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地府YY社区蒋子文安芯未删节全文免费阅读

地府YY社区蒋子文安芯未删节全文免费阅读

2019-12-09 10:13:57   编辑:千丹
  • 地府YY社区 地府YY社区

    家道中落,我以为我找了份简单的登记工作,没想到却是一步一步走入他设计的圈套,一个个神秘案件,一个个离奇死亡,背后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我才知道原来我……

    妖月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地府YY社区》 小说介绍

家道中落,我以为我找了份简单的登记工作,没想到却是一步一步走入他设计的圈套,一个个神秘案件,一个个离奇死亡,背后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我才知道原来我……

小说角色名是蒋子文安芯的名称为《地府YY社区》,这本书是作者妖月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家道中落,我以为我找了份简单的登记工作,没想到却是一步一步走入他设计的圈套,一个个神秘案件,一个个离奇死亡,背后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我才知道原来我……

《地府YY社区》 第十九章 还是我照顾吧 免费试读

还别说,陆离虎着脸的模样,蒋子文拿他还真是没辙,只能偏头无奈地勾了下嘴角。 无论是人间,还是地下,敢这么和秦广王说话的,除了陆离还真没有别人。 不过话说回来,经过陆离的疗伤,蒋子文的脸色现在看起来还有些苍白,可见受伤之重,这些烦琐事,是不应该在扰他。 谢安和范辰对视了一眼,对蒋子文行了一礼,转身退了出去。我挠了挠脑袋,对蒋子文笑了笑,刚要跟着陆离走出去,谁知道陆离却停下脚步,看了我一眼。 那一眼之深沉,看的我心头猛跳。我不明所以,但见陆离停下脚步,我也不好先走,只能跟着陆离一起停下。 陆离的视线落在蒋子文身上,沉吟道:“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而我和小黑,小白这几天要找线索,寻找对付幕后真凶的办法,没有人照顾你,这可怎么办?” 陆离一脸犯了难的模样。 蒋子文答:“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我又死不了。” “这怎么能行?”陆离猛地提高了音量,吓了我一跳,我只听陆离接着说道:“话说回来,你的实力我是知道的。就算是我受伤,你也不可能受伤啊?你怎么这么大意?现在你是我们的主心骨,你受伤的事情要是传出去,恐怕会人心不安……” 听到这话,我心头一跳。我抬眼有些心虚地看了陆离一眼。蒋子文受伤的事情,是不是大意我自然知道。 也恐怕没有比我更明白的了。 如若不是怕我受伤,蒋子文又怎么可能受伤?所以总得来说,我才是拖后腿的那一个吧! “那个……”我张了张嘴,发出一个单音来。见他们俩的视线都落在我身上,我咽了下口水,接着说:“你们都忙,秦广王受伤,还是我来照顾吧。” “你?”陆离眼中闪过一抹奇怪的光,看着我有些质疑道。 “是啊!”我重重点头,难得有些愧疚道:“如果不是我,秦广王也不会受伤,现在正直紧要关头,却发生了这件事,怎么说也是我的错,所以我照顾秦广王,那是理所应当的……” “好,小安那就辛苦你了。”陆离爽快的应道,他的手落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一脸欣慰。 我没想到陆离上一秒还质疑我的能力呢,下一秒就这么快答应了?而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脸上隐约间的兴奋是怎么回事? 陆离拍完我的肩膀后,转身大跨步的走出去,顺便还贴心的将门给关上。 我:“……” 气氛一时有些安静,沉闷得我连呼吸都小心翼翼。说起来,我和蒋子文也同居了好几个月,除了上下级关系,只要我不想起我面前这位是高高在上的秦广王外,是没有任何压力,我行我素,真当自己家一样的。 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当房门在我眼前关上,气氛陷入凝静后,我竟是下意识地感到紧张起来。浑身肌肉僵硬,连头都不敢回。 报恩的方法有很多,我有些后悔刚刚的冲动行事。 在我们彼此的沉默中,我觉得空气都开始黏溺起来。 就在此时,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在我背后响了起来,他低声道:“你不用心存愧疚,当时完全是我下意识的行为。” 我呆愣愣地回过头,看向他,红唇微张:“啊?”一个单音节,就这样脱口而出。 蒋子文抬眼,正静静地看着我。 他的眼球很黑,又黑又亮,长睫卷翘,就像女人画了眼线一样,明明是这样色彩浓重的一双眼睛,可又显得眉目如画,俊朗公子出尘如玉。 我一时有些呆。 蒋子文的嘴唇有些薄,颜色有些寡淡,但无论是弯起来,还是抿成直线,他的唇形都很好看。 而此时,他薄唇微启,吐出了让我心乱如麻的一段话。 “于公,你是我的员工,在和我出行任务时生命受到威胁,做为你的老板我该救。于私,你是女人,在和我出行任务时生命受到威胁,做为一个男人,我该救。” “所以,你不用愧疚。” 蒋子文说的很认真,至少相处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从来没见过他用过这么认真的语气。 他静静地看着我,那双笑起来弯弯的黑眸,就像是月色下的湖泊,星辰闪烁,闪烁的粼粼湖光。 再这样的目光下,我脱口而出:“如果是谢安,范辰你也会救吗?” 蒋子文愣了一下:“他们需要历练。” 我胆子大了不少:“那如果是别的女人吗?” 他又愣了下,眉眼弯弯,俊脸上带着清浅的笑意:“别的女人又不是我的员工,和我有何关系?” 我脸一热,蒋子文这话,明明拆开来看,或是字面上看,都很正常。可不知道为什么,落在我的耳朵里,听起来却有些奇怪,带着若有若无的暧昧,可要说哪里暧昧,这我还说不出个所以然。 我视线飘忽,道:“你饿吗?我去给你煮点粥喝?” “你个傻瓜,你是忘了我不用吃饭了吗?”蒋子文颇有些无奈。 “啊?那你以前……”我欲言又止。 不过趁此机会,终于问了我以前一直不敢问的事情,毕竟,无论是蒋子文,还是这段时间陆离和谢安,范辰来,嘴可是没闲过。 “人间的东西,我们还是要少吃,不然影响修为。至于,以前我为什么吃饭……”他顿了顿,眼中闪烁着笑意,道:“主要是同桌吃饭的人,太有食欲。” 这话…… 太有食欲?是指我的吃相,还是说人…… 我赶紧晃了晃脑袋,就像这样就能把脑袋里的浑水甩出来一样,我匆匆道:“既然影响修为,以后还是别吃了。我,我有点饿了,我去吃点东西,你早点休息!” 话音落下,还没等蒋子文说话,我转身,大步,开门关门,一气呵成。直到把门关上,呼吸到外面清冽的空气,蹦蹦直跳的心脏,这才缓缓平稳下去。 院子里很安静,硕大的海棠树在风中微微摇晃。上面的花叶落在了瓷桌上,摇椅上面像是躺了个人一样,微微摇晃着。 我被这个比喻吓了一跳,不过今天院子里倒是格外安静,每天这个点,陆离带着他家的小黑小白,正斗着地主呢。 不过我没有多想,也许是蒋子文生病了,他们怕吵到他呢。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