毁掉机关枢纽,机关是不会停止运行的。

这时,凌振羽的视线里浮出一个婀娜的身影,白裙飘飘,如凌波仙子一般向他这边飘来,凌振羽的眼中泛出一抹温柔。

那身影转眼便走过空旷的大院,走至凌振羽的眼前,那瓜子形粉白的脸现出一丝淡淡的羞色,娥眉轻斜,凤眼低垂,一双充满灵气的玉手轻托一碗热气腾腾的人参乌鸡汤。这位姑娘便是庄主夫人身边的另一个丫头翠云,樱桃小嘴轻轻吐出如云般的音调,道:“振羽哥,这是夫人特地叫我为你送来的人参乌鸡汤,说深秋的夜晚天气凉,喝下去可以暖和暖和。”

“云妹,难为你这么晚还为我送汤过来。”凌振羽温柔地道。

“羽哥,为了你就算是大雪夜送上一百里路我都愿意。”翠云羞涩地道。

“云妹,你对我真好,我定不会辜负你的厚爱!”凌振羽深情地道。

“羽哥,有你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翠云幽幽地道。

翠云将人参乌鸡汤递到凌振羽的手上道:“羽哥,趁热喝了吧,别让它凉了。”

“好。麻烦你了,云妹。”凌振羽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然后就将碗放在桌几之上拉起翠云那温软的玉手道:“云妹,在这里陪陪我好吗?”

翠云羞涩地道:“羽哥,只要你高兴,我陪你一辈子也愿意,只要你不讨厌我。”

“我怎么会讨厌你呢?你是我心目中的神仙,我疼你都来不及呢。”说完凌振羽便一把搂住翠云。

“嗯……”翠云一下子扑在凌振羽的怀里,像受伤的小猫一般任由凌振羽轻抚。

突然,凌振羽一声哑叫猛地双掌拍向翠云的头顶,可是当落在翠云的头顶时已变成轻轻地抚摸,凌振羽的喉节不断地滚动,可是已说不出一句话来。

翠云轻轻推了凌振羽一把,道:“请不要怪我,你必须得死,这是命,这是天命,不仅你要死,凌家庄上上下下都要死,或许明天凌家庄便会在江湖上消失,你只不过比你师父先走一步而已。”

凌振羽眼睛瞪得好大好大,胸口露出的那段乌黑的刀尖似在嘲笑,凌振羽死了,他喝了含有摧毁食道神经毒药的人参乌鸡汤,他死在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之手,他死在最浪漫的时刻,他死在最温柔的梦中,可凌家庄呢?凌家庄却沉浸在一个充满鲜血的恶梦中。

东面的防护破了,南面的凌春雨死了,防护也破了,西面早在南面攻破的前一刻攻破,北面机关被破,里应外合,不消片刻,防守也被破除。

凌家内院,灯光摇曳,剑拔弩张,黑衣蒙面人已将内院紧紧围住。那一场攻院之战双方损失都非常惨重,黑衣人已死去三百余人,而凌家庄也牺牲了一百多名精英。

凌家庄的庄丁本不是驻守在正庄之内,而是居于附近村落,平时与村民一样,而驻进凌家庄正庄的不是江湖豪雄,便是凌家本家,所以没有妇孺碍手,也就没有后顾之忧。

“凌文风,出来见我!否则让凌家庄片甲不存!”一个浑洪的声音传入内院。

而凌文风此时已将毒逼入左手,大步走到门口道:“何方朋友,光临本庄,未能远迎实在抱歉,不知本庄有何得罪之处,要大动干戈兴师问罪?”

“交出如意珠,万事皆休,否则,本人将不客气!”

“如意珠,什么如意珠?我们为何要交与你?像你们这般无脸见人的鼠辈,屁给你闻了还有损我的人格呢!”四叔一肚子气找到了发泄之地。

“老家伙,想死也不要这么急呀!”旁边一个蒙面人插嘴道。

“啊!……”那位喊老家伙的蒙面人捂着嘴惨叫。

“各位,既然来到敝庄,就得遵守我庄的规矩,至少不要骂敝庄的元老,否则下场就和他一样!”凌文风指着那位捂着嘴的黑衣人道。虽然他的脸色也有一些苍白,但声音自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概。

这一下连黑衣人都震住了,刚才那么多人都没有看到凌文风是如何出手的,只看见从那捂嘴的黑衣人手指间流出一股黑血,片刻便全身变乌。

“凌文风,你到底交不交出来?”那黑衣人口气已有点软弱。

“我凌文风一生还未怕过任何人,更不受任何人威胁,你想要我拿出东西,也得拿点东西来给我看看。”凌文风望着犹剩的四五百黑衣人豪气干云地道。

“好,儿郎们,给凌文风一点颜色看看!”黑衣人大喝,自己却向人后退去。

“好,兄弟们,今天我们就杀他个痛快!”凌文风豪迈地道。说完,右臂一抬,射出三十六种不同的暗器,每一种暗器都带足了劲道,每一种都准确无比,然后他也似暗器一般飞入敌阵。

庄中好手们也先打出一把暗器才近身肉搏,几位老人却如疯虎一般发出了掌,每一劈每一斩,每一次都是必杀,每出一次手都会有一名敌人死去。

凌文风抽出一把剑,一把平凡的剑,还生有几块锈迹,他的动作也很平凡,几乎所有习武人都知道这些剑式,甚至知道砍向哪里,刺向哪里,可是却没有人能躲得过,甚至来不及反应,剑便刺穿了对方的咽喉。凌文风的步法很奇,那乱似披风的步法,使他的身子变得像风中弱柳轻摇不定,却又每每从剑缝刀隙中穿过,他所到之处,便是血飞肉离。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位退于众人之后的蒙面人。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