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不修仙的保镖不是好司机陈子峰刘成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不修仙的保镖不是好司机陈子峰刘成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2019-12-03 10:02:56   编辑:翠萱

《不修仙的保镖不是好司机》 小说介绍

身为一个合格的司机,陈子峰明白,自己身为私人保镖,怎么可以不修仙?不修仙怎么保护好女总裁呢?

高质量小说《不修仙的保镖不是好司机》是来自飞天猫最新创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子峰刘成,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身为一个合格的司机,陈子峰明白,自己身为私人保镖,怎么可以不修仙?不修仙怎么保护好女总裁呢?

《不修仙的保镖不是好司机》 第一章 你想成仙吗? 免费试读

  天轴集团,项目部—副经理办公室。

陈子峰站在楠木办公桌前,看着椅子上正在浏览文件的中年肥胖男子,有些为难的说道:“刘经理,你交给我们小组的项目可是要半年才能完成,现在你提前到三个月就要,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哦?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了?告诉你,下个月不能按时完成项目,你就收拾铺盖给我走人,我们天轴集团可不养没用的废物,你这种二流学校毕业的实习生,现在外面到处都是。”

刘成的话如同一记重锤敲在陈子峰的心上,他当初可是过五关斩六将,好不容易成了天轴集团的一份子,如今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弃。

虽然心里清楚刘成这个老家伙是故意为难自己,但陈子峰还是咬了咬牙,接受了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出去,对了,给我去泡杯咖啡,李思迁这丫头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刘成说完躺在椅子上,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让陈子峰暗骂一句“老污龟”,老污龟又臭又硬,倒是符合无比贴合刘成。

虽然嘴上叨叨,但陈子峰还是很用心的给刘成泡了咖啡,倒不不是陈子峰想讨好刘成,而是刘成的助理—李思迁是他大学交往至今的女友,为了李思迁不被刘成责难,陈子峰平时也没少在这方面帮助李思迁。

泡好了咖啡,陈子峰重新回到岗位上拼命赶进度。

一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陈子峰甚至连午饭都给忘了,一门心思扎进工作当中。

直到公司的同事一个个的都离开,陈子峰回过神时,公司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陈子峰拖着饥饿和疲惫的身子走出公司,在路边随便买了份盒饭,便继续往回走。

他必须熬夜加班才有机会准时交工,虽然知道希望不大,但是为了年终奖,陈子峰还是想拼一拼。

回到座位上,陈子峰随便扒了两口饭,便埋头继续工作起来。

持续集中精神工作,让陈子峰眼前的场景都有些恍悟,他靠着椅子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

忽然陈子峰听到走廊上传来一些动静,好像有些熟悉。

陈子峰细细听了一下,感觉有些蹊跷,下意识的蹲在办公桌的下面。

“嘿嘿,你今天晚上不回去,陈子峰不会找你吗?”一个低沉猥琐的声音传了过来。

正是陈子峰的上司刘成的声音。

“别管那个臭吊丝了,一个月的薪水连一套化妆品都买不起,还是陈主任你好。”

一个妩媚的声音传来,让陈子峰的脑海瞬间一片空白。

之前他就觉得耳熟,没有想到竟然是李思迁!

这个声音陪伴了他六年,没有人比陈子峰更熟悉这个声音了。

“小骚蹄子,算你识相,知道谁能给你更多,跟着陈子峰是没有出路的,跟着我才是前途无量。”刘成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

“哎呀,陈主任,你的手真不老实。”李思迁轻呼一声,随即娇嗔道。

陈子峰只感觉胸口仿佛有一股无法阻挡的火气汹涌而出,他的脑袋就好像爆炸了一般,此时没有一点意识。

砰。

一声巨响,办公桌直接被陈子峰掀翻在地,他站起来,一双眼睛充满了血丝,看着愣在走廊上的一男一女。

“近……子峰,你怎么在这!”李思迁惊呼道。

刘成看到陈子峰不仅没有一丝尴尬,反而冷笑一声,玩味一般的看着他,仿佛在挑衅。

“你……你们……”

陈子峰全身都在发抖,看着贴在一起的两人,他的拳头越握越紧。

“你什么你,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也懒得遮遮掩掩的,咱俩分手吧。”李思迁也冷静下来,抱住刘成的手臂,轻蔑的喝道。

虽然她与陈子峰相恋快五年,但是陈子峰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反而刘成却能满足她所需的一切。

“没有本事就老老实实在桌子下面不要出来,现在出来也只会让你自己难堪,切。”刘成冷笑一声,伸手搂过李思迁的肩膀,往楼下走去,“让这个废物坏了心情,走,我带你去新开的那家餐厅,我下面给你吃,嘿嘿……”

“咯咯,刘主任,你好污啊……”

两人的肆无忌惮,彻底点燃了陈子峰,怒喝了一声,陈子峰发疯一般的扑向了刘成。

“傻狍子,敢动你刘爷爷一下,明天就让你滚蛋。”

刘成看着扑来的陈子峰根本不慌,他早就想找机会让陈子峰滚蛋了,这也是为什么他给陈子峰安排了一个基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此时若是陈子峰对他动手,不用等一个月,明天他就可以安排让陈子峰滚蛋。

陈子峰闻言,身体微微一滞,能在刘成这种小人手下呆这么久,陈子峰可不傻,自然明白刘成话里的意思,不过看着刘成那一脸的嚣张样,陈子峰却是忍无可忍,一口浓痰啐在刘成的脸上,那早就握紧的铁拳结结实实揍在了刘成的猪头上。

陈子峰想到之前刘成给他说的话,“想要生活过如意,头上哪能不带绿。”如今看来刘成这孙子和李思迁这***早就苟合在一起了,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

越想越生气的陈子峰拳头不停,刘成遭重,如同一座大山般倒在地上,让整个办公室都颤了一颤。

其实以刘成的体格,两人的打斗不可能呈一面倒的趋势,不过让刘成没想到的是平时对他唯唯诺诺的陈子峰竟然真的敢动手。

陈子峰怒吼一声,重拳狠狠砸在刘成的脸上,拳拳到肉,发出“砰、砰”的闷响,李思迁在旁边拉都拉不住。

“啊……”刘成发出一阵惨叫,顿时求饶起来,可陈子峰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

砰!

