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重生之郡主归来陆婉陆昭无广告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郡主归来陆婉陆昭无广告全文免费阅读

2019-12-09 12:03:02   编辑:灵天
  • 重生之郡主归来 重生之郡主归来

    被十年丈夫抛弃荒野,她与他国质子一见钟情。并肩闯进了这一场谋权的无声战争之中,在里面尽力的阻止前世重演,最后却发现家人不是自己的家人,一心只为夺得帝位。

    莞卿卿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重生之郡主归来》 小说介绍

被十年丈夫抛弃荒野,她与他国质子一见钟情。并肩闯进了这一场谋权的无声战争之中,在里面尽力的阻止前世重演,最后却发现家人不是自己的家人,一心只为夺得帝位。

独家新书《重生之郡主归来》是来自莞卿卿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陆婉陆昭,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被十年丈夫抛弃荒野,她与他国质子一见钟情。并肩闯进了这一场谋权的无声战争之中,在里面尽力的阻止前世重演,最后却发现家人不是自己的家人,一心只为夺得帝位。

《重生之郡主归来》 第十三章 免费试读

陆婉和长遇回到府中,心儿就扑了过来:“小姐,你害的心儿好找!长遇,这到底怎么回事?小姐没受伤吧?” 长遇瞄了一眼陆婉:“呃……其实……是湛皇子救了我。” “什么?”心儿瞪大眼睛。 陆婉这时却打了个呵欠:“天都快亮了,心儿,打盆热水,洗澡睡觉。” 天蒙蒙亮,陆婉又起身了。本来是该守夜的,今儿不能再误了。过去时,太子方上完香出来,他看到陆婉,文质彬彬地笑了笑:“你来了,音儿和燕儿都在里面。” 陆婉对太子没什么感觉,也就应了一声,脚下也没有停。 太子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陆婉,随后才离去。 二公主陆音和三公主陆燕燕都在跪拜,陆婉皱了下眉头,决定先去厢房躲一躲,等两人走了再去。 “那天你平白无故的去招惹她做什么?”二公主陆音见陆燕燕魂不守舍的,索性也不装样子了。 三公主眨了眨眼:“二姐你放心,我听下人们说,现在昭皇叔走了,又没有子嗣,皇上肯定下旨和他最亲近的人戴孝,那人定是陆婉,守孝是三年呐,怎么也不会和你抢明公子了。” 二公主不置可否,况她现在和严子明已经有了婚约:“我只是不甘心,本来父皇是要给太子和陆婉赐婚的。” “她怎么配得上太子哥哥啊?二姐,你不会让她骑在你头上吧!”陆燕燕眼神有些怪异。 陆音似乎没把这话听进去,眼神一动:“她来了。” 陆燕燕一扭头,就看到了正往厢房走的陆婉,正要去找事,被陆音拉住了。 “你才受了教训,又忘了?” 陆燕燕不甘心,陆音却暗示她:“明的不行,你不会从暗的来吗?” “施主。” 陆婉进了厢房,里面坐满了念经的和尚。她本打算陪着一同念,却被为首的青云寺住持叫住了。 “施主可是昭王的亲人?” 老和尚又长又白的眉毛耷拉在脸侧,眼睛都看不清了。 陆婉愣了愣,点点头。她记得自己没见过这和尚。 “阿弥陀佛。”住持似乎松了口气,“老身看施主面善,入这凶宅也无冤魂所附,果真是昭王亲近之人。” 陆婉从来不信鬼神之说,但她听出住持话里有话:“你可有事要告知?” 住持眼神扫过厢房的内间,双手合十:“老身在此超度,故发觉亡者在此厢停留,似有心愿未了,要托付于后人。” 陆婉将信将疑,还是随着指引去了。 内间似乎还没有人来过。房间虽然窄小,但站在门口一览无余,里头什么都没有放置,也就并没有被打扫。 府上稍微值钱的东西,不是做了陪葬,就是运进了宫中。 陆婉也只记得自己来过一次,还曾问过昭皇叔这房间用来做什么的,皇叔并没有答复。 “小姐。”心儿忽然唤道。 陆婉望过去,发现心儿指着角落处的红木地板,战战兢兢地问:“你看……那是不是血啊?” 陆婉心头一震,蹲下身仔细查看,确实是有些浅淡的血迹,就地板的边沿。她试着敲了敲,果然,传来了空荡荡的回声。 “你看住门口。” 说着,陆婉拿出随身的小刀,沿着边缘切进去,轻轻一撬,将这一块木板撬开了。里头是一方小格子,放置着一个精致的木盒。 木盒有一把小锁,但并没有锁上,歪歪扭扭地挂在合口处,似乎是有人匆匆合上的。 陆婉打开来,发现木盒里是厚厚的一沓黄纸,全是地契,她翻了几张,发现这些地契遍布楚国,每一张都带着门面产业,有纺织、当铺、铁铺、酒厂……不计其数。地契的边沿,都有血手印的痕迹。 而最后一张纸,并非地契,是边缘形状极不规则的一张书页,上面印刷着半截岳飞的《满江红》。 应该是随手从某本书上撕下来的,用醒目的红色血液写下了一个“婉”字,字迹十分潦草。 红色刺痛了陆婉的双眼,像是从她的心间挖走了一块肉。 很显然,昭皇叔回到王府后,看到的是一片血淋淋的惨象,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慌忙撕了书,沾了鲜血写下这个“婉”字,连锁都来不及锁上,合上盖子便去赴死,倒在了客厅。 指甲深深地嵌进肉里,陆婉恨自己没有来早一点。 这些,都是昭皇叔最后一刻要留给她的。 “心儿,把这些收好了。”陆婉忍痛把东西交给心儿,“晚上送回王府去。” 等等! 心儿刚要接过,陆婉又觉得不妥,也许皇帝也在找这些东西,贸然拿回府中,可能会招惹是非。 正在踌躇,外头突然有人大喊:“走水了!走水了!” “不好!” 几乎是同时,陆婉看到厢房的木门蹿起了熊熊的火光,和尚们顿时乱作一团,都朝内间涌了过来。 “怎么回事?”外厢传来管事厉声的质问,“青云寺的人还在里面!” “是陈二那小子,端着一盘长明灯,全打翻了!挽幛着了!” “小姐,怎么办!这后门好像锁死了!”心儿第一个冲到后门,焦急地拍打着,“来人,来人啊!” 住持似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放火之人穷凶极恶,闭眼念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陆婉深吸口气,这种时候必须冷静,她眼眸迅速转动,寻找可以灭火的物件或逃离的通道。但除了盆架上放的一盆水外,别无他物,这点水,杯水车薪。 “怎么回事?怎么着火了?”后门终于穿来回音,心儿立马认出了声音的主人是严子明。 危急时刻,也不管前头的恩怨了,心儿哭道:“子明公子,快救救我们,郡主还在里面!” “咳咳!”“咳咳!” 这大火燃了灯油,扩展极为迅速。浓烟越来越大,众人剧烈咳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四处逃窜。 “大家快撕布匹,这里有盆水,浸湿了捂住口鼻!” 陆婉怕没被烧死倒被呛死了,迅速从裙角撕下一片缎子,浸了水先给心儿捂上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