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百媚成娇,腹黑王爷不好惹大结局-姜佩佩姜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百媚成娇,腹黑王爷不好惹大结局-姜佩佩姜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2022-08-17 09:18:54   编辑:妙菡
  • 百媚成娇,腹黑王爷不好惹 百媚成娇,腹黑王爷不好惹

    姜佩佩国色天香,一个眼神就可以勾了人心。多年贪图她美色的人数不胜数,她深知只要动一下手指,很多事就会迎刃而解,她对这些毫不在意,直到那天,一眼惊鸿,角色互换,夜王知她天生傲骨,是个红颜祸水的好料子,本...

    木然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百媚成娇,腹黑王爷不好惹》 小说介绍

人气小说《百媚成娇,腹黑王爷不好惹》由知名作者木然著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姜佩佩姜雯,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姜佩佩国色天香,一个眼神就可以勾了人心。多年贪图她美色的人数不胜数,她深知只要动一下手指,很多事就会迎刃而解,她对这些毫不在意,直到那天,一眼惊鸿,角色互换,夜王知她天生傲骨,是个红颜祸水的好料子,本想着送出去祸害他人,可突然就舍不得了......

《百媚成娇,腹黑王爷不好惹》 第4章 免费试读

“谁打了你的脸?”夜王并未理会刘家夫人的话,倒是盯着姜佩佩的脸发问。

姜佩佩愣愣地望着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夜王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她这般梨花带雨楚楚可人的模样叫他实在不忍心让旁人看了去。

“到底是谁打的?”夜王再次发问,这次声音觉得更加凌厉,甚至听出一丝杀气。

旁边的姜雯,壮着胆子答道:“是刘家夫人。”

刘夫人浑身一震,她此刻心里除了悲愤还满是怨恨,可即便她再怎么失去理智,也明白夜王的厉害关系,但是他那一身杀气就让人心生畏惧。

刘夫人咬着牙辩解:“这一巴掌是我打的,可是,可是我儿是她杀的。”

姜佩佩依偎在夜王的怀中终于缓过了神:“刘夫人你张口闭口说我杀了刘东炎,你可有证据?”

“我家东炎半夜出门,家奴说他是赴约,是你,是你约了他半夜私会。”刘夫人眼中满是仇恨。

姜佩佩此刻已经清醒了许多,她点点头坦言道:“我约他夜半相见倒是不错,只是我并没有赴约,东炎晓得我今天会去长安城,特于我许诺,倘若是我们私定终身,就可以以此明媒正娶,让我进你们刘家的门。”

“我虽是姜家养女,但父亲也是自幼请了先生教我们识字看书,朝纲政事我不懂,可是男女授受不亲,私定终身乃是羞耻大事,这其中的分寸,我还是晓得的,所以我并没有赴约。可笑的是,东炎他明明已经家中定下婚约,却还要借口同我私相授受,丝毫不顾及我日后的颜面,也不顾及刘家的颜面,如今遇难,这条人命竟然要算在我的头上,未免有些可笑了罢?”

姜佩佩越说越有力,似乎方才的慌乱已经过去,眼前这个让她依靠的男人给她带来了无穷的底气和力量,有他在,她就不必再忌惮。

姜佩佩的话前后并无破绽,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就让他们自己去分辨吧。

刘家夫人气的咬牙切齿,可是姜佩佩有夜王护着,她能耐她何?

刘夫人望向夜王:“夜王莫要被这女人迷住了心窍,她是祸水,早晚有一天会将祸事也带到夜王的身上。”

夜王冷笑,他温柔地抬起姜佩佩纤细洁白的手臂,那颗相思红豆一般的守宫砂格外耀眼。

“刘家公子的事情本王在来时的路上也有所耳闻,似乎仵作的说辞跟夫人你的有些差异,公子大约是半夜寻欢后不慎落水溺死。”他抿着嘴,轻笑道,“可本王的佩佩,还是完璧之身。”

守宫砂的存在足以证明姜佩佩并没有赴约,而杀1人凶手另有其人。

刘夫人愣愣地站在原地,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笃定的人竟然是清白的。

姜佩佩趁势又道:“看来刘夫人您还要顺着刘公子的风流往事再多追查了。”

刘夫人抓凶不成又反被羞辱,气得又想上前动手,却被夜王一把拦住,反手推到在地。

“既然刘夫人已经知道自己错怪了人,为何还不赔礼道歉?”这句话虽是反问,可言语间竟是不容反驳的威严。

姜佩佩偷偷拉了拉他的衣角,低声劝道:“罢了罢了,到底也是丧子之痛。”

“怎么,刘夫人不想道歉?”显然,夜王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刘家夫人。

终于,刘夫人迫于夜王的威严,从地上颤颤巍巍爬起来,俯身道:“是老奴一时急疯了头,还望姜姑娘见谅。”

姜佩佩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一旁的姜楚天倒是好心提醒道:“刘夫人还是早些回去吧,令公子的后事和真正的杀1人凶手都需要人去打理。”

刘夫人纵然心中满是悲哀和怨恨,可还是无奈地落泪离去。

房里,姜佩佩任由夜王帮她擦拭药膏,他的手纤细,指尖却有一层薄薄的茧,他尽力小心温柔地替她擦药,弄得她脸上和心里都痒痒的。

她那双明亮的眸子一直定定地看着夜王。

夜王将药膏放在一旁,将她稍有些凌乱的衣服整理好:“你竟还有心思为刘夫人求情?”

姜佩佩轻轻嗯了一声:“说来,其实她也并没有做错什么。”

夜王冷笑:“她从闯进姜府开始就错了,而她不由分说动手打你,更是错上加错。”

“今天若是本王不在这里,你说你会是如何下场?”

姜佩佩回想起刘夫人的霸道和蛮横,突然有些后怕。

“本王要的,向来不是心慈手软的大好人,更不是不分场合大发慈悲的蠢材,”夜王正色道,“本王要的是,依仗着本王的持宠而骄;是她敢动你一根发丝,你就回她一个耳光的嚣张跋扈。”

姜佩佩听他这番话,心头一颤:“王爷这是要带我走吗?”

夜王终于浅笑:“不然,你觉得本王闲来无事搀和进来做什么?”

姜佩佩竟没有来由地开心起来,激动地伸手搂住他的脖颈,一时间忘记身份地吻了上去。

她这一吻并非精心设计,而是发自内心地想讨好眼前的男人,生怕他会临时反悔,再丢下她。

今天姜佩佩本就是睡梦间被吵醒,还没来得及梳妆。唇上没有任何胭脂水粉的味道,倒是带着自身特有的香甜味道。

夜王先是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她会献上一吻,可随后便被这一抹香甜征服,低头霸道肆意地享受这一丝甜。

过许久,他才舍得抬起头。

“是本王小瞧了你。”他笑道。

姜佩佩眨着眼睛,看着他的俊朗的脸:“奴家都已经是夜王的人了,自然是要好生伺候夜王,投夜王的喜好。”

夜王微微皱了皱眉:“以后不用自称奴家,你不是本王的奴,你是本王的佩佩,往后你只消自称自己的名字便是。”

姜佩佩本是满心的欢喜,以为自己如今已经是夜王心尖上的人儿,直到临行前姜楚天细细叮嘱:“此次去长安城不比其他姐妹,你待在夜王身边做侍女,凡事都要小心,要听从夜王教诲,学会如何做一个奸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