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韶光鞠以萱全文免费阅读-握不住的十年韶光完整无删减

韶光鞠以萱全文免费阅读-握不住的十年韶光完整无删减

2020-02-26 15:14:18   编辑:梦蕊
  • 握不住的十年韶光 握不住的十年韶光

    他,稳重大方,帅气智慧,是我最难以忘记的男人。他,玩世不恭,冷酷无情,是我最爱的男人。他,温柔体贴,腼腆冷静,是我最恨的男人。他们,教会了我相信爱情,也教会了我不相信爱情。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最贴近...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握不住的十年韶光》 小说介绍

他,稳重大方,帅气智慧,是我最难以忘记的男人。他,玩世不恭,冷酷无情,是我最爱的男人。他,温柔体贴,腼腆冷静,是我最恨的男人。他们,教会了我相信爱情,也教会了我不相信爱情。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最贴近真实的故事,最让人有感触的故事。十年韶光,爱情,友情,都在不同地变化着。有疼痛,有美好……

热门好书《握不住的十年韶光》是来自作者佚名著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韶光鞠以萱,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他,稳重大方,帅气智慧,是我最难以忘记的男人。他,玩世不恭,冷酷无情,是我最爱的男人。他,温柔体贴,腼腆冷静,是我最恨的男人。他们,教会了我相信爱情,也教会了我不相信爱情。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最贴近真实的故事,最让人有感触的故事。十年韶光,爱情,友情,都在不同地变化着。有疼痛,有美好……

《握不住的十年韶光》 第14章 我所向往的未来 免费试读

我曾多次幻想过北京的样子,我们的首都,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曾经梦到过我所憧憬的北京,摩天大楼,蔚蓝的天空,宽阔的街道,清一色的豪华车子,人们穿着时尚,不曾有流落街头的人。可是当我十八岁那年,真正来到北京的时候,我才发现,这里,和我想象的,完全是两种感觉。

要说我真正第一次来北京是什么时候,那应该是我初中毕业的时候了。那个时候,我刚毕业,爸爸为了让我出去见识见识,让我在高中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所以,给我报了旅游团,跟着团队,到了北京,看故宫,爬长城,去清华园,看北大城。后来,我的大学……

这天早上,我们早早地起床,第一次和大家去北京外出写生,个个精神的很。

大家伙儿登上了大巴,抢着位子,当然,我和秀秀也是负责抢位置的。我们两个冲上去,选定了两个临近的位子,便一屁股坐下来,她瞧着她的化林川,我望着我的子豪。我们两个却不知道,化林川当时看着我们两个上车时候,对子豪说:“瞧那两娘们儿,无语啊,哈哈。”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快乐的很,舒坦。

我们坐在车子上看外面的风景,我和子豪戴着耳机,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子豪慢慢地睡了过去。

当时那个时候,流行刘若英的“分开旅行”,恰好,我也是爱听这首歌的,便也就单曲循环了它,透过窗户,看着这北京的郊区。

我们到了带班老师所说的这个怀柔,就和当时我来北京时候对北京的失望一样,我再次地对怀柔失望了。这是什么穷乡僻壤?连个房子都看不到。

我们下了车子,在山下的一家农家客栈里歇下来,见老师和店里的老板笑呵着打着招呼,我看着这周围,环境还真是不错,可是,我们住在哪里,是个问题。

“好啦,大家都注意啦,跟着店家老板走,我们上山去,啊,我们啊,住在山上。走!”老师说着,便带着我们跟着店家老板走着。

寻着这条路走着,我微笑着看着这里的景色,在我们下车的位置的店家旁边,是个青石路小桥,桥下溪水细刷刷地流淌着,很是清澈见底,阳光洒下来,显得五彩斑斓。经过了小桥,便是一片树林了,郁郁葱葱的,我和子豪并排走着,后面跟着化林川和秀秀。化林川说:“哎呀妈呀,这地儿养老好啊,幽静,又一个词儿来形容,那咋说的?”林川微微皱眉,似乎是被一个恰当的词语给卡在了喉咙里。

“山清水秀。”秀秀笑着说。

“啊对,山清水秀。”化林川笑着说。

我笑着看看两个人,继而抬头看着子豪,说:“子豪,你说,我们老了的时候,会住在什么样的地方啊?是在热闹的都市?还是靠在海边?还是说,我们隐居山林,过着这样山清水秀的日子啊?”我总是会问那遥远的事情,也总是想要听到对方回答的如我所愿,可是我却常常忘记,未来都是不定的,我们是无法预测的,更无法去提前安排好。即使你心里想的那样,可是真正到了那一天,就未必会是曾经自己想的那样子了。

“你喜欢怎样,我们就怎样,一切都听你的。”子豪总是会顺着我,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会温柔地冲着我微笑点头。

“那……我要住在山脚下的别墅下,别墅要很大,家里很多的佣人,到时候再把你的爸妈,还有我的爸妈接过来,大家一起住。每个周我们都出去野餐,每个月都一起出去旅行。这样安排怎么样?”

