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腹黑总裁,夜夜盛宠》小说全文-《腹黑总裁,夜夜盛宠》免费阅读

《腹黑总裁,夜夜盛宠》小说全文-《腹黑总裁,夜夜盛宠》免费阅读

2020-05-25 14:14:40   编辑:易烟
  • 腹黑总裁,夜夜盛宠 腹黑总裁,夜夜盛宠

    少年拉钩的诺言:十年之后,你要喜欢我,然后只属于我一个人。十年之后,他和她相遇、相爱,更会不离不弃,生儿育女,相守一生。

    花木言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腹黑总裁,夜夜盛宠》 小说介绍

少年拉钩的诺言:十年之后,你要喜欢我,然后只属于我一个人。十年之后,他和她相遇、相爱,更会不离不弃,生儿育女,相守一生。

主角是夏欢欢君子言的书名叫《腹黑总裁,夜夜盛宠》,是作者花木言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少年拉钩的诺言:十年之后,你要喜欢我,然后只属于我一个人。十年之后,他和她相遇、相爱,更会不离不弃,生儿育女,相守一生。

《腹黑总裁,夜夜盛宠》 第6章 免费试读

每每这个时候,她就会开始怀念小时候的那个他。

那时候,就好像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会听的。即使有时候会不情愿,也顶多只是用着那双像小鹿似的眼眸,水汪汪地瞅着她。

曾几何时,他开始用着这份霸道对着她了呢?好像是她在初二的时候,第一次对班里的一个男生有了朦胧的好感时吧,那时候的她,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表白,结果他出现在她的面前,拉着她的手,把她狠狠的拽进了学校的杂物房。

“君子言,你这是干嘛?”她的手腕被他拽得发红,她却挣脱不开。男孩和女孩的力气差异,在初中的时候,差距开始逐渐地拉大了。

“你喜欢上了洪凯?”他狠狠地质问着她,漂亮的脸庞,因此而显露出了一丝戾气。

洪凯,是那个男生的名字。

她的脸闪过一丝尴尬地红晕,却不知道这抹红色,会更加刺激着他的神经。

“你不可以喜欢他!”他道。

“为什么?”

“你可以喜欢的人只有我,除了我之外,你不可以再喜欢其他任何人!”他的眼神甚至带着一种强烈的谴责,仿佛她做了一件不该做的大错事。

“凭什么我不可以喜欢其他人?”她气愤道,“我不止喜欢洪凯,还喜欢小芬、喜欢华华,喜欢阿威……”她不断地报着班里同学的名字,却惟独没有提他的名字,“而且我最最喜欢的是我妈,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她!”

她说完一通的下场,是唇被他狠狠地压住,他就像是一头凶猛的小兽似得,牙齿咬住了她的下唇。

她整个人呆住了,甚至连他的舌尖撬开了她的贝齿,都浑然不觉,只是睁大着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眼前放大的容颜。

他的吻,毫无章法,更多的就像是一种本能,一种发泄,一种索龋

他像是要把她的唇完全吞噬一样,吻得她生疼生疼的。她想学电视剧上那样,狠狠地咬下去,咬破他的舌头,又或者是狠狠地朝着他甩一巴掌。

可结果她却只是呆呆地,呆呆的看着他的唇离开她的,看着他抱着她,用脸磨蹭着她的脸颊,听着他说着,“欢欢,别去喜欢其他人了。”

那一天开始,她和他冷战了。

不再和他说话,不再和他一起上下学,更不去君家的别墅,总而言之,她完全把他看成了空气。

君子言的脾气开始变得暴躁,但凡是一点点小事,都容易惹怒到他。几天下来,夏母都在劝女儿和君子言和好。

而真正让夏欢欢去君家找君子言的,却是他的母亲宋意亲自来到夏家找夏欢欢。

“欢欢,我不知道你和子言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不过君妈妈希望你可以原谅他。他的病还没完全好,很多时候,他自己都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虽然他和你一样大,可是我想你明白的,他活在自己的世界太久,现在,才开始一点点的接受着外面的世界,才开始一点点的成长起来。”宋意用着一种近乎谦卑的口吻和夏欢欢交谈着。这个上流社会高高在上的贵妇,在这一刻,只是担心着自己孩子的母亲。

夏欢欢主动去找了君子言,因为她不想看到宋意的为难。

而在君子言的卧室中,她看到的是满地的狼藉,地上全是玻璃的碎片和倒下的椅子、杂物、他蜷缩在凌乱的床上,怀里抱着她以前在他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趴趴熊玩偶。

像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他声音沙哑地喊道,“滚出去!”

“你的声音怎么了?”夏欢欢吓了一跳,那声音,简直就像是被沙子碾过似的。

君子言猛然从床上翻坐了起来,双眼通红地看着夏欢欢。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窒息的沉默。他一语不发,连带着让她也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良久,还是夏欢欢先憋不住道,“那我下次再来好了。”说完,她正打算转身走人,却看到两行泪从他的脸上滑落而下。

晶莹剔透,如同珍珠。

他紧抿着唇,无声地哭着,那一刻,她觉得不舒服极了,就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一样。可是天知道,最先错的明明是他!

