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祸起奇门免费阅读-凌海祖惠枝全文章节目录

祸起奇门免费阅读-凌海祖惠枝全文章节目录

2022-06-02 16:44:55   编辑:语兰
  • 祸起奇门 祸起奇门

    浩劫之后的江湖,风云再起,如意宝珠出世,祸起萧墙始于三大奇门之遁门。于是奇门遁甲不奇,毒门万毒不毒,刀门铸刃无锋。祸起奇门,顿破江湖微妙的均衡。数年后,一位如“海”般深邃的少年崛起江湖,以杀手的身份横...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祸起奇门》 小说介绍

男女主角是凌海祖惠枝的名称叫《祸起奇门》,这本书是作者佚名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浩劫之后的江湖,风云再起,如意宝珠出世,祸起萧墙始于三大奇门之遁门。于是奇门遁甲不奇,毒门万毒不毒,刀门铸刃无锋。祸起奇门,顿破江湖微妙的均衡。数年后,一位如“海”般深邃的少年崛起江湖,以杀手的身份横空出世,在血雨腥风之中,破开重重迷雾,以有情的心作无情的杀戳,终在爱情、有情、亲情的“互网”中刺穿仇恨的外衣。雾散云消,真相横阵之际,却给了他一个无法接受的现实…… 情与仇,爱与恨,亲与敌本无界限,红尘嚣乱,一剑荡起风卷云舒,奇门之祸酿就江湖浪翻涛涌,奇情跌出,精彩纷呈,一卷《奇门风云》写尽江湖恩怨情仇……

《祸起奇门》 第8章 祸起萧墙1 免费试读

原来,黑衣人似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因此,布一亮,便都甩了出去,而这是黑雾,罩得又看不清,当有暗器袭击火团时,找出暗器出处扑了过去。

“杀。”黑暗中传出,可是他们反应犹迟了一步,铁龙尚未刺出,黑衣人的剑已削到,所有的铁龙已失去了远攻的威力。

来自地狱的黑刀,也全都划了出去,剑也绞出一团花朵,这些都是凌家庄的精英,刚才是附在黑暗中借着微弱的灯光向黑衣人射出劲箭和暗器,其实他们也看不清那些黑衣人的穴道和部位,但他们并非要用箭矢、暗器取敌人之命而是要用毒药,箭上之毒,暗器之毒,只要能擦破他们一点皮,那就算是功德圆满。

但黑衣人还是扑了过来,近了,能看见了,都采取近身搏斗之术,那铁龙刀剑阵,因黑衣人迅疾的攻势而不能展开。

镇守南门的是一位中年人,是庄主凌文风的弟弟,劲箭和暗器。他根本懒得出手,因为他是一个高手,只比凌文风稍逊一筹而已,但在江湖中却很有名气。“千手魔龙”凌春雨他并非邪派人物,他和他堂哥一般仁厚,但对敌人,他一出手,就像是魔鬼在招呼你一般,而且你还会怀疑他是否只有两只手,要不怎么会同时放出四十二种不同的暗器,以不同的力道和角度来杀死你。所以敌人都叫他“千手魔”,而正派人士都为了表示对他的尊重,便在“千手魔”后加了一个“龙”字,也就如此他便成了“千手魔龙”。

现在,他有些低估了敌人,同时也弄不明白,哪个家伙竟连“烟雾弹”也放了出去而扰乱了大家的视线,才让铁龙阵不能发挥威力。

所以,他出手了!他出手的是铁龙,在江湖中都知道他的暗器可以胜过唐门的第一代高手,却没想到,他的枪也使得这么漂亮。

这一枪,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枪尖所指却是绝对的目标,那是一个削断一名拿刀兄弟双手的黑衣人。

这一枪,不需要任何花巧,因为花巧太多那就显得太秀气、太软弱,没有气势,所以这一枪的气势似山一般巍峨,像海一般的壮大。

这一枪,没有破空的锐啸,不带任何声息,但枪杆的四周却有一股旋流,一股如飓风般的气流,将黑暗中的秋叶全都卷成了围着枪杆的护罩。

这一杆枪,是南院中所有铁枪中惟一不沾毒的,真正的高手,是不需要用毒来杀人的,这便是凌春雨的自信,这也是高手的自信。

所以,这是必杀的一枪,那可怕的杀气早透过枪尖刺在那黑衣人的身上,似有形有质的杀气,使那黑衣人露出了死亡之前的恐惧,那蒙着黑布的脸,当然看不出来,但那对本如利剑的目光变得无比惊慌。

