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菜菜月芽全文免费大结局 菜菜月芽小说在线阅读

菜菜月芽全文免费大结局 菜菜月芽小说在线阅读

2020-05-29 18:40:47   编辑:妙竹
  • 晚安,夜归的人 晚安,夜归的人

    我在广东珠海,经营一家小小的客栈。那些深夜等来的人,又在白天被我送走。我信奉相遇是缘。若干年后,我在这里,写下了我和他们的故事

    恋上一滴泪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晚安,夜归的人》 小说介绍

我在广东珠海,经营一家小小的客栈。那些深夜等来的人,又在白天被我送走。我信奉相遇是缘。若干年后,我在这里,写下了我和他们的故事

菜菜月芽是作者恋上一滴泪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我在广东珠海,经营一家小小的客栈。那些深夜等来的人,又在白天被我送走。我信奉相遇是缘。若干年后,我在这里,写下了我和他们的故事

《晚安,夜归的人》 我愿意和你一起浪费时间 免费试读

我愿意和你一起浪费时间

赵木和明明不是情侣,可他们俩给我的感觉,却像情侣,不对,比情侣要好。

五一黄金周的第一天,整个珠海几十家青年旅舍早就满房了,我忙完一天以后也疲惫不堪的,那会儿将近深夜三点,我累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公共区域那里还有两三个人打地铺,场面堪称壮观。

唯一让我感到开心的,是黄金周这三天赚回来的房费会让人觉得心里踏实。

赵木和明明是凌晨三点来到的。

两个人骑着很好的山地自行车来的,他们俩的自行车把我公共区域最后一点地方也占满了。明知道连打地铺的位子也没有,我看到明明在那边对赵木说:“算了算了,不要打扰人家休息了,去住酒店吧,我请你!”

赵木这时把头转过来,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说:“老板,我们俩已经骑了一天一夜的车,你就通融一下,帮忙腾一个位子来,让她睡一下就好,我不睡也行。”

赵木的话一说完,明明的眼睛好像泛起一片潮红。

我感觉我真不适合当老板,别人三两句话就能把我说动,我点点头,把我自己睡的沙发腾出来,让给明明休息。

人那么多,其实很多人都睡不好。

可像赵木说的那样,他们俩骑车太长时间,也太累了,我亲眼看到明明刚沾沙发就睡过去了,还打着轻微的鼾声。

赵木安安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那眼神,深情又专注,连我这个旁人也看得出来,他一定深爱明明。

可是他们不是情侣,也做不成情侣。

看到我的“睡床”被明明霸占,赵木很抱歉地看着我,然后邀我到楼下转转,他请我吃点儿东西。

换做平时,一屋子的人我是不可能走开的,可那一晚我真的太累了,想出去透透气,便应了赵木的建议。

赵木跟我说,他这一次陪明明骑行整个广东省,预计花费一个多月的时间。

赵木不是第一次陪明明做这样疯狂的事情。

他曾经陪她一起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游冬泳,明明下水还不到五分钟就连忙爬上岸,可赵木仍然坚持游完了一整段,最后生病发烧快两个月的时间;他曾经陪她一起玩手机视频直播,两个人在许多人面前比赛吃东西,吃相丑陋,没有仪态,明明吃不下了,就让赵木把剩下的全吃完,不吃完不准关直播页面,那天最后赵木被送到医院去洗胃;他还试过和明明打赌什么,故意输给她,最后被惩罚光着身子在大学校园里裸奔……赵木自然一下子成了全校的笑话,被人拍照片录视频还被各种恶搞,可是赵木不介意,只要他的明明能够开怀一笑,让他做什么都很乐意。

他的明明,可却从来没有属于他。

赵木喜欢明明已经二十年了,从他上幼儿园第一天看到她开始。

赵木跟我说,明明小时候长得很可爱,水嫩嫩的,有婴儿肥,可在他眼中,明明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发光一般好看。

那时候赵木只有几岁,不敢跟明明表白,只会整天跟在她身后,她去哪儿他就跟到哪儿。明明小时候可讨厌他呢,换做别个,也不会喜欢自己的身后总被一个人跟着吧。

谁能想到,这个小跟屁虫,一跟就跟了二十年。

赵木对我说,他在幼儿园的时候就想好怎么跟明明做朋友,但明明一直不怎么搭理他,后来他就让自己妈妈出动,去和明明妈搭讪说话,不久两个妈妈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而赵木就从自己妈口中,得知许多明明的消息。

