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神医仵作:将军又来提亲了小说已完结版全章节 宁菀青曲司枫免费阅读

神医仵作:将军又来提亲了小说已完结版全章节 宁菀青曲司枫免费阅读

2019-12-09 12:10:53   编辑:迎梦
  • 神医仵作:将军又来提亲了 神医仵作:将军又来提亲了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法医,宁菀青竟然穿越了!穿越到卑贱的奴隶身上,面临着被喂饿狼的惨况……还能不能再悲催一点!幸好,凭借一身出神入化的法医本领,宁菀青如鱼得水,屡破奇案,更是收获冷面大将军一枚!

    清雨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神医仵作:将军又来提亲了》 小说介绍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法医,宁菀青竟然穿越了!穿越到卑贱的奴隶身上,面临着被喂饿狼的惨况……还能不能再悲催一点!幸好,凭借一身出神入化的法医本领,宁菀青如鱼得水,屡破奇案,更是收获冷面大将军一枚!

火爆新书《神医仵作:将军又来提亲了》是来自作者清雨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宁菀青曲司枫,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法医,宁菀青竟然穿越了!穿越到卑贱的奴隶身上,面临着被喂饿狼的惨况……还能不能再悲催一点!幸好,凭借一身出神入化的法医本领,宁菀青如鱼得水,屡破奇案,更是收获冷面大将军一枚!

《神医仵作:将军又来提亲了》 第二十章 秘密 免费试读

“他死了。”阮安歌冷冷说到:“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风荷赶忙摇头:“我不知道!” 她的态度已经很可疑,阮安歌问:“这个香囊是不是出自你之手?” 风荷一愣:“我、我从来没见过这个香囊,怎么会是我的?” “你最好是说实话,不然后果怎么样,你可能承担不起。”他的眼神变得冷漠犀利,让人不寒而栗,连站在旁边的宁菀青和曲司枫都能明显感觉到一阵寒气。 “够了!我累了!烦请几位速速离开吧。”说完,她站起身扭头就要离开。 宁菀青却拉住她的手腕,笑着说:“风荷姐姐,我们的问题还没问完,你就这样走了也太不礼貌了吧?” 她现在活像一个笑面虎,风荷从心里感到恐惧和害怕,连忙说:“我抱恙在身,你们来胡搅蛮缠才是无礼吧?” “你最好明白本皇子是谁,不然你现在就不是坐在这里那么简单了。”阮安歌亮出自己的身份压制她,她一听,脸色都变得惨白。 腿一软竟然就直接在宁菀青面前跪了下来,她一时没拉住,反而差点因为惯性被她带倒。 “九皇子?”她露出手足无措的表情:“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他冷冷道:“杨安被人在一处荷塘杀死,他的身上就带着你的香囊,其他所有的饰物全都消失,你说这件事不与你相关,与谁相关?” 况且杀死杨安的人必定是要置杨安于死地,不然怎么可能会把他的手脚脖子统统都跟石头捆在一起,让他永远沉在水底,无法浮上水面被人发现呢? “可是杨公子他已经许久没有来过谢芳楼,我怎么可能是……” “怎么不可能?我们听说他来谢芳楼两三年,从来都只是寻你,对你有恩,心中必然也有你一席之地,他要去江南养病,会不来见你最后一面?” 宁菀青还是奇怪,自己说的这句话也是有矛盾的,假设杨安心心念念着风荷,为什么不干脆将她赎回家?纵然丞相不想要损失颜面,他只拿风荷当个外室也好过在这烟花之地受委屈。 她看了一眼风荷,又问:“这腰带上的系带是你系的吗?” 她发现风荷的身上有不少需要绑带的装饰,不仅是腰带,还有手臂上,头发后,甚至在脖子上也有一个细细的蝴蝶结。 这个蝴蝶结的样子和那一天杨安手脚上绑着石头的系带打法几乎一模一样,要说单留香囊可能是要嫁祸他人,模仿手法这么细致的活,除非是她身边十分熟悉她的人,再无别人能轻易做到。 “是。” “每一次杨安来只是找你吗?” “是。”她仍旧是弱弱回答一句。 “你身边有没有什么侍女和你走的比较亲近的?” 她摇摇头,整个人的情绪仿佛已经跌落到了谷底。 “那他有没有说过平时和什么人比较不合?” 风荷仍然摇头,一句话也肯说,宁菀青等人只好放弃,转战丞相府。 曲司枫因皇帝急召入宫,宁菀青本也要跟着入宫,却因为想看看杨安到底是什么情况,选择了跟着阮安歌拜访丞相府。 她一身侍女打扮,丞相完全就没有注意她,也省的九皇子费口舌为自己解释。 “能不能看一看令公子的房间?” “小翠,你去给九皇子引路吧,”丞相赔罪:“老夫最疼爱这个孩子,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老夫实在不愿意面对,还请九皇子饶恕。” 他微微点头:“本皇子明白。” 二人一同到了杨安生前的房间后发现,这间房间干净整洁,的确像是文人家子该有的模样,却是想不到他会沉迷于一个风尘女子。 按照习惯,文人一般心中有郁结情感都会有作品抒发出来,宁菀青就这样又在他的书架上翻看起来。 阮安歌不解:“那些没用的东西你就别去翻了。” “怎么说没用?”宁菀青反驳:“要是他留下什么笔记线索,案子不就有思路了吗?” 阮安歌心里是想着能有什么思路的,手上却不自觉地和她一起翻了起来。 她拿起一本看上去不怎么翻看的厚厚书卷,一个不小心,一张纸竟然就在里面掉落出来。她捡起那张纸,上面密密麻麻都是用小刀划出来的划痕,混杂着血迹,让人心惊肉跳。 “这个杨安不会有什么精神问题吧?”她低声疑惑。 再又翻了几本,从中竟然掉出来几封书信,相比于之前的那张纸更让人害怕惊讶。 “这上面写着……”她一时都快拿不稳了,这绝对是大新闻啊! 阮安歌停下手中的动作,皱着眉头看她手上的信,只见上面写着“吾爱风荷”四个字,他猜测十有八九是写给风荷的情诗,却不料在开头第一句就是道歉。 两个人带着吃惊不已的心情看完这几封信,宁菀青问:“要不要告诉丞相?” 他下意识的摇头,如果这件事告诉丞相,恐怕他老人家心里承受不住吧?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在看见风荷的第一眼就觉得她很像自己的一个旧相识了。 阮安歌将书信折起,收入同一个信封里,眼神平静:“走吧。” 既然知道了杨安有写信的习惯,那再想办法去看一看风荷那边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或许其中还有更让人惊讶的内容。 离开了丞相府,宁菀青问:“那你最后最好的决定是不是就把风荷给咔嚓了?” 他皱眉不悦:“结果还没定。” 她似叹非叹:“其实我懂啦,你们这个时代不就是有权有势就有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嘛?她的身份太特殊了应该没法向别人坦白,恐怕坦白了也会影响别人的名誉吧?” “你所认为的最好的做法是哪里听来的?” 阮安歌不屑,他在审刑院七年,从未没有冤判错判,怎么可能会因为这次相关人员的身份特殊而改变自己的信念呢? “奴隶的生死都掌握在你们手里,你们不都这样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