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主角名是叶棠采褚云攀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主角名是叶棠采褚云攀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2020-05-25 15:14:50   编辑:怀蝶
  • 叶棠采小说 叶棠采小说

    作为一名合格庶子,褚三始终禀诚着不争不抢,安份守己的原则,待时机成熟便可一飞冲天,自立门户。不料,某天他爹出门喝喜酒,喝着喝着,居然把新娘给喝回来了!爹说:“这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女,便宜你了。”原因:新...

    妖治天下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叶棠采小说》 小说介绍

作为一名合格庶子,褚三始终禀诚着不争不抢,安份守己的原则,待时机成熟便可一飞冲天,自立门户。不料,某天他爹出门喝喜酒,喝着喝着,居然把新娘给喝回来了!爹说:“这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女,便宜你了。”原因:新郎跟小姨子跑了,刚巧小姨子是他的未婚妻,新娘无处嫁,干脆就抬进他家给他当媳妇!没落伯府的庶子娶了高门嫡女。原本瞧他还算顺眼的嫡母立刻瞧他不顺眼了!平时懒得搭理他的嫡兄嫂子也上门找事了!庶兄天天上门说酸话了!褚三的蛰伏生活瞬间鸡飞狗跳,再也不能好好跟人暗中搞谋反了!褚三翻着白眼:“真能惹事,我才不要你!”媳妇儿:“呵呵,本姑娘也不倒贴。但和离之前,我都罩你。”他以前习惯蛰伏隐忍,但自从成亲后,所有牛鬼蛇神,媳妇儿都冲上前挡着。

叶棠采褚云攀是作者妖治天下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叶棠采褚云攀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古代言情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那么叶棠采褚云攀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作为一名合格庶子,褚三始终禀诚着不争不抢,安份守己的原则,待时机成熟便可一飞冲天,自立门户。不料,某天他爹出门喝喜酒,喝着喝着,居然把新娘给喝回来了!爹说:“这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女,便宜你了。”原因:新郎跟小姨子跑了,刚巧小姨子是他的未婚妻,新娘无处嫁,干脆就抬进他家给他当媳妇!没落伯府的庶子娶了高门嫡女。原本瞧他还算顺眼的嫡母立刻瞧他不顺眼了!平时懒得搭理他的嫡兄嫂子也上门找事了!庶兄天天上门说酸话了!褚三的蛰伏生活瞬间鸡飞狗跳,再也不能好好跟人暗中搞谋反了!褚三翻着白眼:“真能惹事,我才不要你!”媳妇儿:“呵呵,本姑娘也不倒贴。但和离之前,我都罩你。”他以前习惯蛰伏隐忍,但自从成亲后,所有牛鬼蛇神,媳妇儿都冲上前挡着。

《叶棠采小说》 第十六章 就是明抢 免费试读

绿竹苑是个空置小院,精精巧巧的,只有两间正房,边上是回廊,后院种着碧翠妃竹,故名绿竹苑。

张家下聘时,聘礼便安置在绿竹苑的一间正屋里,后来又搬到了海棠居的厢房。

叶棠采一行人来到绿竹苑,只见正屋的门上横着一把大琐,她冷冷一笑:“把琐给我砸了!”

秋桔让婆子拿来锤子,最后咣咣几声,就把大琐给砸了开来。

雕花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映入眼帘的是琳琅满目的东西。

“给我搬。”叶棠采冷冷道。

秋桔立刻带领着丫鬟婆子冲进屋里,指挥着人往外搬东西。

可才搬了一个沉香四季如意屏风、一个木牙梅花凌寒插屏,就见叶鹤文身边的侍墨丫鬟添香急急走了过来。

“大姑娘,老太爷让你到书房去,他有要事找你。”添香喘着气儿,大汗淋漓的样子,显然一路走得急。

叶棠采只笑道:“你回去禀报祖父,说我在娘家已经逗留太久,再不回去天就晚了,现在正忙着收拾东西呢,一会等我收拾好了就过去。”

添香小脸僵了僵,叫她过去,就是为了不让她收拾的呀!

老太爷给自己的指令是请人到书房,怎么想也想不到大姑娘会不去的。添香向来是个老实的,怕惹事儿,不好多说,转身就回去复命了。

秋桔和惠然等人见此有些胆战心惊,丫鬟婆子们都停下了手。

叶棠采红唇微翘:“不用理会,给我搬就是了。”

众丫鬟婆子只好继续搬东西。

过了一会,却见叶鹤文绷着脸,背着手,和孙氏步伐生风走了过来!

叶棠采一瞧,没见三房和苗氏,果然都是会躲事儿的。

叶鹤文看着被搬出来的物什,额上的青筯跳了跳,却是极力保持风度:“刚刚叫你到书房,你为何不来?”说着四周望了望,黑着脸:“瞧瞧,你在这里弄什么乱七八遭的,究竟在干什么?”