也多得赵木妈的慷慨相助,赵木很顺利地和明明读同一个小学、同一所初中。

赵木在那些年里,一直认为自己占尽天时地利,还有人和。

虽然小时候明明很不待见赵木,可慢慢长大后,发现身边总有个骑士存在,随时听她差遣,帮她跑腿,也是一件不赖的事情。

升上初中后,明明出落得越来越漂亮,赵木的个头儿还是小小的,看着也不强壮。

那时候的明明,身边已经有不少男孩子围绕着,矮小的赵木不论怎么努力,也挤不进去这些人当中。

更不用说继续当明明的骑士。

那些男孩子,跑得比赵木快,还能逗明明开心。明明的生活里,好像渐渐不需要赵木的存在。

明明的成绩很好,毫无疑问地考上重点高中,赵木的成绩也不错,但那次答案发挥失常,差了三分,就错过和明明再当三年同学的机会。

那是他第一次为了明明偷偷掉眼泪。好好的一个男孩子,竟然也有这么脆弱的一面,赵木仿佛想明白,为什么明明和他认识这么久却亲近不起来的原因。

赵木无法忘记那年的暑假,也许是因为心情不佳,他去游泳,一游就是两个月,他还打篮球,把所有不满和愤懑都发泄在那颗脏脏的篮球上。

没想到两个月后,他个子蹿高了不少,而且肌肉变得结实,走在路上也会有女孩子多看两眼。

他对自己的变化感到诧异,但心里也觉得开心,他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可以再次当回明明的骑士。

等赵木以自己也没想过的样子出现在明明面前时,明明的身边,已经有别个男孩子的存在。

明明看到赵木的变化也很意外,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长久地看着他,眼底盛满不可思议。

“赵木,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嘿嘿。”赵木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凝固,因为他看到明明身边的男孩子,充满敌意地瞪了自己一眼,然后他不由分说地拉了拉明明的手。

他这一拉手,赵木感觉有什么东西炸开来。

“我当时啊,看到别人拉明明的手,真的受不了。头脑一热就把拳头挥出去了,一下子打中那人的鼻梁……明明后来为这件事跟我冷战了半学期,半学期以后她气消了,因为她喜欢别的男孩子了,所以觉得我打之前那人也对。”

赵木确实没想到,明明会被那么多人喜欢,愿意对她好的男孩子多不胜数,更何况,他离她那么远,他就算有事没事跑去她的学校,也未必能见上她一面。

“那时候我觉得事情不该变成这样子的,她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该接受别人啊。每次她出门约会去,都总拿我当幌子,对她妈妈说是跟我一起出去补习功课。有一次我忍不住说她,说她这样做不厚道,她却好脾气地反问我一句:‘是你自己说过要一直当我的骑士,怎么了?你自己给忘了吗’她这句话说出来,我倒没辙了。”

明明那些年谈的恋爱多如牛毛,赵木慢慢便觉得麻木,他因为喜欢她,总留意她的每段恋情,怕她被人伤害,哪想到往往都是明明腻烦了一段关系后,把对方给一脚踹开的。

后来赵木如愿和明明再次考上同一个大学,高考以后,明明也不再找赵木当挡箭牌,她仍旧风生水起地谈恋爱,无所顾忌,自由自在。

直到升上大三那一年,明明遇到她认为的挚爱。

人这一生中,会遇到各色各样的人,就算是谈恋爱,也有感情浓烈,或者感情淡然。

明明深爱的那个他,永远高高在上,不论她怎么对他热情如火,他始终不为所动。也许感情也是有因果报应的,明明从前对待感情很儿戏,一言不合就分手,现在她遇到对手,可对方连眼神也不愿意施舍给她。

被他伤过一次又一次以后,明明还是不死心,可每次伤心,她无处发泄,都只能找赵木。

只要是明明的吩咐,赵木永远随传随到。

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明明开始变了,她总会想出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然后拉上赵木一起做。她知道的,她也有恃无恐,因为赵木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拒绝她的人。

这些年她真的没少做任何疯狂的事情,但替她善后的人,永远是赵木。

“这一次,明明听说她最爱的那个男生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所以她一时冲动约我去骑自行车。”

说到这里,赵木神情忧伤地抬头看天。

“你要一直这样纵容她吗?明知道她永远不会爱上你,你却这么死心塌地陪着她……可到头来,她也会遇上别的人,到时候她就不需要你了。”

我说完这句话,也觉得自己多嘴了。

“没关系啊,”过了很久,赵木终于缓慢又沉重地开口,“我愿意啊。”

