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沃琳罗玲免费阅读 震痛随笔全章节无弹窗

沃琳罗玲免费阅读 震痛随笔全章节无弹窗

2019-01-14 17:00:34   编辑:香寒
  • 震痛随笔 震痛随笔

    沃琳因贪玩,大学成绩不是很理想,如果服从分配,分不到理想的单位,她偶尔听到同宿舍的同学说起,某医院招聘工程师,毅然只身前往医院去应聘,自此她的命运轨迹改变。

    旱地鱼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震痛随笔》 小说介绍

沃琳因贪玩,大学成绩不是很理想,如果服从分配,分不到理想的单位,她偶尔听到同宿舍的同学说起,某医院招聘工程师,毅然只身前往医院去应聘,自此她的命运轨迹改变。

人气小说《震痛随笔》由知名作者旱地鱼创作的职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沃琳罗玲,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沃琳因贪玩,大学成绩不是很理想,如果服从分配,分不到理想的单位,她偶尔听到同宿舍的同学说起,某医院招聘工程师,毅然只身前往医院去应聘,自此她的命运轨迹改变。

《震痛随笔》 第0018章【毕业季】 面对常桦的无力 免费试读

“你的胃真的没事儿?”常桦的话题突然来了个急转弯,没有追问沃琳前几天去哪儿的事,而是又拐回到他的第一个问题。

沃琳心里突然有种很无力的感觉,低下头看地面,轻声道:“我和她都去了哪里,后天你就会知道了。”

自己找工作的学生,都要把意向书交给系里备案,为了给学生保密,系里不会透露学生意向书的签约单位。

不过常桦做为系学生会干部,总有他自己打听消息的渠道。

后天星期一,沃琳会把意向书交到系里去。

说不定常桦早已知道Z市医院来系里要人的事,也猜得到沃琳前几天是去了Z市,鉴于他一贯的矜持,他就是不明说而已,等着沃琳告诉他。

常桦没有说话,沃琳站起身:“走吧,去跳舞,秦琴说的对,毕业之后各自天南海北,这几个月说不定就是咱们这一辈子相聚的最后几个月,能多相处一会儿是一会儿。”

秦琴的原话是:“毕业以后大家天南海北,这一辈子恐怕今晚是最后一次看得到他了。”

这是说她和肖钢的,被她篡改成同学之间的关系。

秦琴年纪虽小,看得比他们这些比秦琴大了五六岁甚至八九岁的人,都要通透。

今晚的舞会在防空洞,现在也才八点多,舞会还没结束。

沃琳大二的时候学校办了交谊舞培训班,要学员自己组成舞伴,没有舞伴的不准报名,沃琳当时邀请常桦做她的舞伴,常桦对跳舞不是很感兴趣,不过还是答应了,每次课都准时到。

即使学会跳舞,常桦也很少跳,沃琳没有见常桦和其他女生跳过舞,除了和她,就是和秦琴,张可欣每次邀请常桦,都被常桦婉拒,仇敏避舞厅如避蛇蝎。

只要没有紧急的事要做,每次沃琳邀约,常桦都会答应,而常桦带秦琴跳舞,基本都是包含带孩子玩闹的性质。

班里有人起哄常桦和沃琳在谈恋爱,两人都不否认,也没有做过解释,起哄的人来劲,可当事人倒好像不关自己的事,慢慢地也就没什么人起哄了,对两人之间的互动也视而不见。

几乎每次沃琳需要帮助的时候,常桦都会出现,出现的是那么自然,以至于别人把常桦的出现当作了理所当然,而沃琳的心里却慢慢有了苦涩。

她心里明白,常桦于她,一直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这个所谓的情,有时候比肖钢的若即若离还令她痛苦。