一声闷响,李思迁手上的名牌包包结结实实的砸在陈子峰的头上,其上的金属挂饰在陈子峰的额头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沿着脸颊留下,滴落在陈子峰从小都带着的吊坠上。

“你……”陈子峰没想到这个曾经和他海誓山盟的女人不仅背叛了他,还对他下了如此狠手,真是狠心的女人啊!

就在陈子峰愣神之时,刘成抓准机会,一个翻身便把陈子峰压在了身下,以他的体重,陈子峰是如何也挣脱不开这座泰山的。

“傻狍子,敢打你爷爷,我要你死!”一口血沫吐在陈子峰的脸上,随后如同冰雹般落下的铁拳,把陈子峰打的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陈子峰歪着脑袋,看着李思迁那一脸的无所谓,心中对她最后一丝期望也消失不见。

期望不在,但心却更痛,比肉体上的疼痛,痛了一百倍,一千倍,陈子峰心如死灰,从小到大,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多大的危机,他都不曾如此绝望,如此的生无可恋。

人若心死,这人还算是个人吗?

忽然,一股钻心的阴寒从陈子峰的吊坠上传来,吊坠上那颗黑白珠子发出一股微弱,肉眼难以察觉的黑气涌入陈子峰的身体。

“杀!杀!”

黑气入体,一股杀意在陈子峰心里扎根,疯长,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力量,让陈子峰挣脱了刘成的桎梏,并攥着刘成的脖子,生生的将这个两百多斤的大胖子举了起来。

任凭刘成如何挣扎,陈子峰的力量却是越来越大,李思迁惊恐的把手中的包砸在陈子峰的头上,试图解救刘成,但此时的陈子峰似乎不知疼痛,根本没有理会李思迁。

刘成的脸色由红变白,挣扎也越来越弱,气息也逐渐消失。

“啊,杀人了,救命啊。”

李思迁尖锐的声音响彻在办公室,陈子峰一个激灵,暂时回过了神来,看着眼前口吐白沫的刘成,陈子峰心中的杀意却是不减,他知道自己若是再留在这里,必然会杀了刘成。

杀,

杀了他!

陈子峰精神恍惚,脑袋一片混沌,他跌跌撞撞的逃离了公司……

陈子峰漫无目的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他在公司做出这样的事情,肯定会面临牢狱之灾,陈子峰现在是一片迷茫。

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陈子峰体力不支,眼前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就在陈子峰即将摔倒在地,他胸口忽然亮起一丝微光,随后陈子峰的身形顿时消失,不复存在。

昏昏沉沉之中,陈子峰发现自己身处一座古朴的大殿,在大殿之上有一尊道士似的巨大雕像,栩栩如生,仿佛是真人石化一样。

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想成仙吗?”

你想成仙吗?

在此之前,如果谁敢对陈子峰说这句话,他肯定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巴掌。

你才想成仙,你全家都想成仙!

但此时陈子峰的精神恍惚,心中杂乱无比,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

“想!我想成仙!平天下不平之事,做无人能做之圣!”

陈子峰的脑海中不知为何会浮现出这句话,但他却不受控制般,几乎用呐喊的声音,喊了出来。

声音在这座古殿中层层回荡,经久不息,仿佛一种久远的誓言,或是一种古老的仪式。

“好,今日你便是我九霄玄门的传人!天玄九灾,九死一生,予你成圣!”

一个荡气回肠的豪迈之声如同滚滚天雷般回响在古殿之中,震得陈子峰灵魂都要出窍一般。

陈子峰胸前的衬衫里,一枚黑白珠子正在不断的闪烁着诡异的荧光,他捏起珠子观察起来,珠子晶莹剔透,黑白分明,其中黑白两种颜色形成一副阴阳双鱼图,好像太极图案似的,又有些许的不同。

其中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玄”字。

这颗珠子是从陈子峰祖上传下来的,他父亲交给他的时候告诉他,这已经是第九代了,虽然鉴定了根本不值钱,但也算是一种纪念吧。

从小陈子峰就带着这颗珠子,久而久之习惯了,都忘记了有这颗珠子的存在了。

没想到这颗珠子,竟有一份莫大的机缘。

轰。

陈子峰感觉有一种玄奥的气流从珠子窜进了自己的身体之中,仿佛灵蛇一般在自己的经脉中不断游动,让陈子峰有种异样的感觉。

九玄阴阳珠,天地摄造化!

紧接着陈子峰的脑袋“嗡”的一声响,一个个玄奥繁杂的怪异文字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发出一种奇特的振动。

陈子峰很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鬼画符似的怪异文字,甚至他怀疑这些到底是不是一种特殊文字,但偏偏心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

就好像这些文字他早就认识,掩埋在记忆的最深处。

《大道平生决》!

陈子峰的脑海中闪过五个大字,紧接着陈子峰眼前浮现出一幕幕模糊不清的场景,脑海中一时间被灌入了大量的讯息。

陈子峰头痛欲裂,这些讯息他根本无法消化,仿佛要将他的脑袋撑爆似的。

最终,陈子峰惨叫一声,眼前被黑暗笼罩,又昏了过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