有些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也代替不了。

有些人你知道和TA不会有任何结果,可你还是愿意为TA赴汤蹈火,燃烧自己,成全他人,就算最后被伤得彻底,也在所不惜。

明知道结局是悲伤的,你还是忍不住要为TA心动。

赵木和明明第二天一早就走了,我自始至终没有和明明说过一句话,可也不想和她说话。

他们俩继续骑自行车,跟往常一样,等到那股热劲过了,明明又想放弃了。

这一次不知怎的,赵木没有像以前那样,顺着她的意说好的,又或者是让她先走,自己帮她把剩下的路程给完成。

他像个男子汉大丈夫一样,强硬地对明明说:“明明,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能和最爱的人在一起吗?那是因为你太容易放弃了,你永远只有三分钟热度,让人感觉你并不是非他不可。你其实也不一定是最爱他,你只是因为一直得不到他的青睐,才会对他念念不忘。”

明明蒙了,认识赵木二十年,还是第一次听他这么狠心地责备自己。

他竟然也有“造反”的一天。她忽然有点儿生气,可又听到他接着说。

“还有,我不可能一直陪着你,等这次骑行结束,我就要回家相亲结婚了。”赵木云淡风轻地说着,仿佛在说着其他人的事情一样,“所以麻烦你,这次坚持一下可以吗?”

听到赵木说要结婚,明明没什么反应。可过了几天以后,她才后知后觉,心底滑过一阵钝痛。

跟了她二十年的骑士,终于也会像别人一样要放弃她了。

她难过,是因为以后她再遇到困难,或者伤心的事,赵木都不会再随传随到。可她怎么感觉不仅仅因为这个而觉得难过呢。

骑行的最后一站,是湛江。

这一晚以后,他们俩会离开广东,从此生活归于平淡,却又和从前变得不一样。

明明请赵木去吃海鲜,她心情忐忑,赵木却一脸轻松。

隔壁桌有人喝了酒走过来跟明明搭讪,赵木很轻巧地挡回去。谁也没看到到底是谁先出的手,等明明看过去时,赵木已经和搭讪那人扭打成一团,在地上滚来滚去,十分狼狈。

直到有人抄起一个玻璃瓶狠狠地砸中赵木的脑袋,玻璃瓶哗啦啦的碎裂,下一秒,赵木如风中落叶般转了一圈,最后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

那一刻,明明的五官彻底失灵。她忽然看不见,听不清其他一切,可是满天满地,她看到的都是赵木头破血流的样子。

看到他一脸是血的样子,明明终于知道,她这么多年来,错过的到底是什么。

不是那一段段走马观花的感情,不是那个高高在上不肯接受她的“最爱”,而是眼前这个很真实、默默无闻做了她二十年骑士的人,赵木。

她知道,如果这次再错过赵木,她会遗憾一辈子。

“赵木!!”那一夜那段路口,所有人都听见有个女孩儿撕心裂肺地叫着一个人的名字。那个人,原来才是她后知后觉发现的挚爱。

八个月后,明明跟赵木求婚。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明明感觉赵木实在太抢手了,他身边的同事,认识多年的同学,居然都勇敢承认对赵木有不少的好感。明明听到这些话后,气得不行,她要是不早点把这门亲事定下来,总感觉赵木早晚会被厉害的女人抢了去。

她差点儿就因为那次终生难忘的骑行意外失去他,她这次不论怎么说,也要主动出击,跟赵木求婚。

赵木愣了几秒,然后反应过来,把戴在身上多年的戒指拿出来,单膝跪地,以景仰神祇的姿态,看向他心中挚爱。

“哪有女人向男人求婚的道理?还是我来求婚,比较实际一点。”

“这戒指……”

“从我大学毕业的第一天起,我就把几年积蓄拿出来买了这枚戒指。我总想着有一天会亲手把它送给你,不管以什么身份,不管你嫁给谁。可我没想过,等了二十年,你嫁的人,会是我。”

“赵木。”明明震惊地喊了他一声。

“戒指的款式可能过时了,没关系,拿来求婚刚刚好。过两天我们再去买一枚新的……”赵木话还没说完,明明已经主动地吻向他,把他剩余的话统统吞进肚子里去。

赵木其实想说,不要急,他不也等了那么久,才等来她姗姗而至的爱恋吗。

是明明不想等了。

虽然他们还有一辈子那么长,但明明心里想,她愿意用自己剩下的人生,好好补偿她错过他的二十年。

如果是真爱,晚来一点也没关系,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