她和常桦看似关系亲密,其实两人挨的最近的时候,也只有跳舞时,常桦的舞蹈姿势永远都那么标准,舞曲结束,马上松开沃琳的手,更多的时候是看她和别人跳舞。

“要不要我帮你找单位?”两人跳着舞,常桦忽然问。

沃琳愕然,盯着常桦的眼睛,确认这话是从常桦嘴里说出来的。

“怎么了?”常桦不动声色。

“呵呵,没什么,”沃琳耸耸肩,“你对我一直都是站在旁观者的位置,突然要来干预,我只是觉得意外而已。”

“是呀,毕业后就做不成旁观者了,干脆把你放在旁观得到的地方。”常桦带着沃琳围着他三百六十度转圈。

等沃琳恢复和他面对面的姿势,他的神情已变得若无其事,好像刚才提议帮沃琳找工作的人不是他,甚或根本没这回事。

舞会结束,沃琳还不想回宿舍,让常桦先回去,她自己朝林荫路而去。

今晚的月色很美,林荫道上不时能看到情侣牵手驻足,说着没有任何营养的情话。

沃琳走在路中间,不想被任何的影子遮掩,完全沐浴在月光下,沿路漫步朝前。

感觉身后有人的步伐和她相同,扭头,是常桦。

沃琳驻足,等着常桦和她并排,突然双手抱住常桦的胳膊。

常桦愣了一下,没有像之前每次沃琳逗他时一样挣扎,问沃琳:“往常这个时候你都会买点零食吃,今晚想吃什么?”

“我今天不想吃。”沃琳没有放开手,而是像情侣那样改为单手挎着常桦的胳膊。

常桦没有放弃:“胃病应该少食多餐,现在不吃东西的话,睡觉时饿着很难受吧?”

沃琳很想说,其实我胃痛时的样子没有那么夸张,可是她还是像以前所有的时候一样,没有说出口,她怕一旦挑明,常桦和她的关系,就像现在常桦对仇敏一样,礼貌有加,淡而无味。

“陪我走走吧。”沃琳没松手,心里预想着常桦的挣脱。

常桦没有挣脱,任由沃琳挎着他的胳膊,慢慢往前走,就像林荫道上的那些情侣一样。

两人漫无目的地走着,常桦不说话,沃琳也不开口。

沃琳的脑海里不停回放着当初仇敏求她的画面。

大一的时候,张可欣和秦琴几乎每到周末都会去找各自的老乡玩,沃琳和仇敏多数时候都呆在宿舍里,有时两人会一起下楼走一走,有碰到也在路上走的男生,大家就结伴同行。

那天沃琳和仇敏一起在篮球场上散步,看见常桦朝两人走过来,仇敏压低声音求沃琳:“你把常桦让给我吧,你家庭条件比我好得多,能找到比常桦更好的对象,我和常桦家境相似,我们俩在一起要更合适些。”

当时的沃琳觉得莫名其妙,又有些哭笑不得,她除了听常桦说过常桦的爸爸是倒插门,妈妈生了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之外,对常桦再无所知,大家只是同学而已,说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她根本没有往这方面想。

眼见着常桦已经快到跟前,仇敏急得都快哭了,沃琳也懒得解释,双手捂着肚子蹲下,常桦也到了跟前。

“你怎么了?”常桦问她。

“胃疼,南方的菜有辣椒,我吃不惯。”沃琳腾出一只手朝常桦摆手,“我没关系的,缓过这个劲就好了,你们先玩吧。”

仇敏问她:“你要不要紧呀,我们送你去医务室吧?”

“不用,”沃琳站起身朝宿舍走,“不好好吃饭造成的,我去吃点饼干喝点热水就好了。”

之后仇敏和常桦是怎么相处的她就不知道了,只记得那天晚上仇敏熄灯前才回宿舍,之后只要她和常桦同处的时候,仇敏都会找借口把常桦约走。

再后来,仇敏对她的防范心越来越重,随着相处时间越来越长,她越来越不喜欢仇敏的性格,两人渐渐疏远,直至陌路。

而那之后,她的胃病倒是真得越来越重,人也越来越没精神,上课时想要坐端正都很费劲,多半时间是趴着的。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