这场冷战,最终以君子言的眼泪而告终。

夏欢欢总觉得,这场冷战,输得人,其实好像是她。

“听说你最近晚上常常都去复兴路上的那家会所?”偌大的办公室中,崔凡穿着一身军装,似笑非笑地看着君子言,眼神中满是探究。

“嗯。”君子言简短地回了一个字,甚至头都没抬,盯着电脑屏幕,十指在键盘上翻飞着。

崔家在军界也算是个抬得起头的姓,崔老爷子当年和君家老爷子那是上下铺的战友,连带着,两家的交情也不错。

君家出了个***,换女人如换衣服的二少君谨惜,崔家也出了个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崔凡。

谁曾想过,这样的崔凡,居然能和从z市回到b市的君子言凑在一起。还相安无事地混了这么多年。

“是因为那天的那个女人?”崔凡又问道,“彪子就因为她,被你打得进了医院,身上的骨头可没少断埃”

“断就断了。”清冷的声音,依旧是漫不经心的。

“你看上那女的了?”崔凡实在不觉得,那天在包厢里看到的那名女侍应生,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那张清汤挂面的脸蛋,只能算是清秀耐看,远远没有到让人惊艳的地步,更别说轻易地吸引住君子言的注意了,“看你们那天的样子,应该是旧识吧。”

敲击键盘的手停顿了下来,君子言抬起头看着崔凡,“看上?”是看上吗?又或者……该是看见?

在六岁的那年,他空茫的视野中,突然看见了鲜明的她,让他第一次产生了“想要”的这种欲望。

“难道不是吗?”崔凡反问道。

“对,我是看上她了,很早以前就看上了,所以谁都别想动她——除非我死。”君子言说着,声音是平静的,眼神也是平静的。

可是这一瞬间,崔凡却觉得脊背处冒出着丝丝凉意,他知道,子言是认真的,极其认真地在说着这句话。

所以,那个叫欢欢的,真的是传闻中的那个女人吧,那个曾经令子言做出许多疯狂事儿的女人……

这次k大的校园招聘会,因为有四海集团的参加,格外引人注目,只不过四海这次只招聘室内设计方向的岗位,因此也让不少非此专业的学生们叹气抱怨连连。

夏欢欢班上的不少同学都摩拳擦掌的,精心准备着各种应聘的材料。

招聘会的当天,k大的本科生、研究生、甚至连部分博士生都来了。人挺多的,陆小蓉拉着夏欢欢朝着四海集团的招聘摊位挤去。

“小蓉,我在这里等你好了。”夏欢欢道。

“哎,就算四海那边竞争激烈,但是投了总比没投好埃”陆小蓉误以为好友是担心这个,于是宽慰道,“任何事情,试过不成功,总比没勇气去试要好啊,这样至少以后不会后悔。”

夏欢欢一瞬间有丝怔忡,还没回过神来,人已经被拉到了四海集团的招聘摊位前。不少人在摊位前询问着工作人员各种有关招聘的事宜。

几个工作人员公式化地进行着回答,而一个坐在椅子上,像是领导之类的中年男人在看到夏欢欢后,似乎楞了一下,随即又露出了一种了然的神色,冲着夏欢欢微微一笑,“夏小姐,好久不见。”

顿时,周围不少人的目光都惊奇地看向了夏欢欢,一旁的陆小蓉更是瞪大了眼睛。

夏欢欢有些不自在地抿了一下唇,“李叔,你好。”

“对了,夏小姐也是k大的学生,我记得当初夏小姐说要读的是设计系吧,是来投简历的吗?”李宏盛问道。

“不是。”夏欢欢飞快的否定道,“李叔,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她转身挤出了人群。

陆小蓉一看情形,赶紧追了过去,李宏盛看着夏欢欢逐渐淹没在人群中的身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一旁有工作人员好奇的问道,“李经理,刚才那女生是谁啊?”

“这不是你该问的事。”李宏盛道,起身走到了一旁的角落处,掏出了手机,按下了某个号码。

“是我,是……看见夏小姐了,不过夏小姐并没有投简历……是,我知道了。”结束了通话后,李宏盛这才吁了一口气。

谁能想到,堂堂四海集团的总裁,为了一个女人,会不惜绕这么大的一个圈子。既然这样,当初又何必……

不过这些话,李宏盛终归也只能在心底想想而已。

操场的一侧,陆小蓉满脸不解地看着自己的死党,“欢欢,你为什么不想应聘四海集团?”

“觉得这样的大企业,就算进去了,最开始也就是干干打杂的之类,倒不如……去个小点的公司,更加锻炼人。”夏欢欢有些不自在的说着理由。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