“听起来挺不错,那我要努力地去赚钱才是。”

“恩,我也是。”

子豪摸摸我的头说:“不必,你就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就好,到时候,将来,我会把自己的梦想实现,让北斗六团出名,家家户户地知道。”

我听着子豪的话,很让我安心,我笑着看着前面的路,觉得未来离我们并不遥远,似乎是明天就可以到达。大概是太爱一个人,总会觉得现在和未来是相通融的。

说到北斗六团,那是子豪的一个梦想。

子豪是独生子,可是在高中的时候,认识了五个男生,他和那五个男生,一共是六个人,他们自称是一个小团队,并且撑自己的团队是北斗六团。子豪的画板上有自己设计的“北斗六团”的字样,本子上也有,他和我说过,等将来的某一天,他会好好地发展自己的团队,让北斗六团成为中国最强大的动漫团队。

子豪喜欢动漫,这个是我从认识他的时候便知道了,他喜欢看动漫,更喜欢画动漫,经常在本子上画。我不热衷于动漫,却也会经常看子豪画的动漫,感觉真是不错。只是那个时候我年轻浮躁,会觉得谁都不如自己,所以,并不会夸奖子豪画的有多棒,只是看完了就还给了他。

人家都说,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默默的女人,我是子豪身后的那个女人吗?

那个时候的我,坚定一辈子和子豪在一起,也坚定子豪会来娶我。

会吗?

“啊……”前面一些女孩子尖叫起来,把我从回忆中拉扯回来。

“有死人啊!”

听到有人这样喊着,大家慢慢地乱了起来,纷纷地都跑过去看。

我和子豪也跑过去看,看到了两个坟墓,店家老板笑着说:“没事儿,那都是好久的事儿了,爷爷那辈儿啊,这些东西就在这儿,没事儿啊,根本没什么死人。”

看着那两队坟墓就这么葬在了路边,确实是有点儿吓人了,顿时觉得寒气逼人。我把外套往里扣了扣,继而过来抱住子豪的胳膊,还是有点儿害怕。

子豪拎着大包小包的,没法儿来抱着我的肩膀,只是温柔地说:“没事儿,我在你还怕啊?不怕。”

我天生就是胆小,见到这些,又怎么能不害怕呢?

走了大概十多分钟的路,我们便来到了半山腰上面的店家的客店,我们自己找到床位,我是还是和璟儿她们睡在一个屋子里,晚上我们在一起,白天却不在一起。

收拾好了东西,老师给开了个会,大家便都散开了。

我抱着自己的画本和几只铅笔,便来隔壁的房间里找着子豪了。

店家的住宿的房子,像是四合院,却又不是真正的四合院。布置倒是像极了四合院,就是不正宗。院子的中间,还有一个大的台球案子,林川和几个人正在打着台球,再一旁,上了两阶的台阶,角落放了个石凳和四个石椅,倒是有点儿像是民国时期少奶奶家的东西了。

我站在了子豪的房间,他和成毅还有李皓童一个房间,我刚要开口叫子豪,门便打开了,走出来的是成毅。成毅看着我,继而笑笑说:“以萱?来找子豪的吗?”

“恩,是啊。”我点点头,看着微微胖的成毅,脸上肉嘟嘟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平时我很喜欢他,觉得他是个不错的朋友,却不曾想到他和李皓童也会在我的背后和子豪捅我的刀子。有些事情,看透不说透,那个时候的我虽然不是什么好脾气,虽然不怎么会忍,这种事情,却也不想多去问什么,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就算了。

“哦,你进来就好了,反正,就我们三个男的。”说着,便给我让路。

“恩。”我点点头,便踏上了楼梯,迈了三下便到了子豪的门口,站在门口,我看着这房间里,除了一张大床,便是一个电视柜子,便没其他东西。简直就是简陋的宾馆。

“你们这个房间好小啊,你们三个是睡在这一张床上吗?”我疑惑地看着这张一米八乘以两米的大床。

“以萱?”子豪看到我,继而走出来,“刚想去找你呢。我们三个就睡这张床上了,我觉得挺好,你觉得怎么样?是不是挺好?”子豪笑着看着我。

自小就娇生惯养的我,怎么会容得了三个人挤在一张床上呢?我嘟嘟嘴看着子豪,说:“那岂不是太委屈你了,你还是和老师说说,换个房间吧。”

“怎么了啊?这不是挺好的吗?我挺喜欢的。”

我知道,自己是犟不过子豪的,却还是会嘟努一句:“你不是说成毅他和你一个寝室的时候每个晚上都打呼噜吗?现在你俩一张床,那你能受得了吗?”十年前的我,看自己还挺顺眼的。可是不知道,十年后的我,看十年前的自己,是有些矫情了,有时候矫情的,会有些让人讨厌,连十年后的自己都要去讨厌十年前活生生的自己。

“怎么会呢?我们这样挺好的,十月份了,天气也凉了,正好大家一起可以暖和呢。”子豪的肚量比我大,而且比我懂事,他总是会把不好的事情往好的地方想。而那个时候的我,却不同。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