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男女主角是陆婉陆昭的小说 重生之郡主归来全文阅读

男女主角是陆婉陆昭的小说 重生之郡主归来全文阅读

2019-12-09 12:11:43   编辑:幻珊
  • 重生之郡主归来 重生之郡主归来

    被十年丈夫抛弃荒野,她与他国质子一见钟情。并肩闯进了这一场谋权的无声战争之中,在里面尽力的阻止前世重演,最后却发现家人不是自己的家人,一心只为夺得帝位。

    莞卿卿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重生之郡主归来》 小说介绍

被十年丈夫抛弃荒野,她与他国质子一见钟情。并肩闯进了这一场谋权的无声战争之中,在里面尽力的阻止前世重演,最后却发现家人不是自己的家人,一心只为夺得帝位。

《重生之郡主归来》男女主角为陆婉陆昭,是莞卿卿所著的重生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被十年丈夫抛弃荒野,她与他国质子一见钟情。并肩闯进了这一场谋权的无声战争之中,在里面尽力的阻止前世重演,最后却发现家人不是自己的家人,一心只为夺得帝位。

《重生之郡主归来》 第十九章 免费试读

这三公主的冰雕往这边一抬,虽没礼官报,但大家都知道了。 二公主早知有此,太子却皱了皱眉:“这是?” 三公主挑挑眉,得意洋洋道:“前些日子,父皇赏我,我便讨要了些能工巧匠。和二姐做了图纸,才遣人雕了这东海珊瑚出来。预祝父皇、母后来年万事亨通、福寿绵长。” “好!” 不远处传来男性低沉有力的声音,正是皇上,龙颜大悦:“音儿、燕儿有心了。” 皇后见皇上喜欢,也赞不绝口。 众人都起身跪拜,陆婉身上却凉飕飕的,因为前方是溪流,没办法放这么大的冰雕。所以这冰雕偏巧就放在了她身后那块空地上,不足十尺。 她起身的时候,双腿直打颤。 陆婉皱了皱眉,虽说有止疼的药物不至于出丑,但本就是腊月的天气,这等冰雕近身,寒气逼人,可谓雪上加霜。这一坐就是一天,腿是的病怕还没好转便恶化了。 三公主乖巧的起身,娇娇地道:“父皇喜欢便好,这几日不如就放它在此。燕儿请钦天监的人算过了,此地风水正需要冰震慑一番。” 二公主笑着颔首,余光看见陆婉难受至极的模样,心里一阵爽快,三公主见状越发高兴了,朝陆婉扬了扬眉毛:“婉儿,我听钦天监的人说,这东海珊瑚寓意极好,虽寒犹热,能镇住各方不详。你坐在那里,感觉如何啊?” 众人都知道陆婉自上次落水后落下了病根,要是当场说一个冷字,便是不给皇帝皇后脸面。 陆婉面无表情,深吸一口气,顺手抄起案上切水果的小刀,手腕一动,竟将那刀飞了过去,咣当一声,珊瑚一角应声而碎。 “陆婉!你大胆!”三公主顿时气得大跳起来,场面分明是乱作一团,但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陆婉眸底寒光一闪:“此等妖物,三公主也敢拿出来献宝?” “你这丫头怕是疯了,竟敢惊扰圣驾,来人!给我拿下!”皇后正愁找不到地方发作陆婉,立刻站起身来。 太子忙站起身,双手抱拳道:“父皇、母后息怒,婉儿并非莽撞之人,不妨听她一言。” 皇帝面色不善,浑浊的眸子危险地眯起来:“哦?” 陆婉起身微微一礼,口中掷地有声:“三公主口口声声说是钦天监看过的。我倒看出二处疑点。” 说着,她将腿一迈,离那冰雕远了几分:“其一,东海珊瑚乃祥瑞幸福之物,代表高贵于权势,而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三公主用冰雕珊瑚,岂非寓意将皇上皇后权势富贵冻上千年?” 众人听得有理,一时间园内上百号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陆婉身上,这位凌阳郡主,从未如此炫人眼目。今日一瞧,她穿着朴素,却满面含光,眸底清澈透亮,并非那些大红大紫之人可比。 “其二,虽是腊月,钦天监的人竟不知此地终日艳阳洗礼,且看珊瑚上层,已被烈日灼伤。如此几天下来,倒不是让皇上皇后的权势富贵化作一滩冰水,东流而去?那三公主置楚国于何地?” 此话一出,大家都屏息不敢作声。就算是真的,谁敢这样说皇上皇后?这凌阳郡主怕不是脖子痒了! 三公主一时间无法反驳,憋得脸颊通红,咬牙切齿,但看二公主也毫无办法,只能撒娇道:“父皇,母后!那可是燕儿和二姐费尽心思做出来的,您要为我们做主啊!” 皇帝正要发作,不想太子快步走到了皇上面前,跪下了。 陆婉嘴角含笑,早猜到了这出。 按理,冰雕两位公主合作献上,也应由长姐报礼,但论男女,太子才是最该先奉上贺礼的,三公主一来便整了这么大一尊雕,太子脸色早黑了下去。 “父皇,儿臣觉得,婉儿说的,宁可信其有,此物不宜多留。但三公主也是为了让父皇母后开心,并无大过。还请父皇息怒,饶过两位妹妹。” 皇上还是头次看到太子为陆婉说话,心中讶异,怒火也下去了些,但兴致全无:“罢了,新岁将至,万事开恩。朕还要去批折子,你们继续吧。” “恭送父皇。”太子垂眸,待皇帝一走,立马吩咐道,“来人,将这东西带下去砸了!” “太子哥哥!”三公主几乎要哭出来,疯狂叫道。 一旁的二公主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乱来。三公主吃气,一屁股坐下,却坐歪了,正巧坐到小石子,疼得哎哟一声惨叫。 “哎……做事总是这样冒冒失失的。”皇后无法,只说了一句,看向陆婉的目光里多了几分不善。 东西一抬走,陆婉才在三公主欲恶狠狠的眼光下,施施然走到座位坐下,却发现对面的座位仍旧是空的,正疑虑,那头太监的公鸭嗓报了:“湛皇子到!” 只见溪流末端,从御花园牡丹丛中延伸出来的一条小路,那公子身材颀长,缓缓踱入园中,一袭白衣,眉清目朗,说不尽的优雅贵气。 但这园中若干人,除去那些满眼不屑,只陆婉是细心看着他的。 姜湛对陆婉微微颔首,嘴角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才向皇后太子行了礼。随后,便走到陆婉对面,衣袂一掀,坐了下来。 心儿面露不悦,陆婉却不以为意,心中反有些喜悦。 皇后持着端庄沉稳的笑容,朝诸位年轻人道:“本宫见诸位都跃跃欲试,也不去弄那些场面客套话了,这就开始吧。” 陆婉先前对活动方式有所耳闻,出席的年轻人非富即贵,通过抽号绑定成一组,参加活动,能促成一段美好姻缘也说不定。 严子明看了看太子,二人在私底下都打点了一番,都是副胸有成竹的架势。但严子明知道皇后的心思,更有信心。 主台的大理石花梨案上,放了两口精致的广口青花瓷瓶,一口里装着女眷名姓,一口便是公子们的。 “嫣娘,来吧。” 皇后将众人神态尽收眼底,抬手唤来了侧方候着的一位宫女。 那宫女面生,大家都不认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