同来的黑衣人也感觉到了那种死亡的恐惧,所以他们也动了,他们动的是剑和掌,三个黑衣人想掩护那个被当作猎物的人后退。

后退,后退,凌春雨这一枪的气势不断地凝聚,似乎他所经过的每一个地方,该地气势全被抽空,所有的气势全都凝于枪上,他不断地进,进,马上就迎上了扑面而来的三支长剑和三道掌风。

这三支长剑带着锐啸,这三只手掌带着炽烈的掌风击向凌春雨的各大要穴。

“哈”一声暴喝,枪上的秋叶护罩四散而飞,那片片秋叶如把把利刃向三名攻来的黑衣人飞去,同时左手也动了,只是如幻影一般地动了一下,谁也没看清是怎么动的,谁也没看清动了什么,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三名攻向凌春雨的黑衣人,只觉得秋叶带着一股强烈的劲气迎面杀来,慌忙抽掌急拍,一阵“噼啪”乱响,终于三名黑衣人缓缓地倒下,他们的脖子上留下了鲜红的血水,不多,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孔,却足够让黑衣人魂归天国。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那一阵雨似的秋叶竟将他们的掌力抵消,而凌春雨那似幻觉的一动,竟射出三支要了三人之命的锈花针。

这一出手并没有影响铁枪的气势和速度,黑衣人发出临死前的一次最强烈的反击,这是凝聚了他毕生功力砍出的最要命的一剑,这次因为他知道必死,所以他想给凶手一个重创。

但他失败了,绝对的失败了,当他的剑碰到铁枪的枪身之时,剑竟片片断裂,他还来不及惊愕,铁枪已贯喉而过。

“啪啪啪”三下掌声响在了南院广场上,又一批黑衣人从花园那边走了过来。

“好狠的一枪,好烈的一枪,真不愧为凌家第二把好手。”一个黑衣蒙面人缓步走了过来道。

“阁下是何人?为何鬼鬼祟祟来我凌家庄搞破坏。”凌春雨冷冷地道。

“凌先生,我们既然做了这一身打扮,肯定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姓名,更可为江湖增添一点神秘,所以你的问话等于白问了一样,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拿到你凌家那颗宝珠。”黑衣人温和地道。

“什么宝珠?”凌春雨问道。

“你不是傻子,何必装糊涂呢?就是凌文风从赵还钱手上得来的那颗藏有惊世秘密的如意宝珠。”黑衣人有点讥嘲地道。

“不可能,赵还钱难道还在人世?他不是在四十年前就疯了吗?”凌春雨奇怪地问道。

“不错,赵还钱现在已不在人世了,但他只是死在几个月前,是被我们的弟子追杀致死,而凌文风却杀了我们所有追杀赵还钱的弟子拿走了如意珠。四十年前,‘形意门’、‘绝枪门’、‘狂刀门’三派为争夺这颗如意珠,虽然互相约定做得很秘密,但还是逃不过唐门和丐帮的耳目,唐门派出唐竹棋,丐帮也派出最年青而最有为的弟子,即今日江湖中闻名天下的无影神丐陈如风,结果唐竹棋以‘千万浮铁’之绝学杀尽三派,但赵还钱侥幸不死,却被房墙倒蹋下来打成痴呆,可后来无影神丐陈如风却发现唐竹棋找遍现场都未找到如意珠,又搜索所有死者之身依然未找到如意珠,才怀疑这本来是个骗局。但陈如风却知道这颗珠子是真正存在的,但他也未曾想到还有一个赵还钱,直到后来,有人说三大门派中还少了一个赵还钱,再后来有人说他被那房墙倒蹋压在底下打成痴呆,可并没有几个人见过他的痴呆样子,甚至往后他根本没出现在江湖。有人说他死了,直到五年前,我帮终于偶见他的行踪,虽然过了几十年,但依然知道,他便是赵还钱,而且不疯不傻很正常,于是就有兄弟去跟踪他,却无意中发现如意珠竟在他的手里,就这样追杀了他三年多,终在上个月将他杀成重伤而死,而如意珠又不知下落,若不是凌文风所拿,那是谁所拿?”黑衣人娓娓道来,条理清楚,确不能让人不信。

“你说我大哥杀死你所有追杀赵还钱的兄弟,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赵还钱临死前没将珠子藏起来呢?”凌春雨反问道。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最大的可能还是凌家庄所拿。”黑衣人强辩道。