“祖父,我在搬我的嫁妆。”叶棠采却是不紧不慢地福了一礼。

“大姑奶奶,这哪里是你的嫁妆。”孙氏柳眉高高地扬起,尖声道。

大姑奶奶四个字咬得特别的重,提醒叶棠采已嫁作了褚家妇,居然跑来搬张家的聘礼,实在不要脸。

好像怕叶棠采听不懂一样,孙氏又补充了一句:“大姑奶奶,那些都是张家的聘礼。”

“我管它是张家聘礼还是谁家聘礼,写进了我的嫁妆单子就是我的嫁妆。”叶棠采说。

“胡闹!”叶鹤文冷喝一声,“现在婚事有变,你这张嫁妆单子自然不能作数,回头再给你写一张。”

叶棠采也不吵,反而微微一笑,刷刷几声,把手中的嫁妆单子撕得粉碎,然后扔了叶鹤文和孙氏一头一脸。

“你干什么?”叶鹤文恼怒,伸手甩着眼前的纸硝。

“算了,老太爷,大姑奶奶知错就行了。”孙氏连忙阻止叶鹤文发作,“姑奶奶,一会咱们自会再给你写一张嫁妆单子。”

“不用写了。”叶棠采精致的小下巴抬了抬,“我是想告诉你们,没有嫁妆单子,绿竹苑里面的东西我也得搬,我要全都带走,一件不留!”

孙氏怔了一下,满是不敢置信:“你凭什么?这是张家的聘礼!现在你已经不嫁张家了,自然不能归你。呵呵,你想要补贴嫁妆,问褚家要去呀!”

“不归我,那归叶梨采么?”叶棠采冷笑一声:“那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吧!现在是叶梨采抢了我的贵婿,嫁了我的高门,害得我堂堂一个侯门嫡长女只能下嫁一个庶子。这是叶梨采犯下的错,为了家族,我前面已经让了步。眼前这些东西,是她和侯府必须给我的补偿!我不但要拿走张家聘礼,还有家里原本准备给叶梨采的嫁妆,我也得全都拿走,一个铜板也不会给她!”

“你、你这是明抢!”孙氏瞪大双眼,满是不敢置信,气得浑身颤抖。

“没错,我就是明抢,如何?”叶棠采呵地一声,“怎么,只准叶梨采明抢我的夫婿,就不准我抢她的嫁妆?”

“你——”孙氏直捂着胸口,气得心绞痛啊!“你不要脸!”

“哦,都是跟二妹学的,谢谢。”

孙氏脑子一晕。

“孽障!”叶鹤文没想到叶棠采居然敢这样怼过来,而且还是不遮不掩地直接说明抢!一点女儿家的矜持都没有,倒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这些聘礼,是绝对不能让叶棠采拉走的。因为叶梨采的婚事不易再拖,很快就要出嫁。若以前嫁个破落户庶子也就罢了,随便给点东西便是了,但现今嫁的是张家,没有像样的嫁妆可不行。而且刚才她还说什么?不但是张家,连家里原本准备给叶梨采的嫁妆也一件不留?

叶鹤文老脸微沉,见道理讲不通,也懒得跟她迂回了,直接用暴力阻止便是!

但他到底要脸,便开口说几句场面话:“休得胡闹!那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你二妹受伤送医,才出了差错,你作为长姐一点也不懂得包容,不懂得谦让!来人,把大姑娘送回海棠居。”

叶棠采却也不大喊大叫,反而素手一伸,纤长的手指轻轻指着不远处的雕花柱子,只见她笑眯眯地道:“哦,我管你是受伤送医,还是通奸私奔,要是你不给我,那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你这是以死相逼?唷,谁管你!你要死就去死好了。”孙氏却冷笑一声,摇着手中的扇子。

“哦,真不在乎?”叶棠采红唇翘了翘。

孙氏手中的扇子摇着摇着,突然就是脸色一变,那表情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难受。

叶棠采的命,她一点也不在乎,还恨不得叶棠采早点去死。但叶棠采却不能现在死,而且还死在靖安侯府!否则叶梨采的名声还要不要?

他们刚刚才放出了流言,说不过是写错了帖子,叶棠采原本就订的褚家,叶梨采订的张家。但外人可不会那么轻易就相信的,得花时间和精力慢慢粉饰过去。

现在整个京城都盯着他们靖安侯府这个大瓜,若现在立刻传出叶棠采自尽在侯府,那就是坐实了叶梨采真的勾搭姐夫私奔,还逼死回来讨说法的堂姐。

遮羞布都没有了,张家要脸,绝不会再娶叶梨采这么一个妇德败坏、还逼死长姐的狠毒之人,否则就有与他们狼狈为奸这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