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地府YY社区蒋子文安芯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地府YY社区蒋子文安芯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2019-12-09 10:58:27   编辑:惜雪
  • 地府YY社区 地府YY社区

    家道中落,我以为我找了份简单的登记工作,没想到却是一步一步走入他设计的圈套,一个个神秘案件,一个个离奇死亡,背后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我才知道原来我……

    妖月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地府YY社区》 小说介绍

家道中落,我以为我找了份简单的登记工作,没想到却是一步一步走入他设计的圈套,一个个神秘案件,一个个离奇死亡,背后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我才知道原来我……

人气小说《地府YY社区》由知名作者妖月最新写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蒋子文安芯,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家道中落,我以为我找了份简单的登记工作,没想到却是一步一步走入他设计的圈套,一个个神秘案件,一个个离奇死亡,背后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我才知道原来我……

《地府YY社区》 第二十章 秦广王是只纸老虎 免费试读

可是直到第二天我早上醒来才发现,原来陆离早就带着谢安,范辰离开了。 要不然每天早上这个点,谢安和范辰正在院子里聊天呢,还有陆判那个大嗓门……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这个空旷旷的院子,还有旁边安静的屋子,心中总有股怪异的感觉在萦绕着。 我强压下那种奇怪的感觉,绕到厨房。虽然蒋子文和我说不用吃饭,但我还是习惯性地给他备上一份。 也许蒋子文真的是累极了,我进屋的时候他还没有醒,我安静地坐在他床边的小凳子上,捧着脸默默地看着他。 蒋子文真的很好看,做为一个凶神恶煞的秦广王,谁也料想不到,他竟然会长了一张这么好看的脸蛋。 他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打上一层阴影,鼻梁高挺。那双总是黑沉沉的眸子,此时轻阖着。 我心下有些嫉妒,一时恶从胆边生,伸出爪子,颤颤巍巍的去碰他的睫毛,就在这个时候,冷不丁地触及到对方的眼神,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手已经被他紧紧握住。 “嗯?”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呃……”我支支吾吾道:“你脸上有脏东西,我帮你擦下去。” “是吗?”他依旧是慢悠悠的调子,嗓音还有些沙哑,此时他特意压低了嗓音,尾调微微勾起,像极了诱惑人的小妖精。 我摸摸鼻尖,有些不敢看他,重重点头。 蒋子文松开手,笑吟吟道:“那你就帮我好好擦擦吧。” “啊?”我愣住。 蒋子文一动不动地看着我,那眼神,那脸色明显不是在开玩笑。 他是认真的? 明明一个法术就可以清理得当的,现在居然要让她亲手帮着擦? 我脸色诡异地看着他,蒋子文眉眼弯弯,眼带笑意,就那样手杵着床,静静地看着我。 我认命了,这祸是我闯出来的,理应我来收尾。 没多大一会儿的功夫,我就端来一盆清水,水温适当,我把毛巾浸湿,拧干净后,看着蒋子文,僵住了。 一时有些无从下手。 “嗯?”蒋子文伸出一条手臂,他只穿了见白色背心,手臂上的肌肉,异常有型,看起来一点都不夸张。 我脸色一燥,将毛巾放在他的胳膊上,慢慢的擦拭起来。我低垂着眉眼,眼神不敢乱瞅,只敢看着眼前这一块地方。但我能感受到,蒋子文一直在盯着我看,他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又似乎根本就没过多久,我终于将他的胳膊擦完。我投了下毛巾,一时间表情多少有些木讷。 “好了,给我吧。” 正当我想让他抬起另一条胳膊的时候,蒋子文有些微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松了口气,可是奇特的,我竟然觉得,在我的内心伸出有微弱的失落感闪过。 这种感觉,让我脸都快烧了起来。我抬眼,目光下意识地打量我面前这个只穿着淡薄背心,看起来有些“病弱”的俊美男人。 见蒋子文没注意到我的异样,我松了口气。但我的目光却停留在一个地方,迟迟没有移动。 饶是蒋子文在专注手中的动作,也察觉到我的不同。他抬眼,像弯月一样的眉眼看着我,黑瞳漆黑无光,沉沉的,像是能化为实物,压在我的心头。 “怎着?你还要留在我这,和我做点什么?” 听见这话,我浑身一个激灵,赶紧端着水匆匆离开。 这货,平时看起来端庄威严,可有的时候,那嘴里吐出来的话,怎么就那么混球? 我百思不得其解。 当跨出房门的时候,我还是回头看了眼,我发现蒋子文正盯着我的背影,目光已经是黑沉的模样,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的眼神在他耳朵上游移,这下这就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心头上被调戏,无力反抗的那点阴霾就像一阵风吹来一样,消散的。 原来,大名鼎鼎的秦广王,也不像表面上那么放荡不羁啊?原来,他也是会害羞的。 蒋子文见我停下脚步,声音微沉,可脸上还似乎带了点玩味:“还不走?可别等我后悔。” 如若是以往,我还会气恼地瞪他一眼,然后心虚地跑出去。可刚刚的发现,这秦广王明明就是一只只会说不敢做的纸老虎,有何可怕? 但这话,我却是万万不敢说的。我就算在不开窍,我也明白一个道理,对于男人来说,是万万不能说他不行的。 那样和踩他痛脚有什么区别? 因此,我回了他一个璀璨笑容,这才转身离开。 蒋子文怎么也没料到我是这个反应,他一愣过后,他脸上的笑容颇有些无奈。 其实这次事件,对我的打击还挺大的。如若我没有拖后腿,根本就不会有眼前的状况发生。 所以在接下来几天,我对术法有从未有过的执着。除了平常照顾蒋子文的异常起居外,我大多数的时间,都会在那棵海棠树下练习法术,蒋子文没事的时候,就躺在那个大躺椅下,或看书斟茶,或语气温和的指导我法术。 颇有种现世静美的感觉。 做为神仙,身体素质自然是不同的。他当时受伤虽然有些严重,但也就一个星期左右,身体就已经大好了。 他身体好了,自然也就不用我鞍前马后的跟在他身边了。 陆离带着两个小跟班在前两天就回来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们三个人看我的眼神过于奇怪了些。 但他们那个三人的小分队,一向奇奇怪怪惯了,我也没有多想。毕竟陆离做为阎王,居然能带着自己的小狗腿跑到人间开公司来,什么奇葩事还做不出来? 只不过,起初几天我并没有注意到,我和蒋子文碰面的时间大大减少,我还以为陆离回来,他们调查的事情有了新进展呢。 直到刚刚坐下来,我才察觉到不同。因为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而蒋子文的目光始终都没有落在我的身上,就算像我现在这样直勾勾地看着他,他也没有和我对视一样,而无意中的视线相触,他也立即视线飘忽的离开。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