“哦,原来你处心积虑早就想和我凌家庄过不去,只是缺少一个借口而已,对吗?”凌春雨怒道。

“随你怎么想,反正今天怨已结下,总得做个了断。”黑衣人狠狠地道。

“那好,请划下道来,我倒想看看你们有几斤几两。”凌春雨平静地道。

“很好,看招。”黑衣人说打就打。

残酷的场面开始了,那边的铁龙又开始呼啸,黑刀、墨剑,舞起一道夜幕的屏风。

蒙面人第一批、第二批,也各奋不顾身地杀进屏风,显然蒙面人第二批功力都比第一批强上几乎一倍。

攻向凌春雨的蒙面人似乎是今日南院行动的主要头领,所以他的攻势也是最为凌厉的一个。

“哧”,这刀风竟以这样的啸声划向凌春雨,这刀带着一种惨烈的气势,四川深秋的夜一般是很凉的,可这刀一出,一下子似使这一片天空变得如烈日下的沙漠一般,无比炽热。

“好!”凌春雨叫道,也将手中铁龙一推,一道凌厉的劲风扑向炽热的刀风。

“当!”两道兵器终于撞在一起,凌春雨微退半步,黑衣人却连退三步。

凌春雨再不给对方以任何机会喘气,右手中铁龙一推,左手轻轻一捻,两支似蝴蝶一般的影子向黑衣人急滑。

这时,黑衣人与凌家儿郎已战到白炽状态。

一柄铁龙被击飞,还连着一只手臂,一只铁龙插入对方的胸膛,一人的长剑被击断,前一截被刺入自己的胸膛,后半截却留在对方的胸膛,那墨色的剑身,当血流到剑尾,已变成了黑色。

那名被叫做组长的人肩上正流着黑血,但他的剑依然削断对方一只手,然后又回身将剑刺入一名墨刀手的胸膛,而他的左手也被另一名刀手劈下,他只叫了一声,但依然向那位拿铁龙刺进另一名黑衣人胸膛的庄丁扑去。当他看到面前刺来的墨剑时,他的剑也同时穿透了拿铁龙那位庄丁的胸膛,然后他就放剑迎向扑面刺来的剑,当剑穿过他的胸膛时,他那仅剩的一只手也插入了对方的咽喉,于是两人同时倒了下去。

“小顺子!”一声凄厉的叫声,发自一位老人的口中。

“爹……我……我先走了。”这是一位刚被一剑刺穿胸膛的庄丁临行的低语。

老人疯了,他疯得不知道身上的伤痛,他疯得不怕别人的剑刺在他的肩上、腿上,他疯得更加勇猛了。

他的刀斩下一只拿剑的手,一脚把那只手带剑踢入另一个黑衣人的胸膛,但他的脚是从对方的剑下踢过去的,所以,他的脚少了一块肉。那个被斩下手之人的心窝又被一只侧边穿出的铁龙刺穿,那个拿铁龙的人也被另一名黑衣人从后杀死,而黑衣人的剑刚准备提起,却被老人的墨刀击飞,然后老人那鸟爪般的手便塞进了他的胸膛。老人将尸体甩向一名正向他攻来的黑衣人,自己也闯了过去,肩被从后追来的敌人削去一块皮,但他的刀也及时割开了,慌忙躲开尸体的黑衣人那罩着布的喉管,但后面赶上来的黑衣人却从背后把剑从他的胸膛穿了过来。老人一声狂嘶,抓住剑尖,低头将刀从脖子上反斩过去,竟将对方脸划出一道深沟,对方倒了下去。他又向一个敌人撞去,用力一抱,剑尖同时刺入对方的胸膛。他使尽余力,斩去一只在他眼前晃了一晃的黑衣人的手臂,然后安静地倒了下去。

“六哥。”另一位老者也狂叫着,他叫张如雷,死去的是他亲生哥哥!他的剑如灵蛇般绞开一柄攻向他的利剑,然后将整个身体全部都送给对方,一下子撞入黑衣人的怀抱。当他的剑削断另一个人的手指时,被撞的黑衣人如泥一般委顿于地,胸口流着乌黑的血水。他如疯虎般地杀了过去,这时,一柄剑拦住了他,那是一柄极为平凡的剑,平凡得像一块废铁。

“叮叮!”两只“蝴蝶”被截住,这两枚能随风而舞的蝴蝶,并不好接,若是平常的高手,是不可能逃过的,因此,这黑衣头目也花费了一些力气。可是凌春雨的铁龙却带着锐啸,刺向了他的咽喉,他只能仓促挥刀一挡,这一刀的气势极差,而这一枪的气势极霸,所以刀被打折,人被震得飞退七尺,吐了一小口血。

凌春雨待追,却见一道黑影向他飞来,以他的眼力,一眼就看出对方是张如雷,此时张如雷的面色已经煞白如纸。

原来,挡住张如雷的是另外一个头目,与和凌春雨比拼的黑衣人功力差不多,所以,他只挡了四剑,便被对方击飞长剑,给了他一掌,于是他吐了两口血,又被对方抓来当暗器一般扔给了凌春雨,也因此救了和凌春雨搏斗的刀手。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