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陆愔儿邹临祈免费阅读小说 陆愔儿邹临祈第一章

陆愔儿邹临祈免费阅读小说 陆愔儿邹临祈第一章

2023-11-01 09:47:44   编辑:晓彤
  • 陆愔儿邹临祈 陆愔儿邹临祈

    邹临祈醒来时,床帐内一片狼藉,昨夜与他承欢的女人早已不见踪影。他扶额起身,微蹙的眉眼中,那团炙热的火焰早已燃烧殆尽,剩下的唯有冰冷和恼怒。昨晚的一幕幕如零星的碎片不断闪现,却怎么也拼凑不出完整的画面。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陆愔儿邹临祈》 小说介绍

陆愔儿邹临祈是著名作者佚名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邹临祈醒来时,床帐内一片狼藉,昨夜与他承欢的女人早已不见踪影。他扶额起身,微蹙的眉眼中,那团炙热的火焰早已燃烧殆尽,剩下的唯有冰冷和恼怒。昨晚的一幕幕如零星的碎片不断闪现,却怎么也拼凑不出完整的画面。

《陆愔儿邹临祈》 第一章 免费试读

“玄武!”

门外等候的玄武,一听见传唤,立刻推门而入。

扫视了一眼凌乱的床榻,玄武不笨,只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属下失职,还请王爷责罚。”

玄武有些迷惑,他明明遣退了东厢院所有的女婢,怎么会……

邹临祈背光而坐,面上的神色藏于阴影,手里正把玩着一支木簪。

而这支木簪,无疑是昨夜那个女人留下的。

他细细打量着,指腹在簪子上反复摩挲。

这是支很普通的木簪,连木材都是用的最廉价的,看刀工也是极其的粗糙,上面甚至还有细小的倒刺。

他蹙眉沉思。

饶是府中最低等的婢女,也不至于用这么廉价的木簪。

邹临祈面若冰霜,手中的木簪应声裂成两段。

“找出那个女人,处理干净。”

……

冬梅来敲门时,陆愔儿正躺在床上无法动弹。

她浑身酸痛,尤其是腰部那里,整个人似散了架一般。

昨夜的噩梦一直持续到了天亮,她咬着牙强撑起身子逃回了自己房里。

一回到房间,她就昏死了过去,冬梅在外面敲了好一阵的门,她才迷迷糊糊睁开眼。

“这都晌午了,陆双,你怎还在赖床?”

陆愔儿从来没有赖床的经历,这还是头一遭,冬梅不免有些担忧。

“邹嬷嬷把所有丫鬟都集中在东厢院了,王爷今日定是要亲自挑选贴身侍女,大家都去看热闹了,你不去吗?”

冬梅的声音有些激动,为了今日的选拔,她特意换了身新衣裳,还专门借了彩月的胭脂精心打扮了一番,颇费了些心思。

听见这个消息,昨晚的画面又无比清晰地浮现在陆愔儿脑海。

如一场噩梦,挥之不去。

陆愔儿扯起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哪里还敢去看热闹。

“冬梅,替我向邹嬷嬷说一声,今日我身体不适,想休息一日。”陆愔儿的声音又沙又哑,还带着一丝颤抖。

冬梅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看来是真病了,还病得不轻。

“要不要给你请个大夫?”

陆愔儿慌忙回道:“不,不用请大夫。”

她的女儿身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一旦请了大夫,那就全完了。

所以,这两年来,无论她生了什么病,都是她硬生生挺过来的。

这次也不例外。

陆愔儿道:“我休息两日便好,辛苦你给邹嬷嬷说一声。”

意料之中,冬梅忍不住叹了口气。

陆双这个人,在她眼里一直是个愚钝的,他沉默寡言,老实憨厚,永远像一只骡子一样,没完没了的干活。每月的月钱更是一分也舍不得花,就连生病也舍不得给自己请大夫。

哪有人对自己这么苛刻,就是只驴也有偷奸耍滑的时候。

可是陆双却不会。

冬梅觉得这个人无趣极了,偏他模样又生得十分讨喜,让人光看着就生出保护欲,冬梅总也忍不住关心他。

见他病得严重,冬梅也不勉强,反正邹嬷嬷只是让侯府的婢女去前院集合,这又不关陆双什么事。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叫我一声。”

冬梅不放心的关心了两句,就一路小跑往前院去了。

彼时,东厢院的前院乌泱泱跪了一地的婢女丫鬟。

站在她们面前的男人,身着紫金玄衣,束着金冠,与生俱来的贵气,让他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威压。

丫鬟们大气都不敢喘,更不敢抬眼看他。

“抬起头来。”邹临祈抬脚上了台阶,走动时带动一阵清风,声音却是极冷。

丫鬟们这才敢抬头。

目光从她们脸上一一扫过,邹临祈眉目渐渐变冷。

出乎意料,那个女人竟然不在里面。

他记得那双眼睛,比这里的任何一双都要干净。

邹临祈蹙眉极深。

费尽心思爬上他的床,却故意躲着他,那个女人的心思,或许要比他想象中深沉。

见邹临祈神色不悦,玄武将邹嬷嬷唤来身前问话。

“侯府所有的女婢都在这了吗?”

邹嬷嬷答道:“所有的女婢都在这了,一个不少。”

没找到那个女人,邹临祈心中愈发烦躁,脸色也随即阴沉了下来,他冷着声又问了一遍。

“昨日留守在东厢院的婢女还有谁?”

邹嬷嬷认真想了想,实在想不出还有谁。

邹临祈不喜人打扰,整个东厢院就只有雪鸢一个婢女贴身伺候。

雪鸢一走,偌大的东厢院就只剩下一个洒扫院子的下人。

邹嬷嬷断然不会想到陆愔儿身上去,他不过一个洒扫院子的小厮,能翻出什么天来?

“回王爷,府中所有的婢女都在这了,另外一个婢女今年刚满二十六,一个月前替自己赎了身,出府之后便嫁了人。”

邹临祈蹙眉沉思,眼前不知为何闪现出昨晚的画面。

昏暗的灯光下,少女如梦似幻的身影,泫然若泣的眼神,还有那双无比纯净的眼睛。

昨晚他虽神志不清,可身体却无比诚实。

如此稚嫩的身子,绝不会是个二十六岁的女人,兴许,才刚刚及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