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谈小天任淑芬免费小说 谈小天任淑芬完结版在线阅读

谈小天任淑芬免费小说 谈小天任淑芬完结版在线阅读

2020-07-04 13:54:35   编辑:曼易
  •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1998,在IT大潮的风口迎风而舞,财富如洪水滚滚而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要狠狠打这个世界的脸。

    饱食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重生完美时代》 小说介绍

重生1998,在IT大潮的风口迎风而舞,财富如洪水滚滚而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要狠狠打这个世界的脸。

谈小天任淑芬是作者饱食经典小说中的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重生1998,在IT大潮的风口迎风而舞,财富如洪水滚滚而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要狠狠打这个世界的脸。

《重生完美时代》 中学时代第8章计划 免费试读

从图书馆出来时已是下午4点多,三个多小时的学习让谈小天受益匪浅。楚庭把各科笔记都借给他抄,谈小天相信凭自己的记忆力,只要从头到尾手抄一遍笔记,应该就能记得差不多。

他点了一根烟,跨上车向一中方向骑去。

因为临近高考,即使是节假日,一中也对高三学生开放。

谈小天把车停在操场边,脱去上衣,开始赤膊狂奔,夕阳的余辉打在他白皙的上半身,紧实致密形状优美的肌肉披上了霞光。如果有女生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驻足尖叫。

第十圈!

谈小天跑的满身大汗,头顶更是热气上涌,云蒸霞蔚,远远望去宛如武林高手三花聚顶,五气朝元。

苍老的灵魂却有一具年轻的躯体,每寸肌肉里都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4000米跑完,谈小天丝毫不觉得疲劳,反而有一种要飞的感觉。他知道这是大量运动后大脑内分泌出内啡肽,内腓肽让人感到欢愉和满足,甚至可以帮助人排遣压力和不快。

谈小天猛地一甩头,大串的汗珠激落,砸在黄沙上,转眼又被灰尘覆盖。他试图甩掉前世的阴霾,那种睡觉都要睁一只眼的紧张感已经让他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

刚才出手教训刘晓光和山鹰,那股子嗜血感再次传遍全身,满足感与之后形成的巨大空虚扭曲在一起,无法消散,迫使他只能用长跑这种方式来调节心理。

每一次抬腿落步,心中的烦躁就减轻一分,4000米过后,谈小天已经重新恢复平静,他开始思考如何解决后患。

刘晓光的父亲叫刘军,外号大军子,猪大肠的姐夫,常年混迹于道西区六家子一带,算是山城道上小有名气的大哥。

就是他找到猪大肠,让他想办法解决刘晓光的高考,并直言钱不是问题。

猪大肠还是比较了解自己外甥的,走常规道路提升成绩基本无望,只能走歪门邪道。

于是猪大肠就把目光对准了下周的国家二级运动员资格答案,想把刘晓光安插到篮球队里去,本来这事已经操作的差不多了,偏偏作为篮球队队长的谈小天坚决不同意。这才逼的猪大肠偷出了谈小天的***,和刘军安排一枝花陷害谈小天,一枝花不敢违抗,只能照办。

在前世,这一招果然奏效,谈小天根本解释不清楚,暴怒之下当着大家的面打了猪大肠,直接被学校开除,没能参加当年高考。

呼!

谈小天吐出一口浊气,停下脚步。

问题明摆着,刘晓光回去后必然会去找刘军哭诉,他们肯定不会罢手。

谈小天不希望在高考前还受这群苍蝇骚扰,现在他有一百种方法让刘军永远闭嘴,可他不想这么做,既然重走一遍人生,他希望这一世能够活的干干净净安安心心。

杀还是放?

如果是沐罂,她会怎么做?

谈小天静静的站着,直到身上的汗干透,一个他认为两全其美的计划在他心里慢慢成形。

他骑上车,找到最近的公用电话,拨了个号码。

“马威吗?我在你家附近,方便去你家坐坐吗?”

得到肯定答案后,他直接骑到马威家,上了楼。

马威的父亲果然不在家,这个警察在家的时间远不如他在单位的时间。家里只有马威和他的母亲。

谈小天和马威很熟,经常来这里。他母亲也没客气,说了两句客套话后就回屋继续看《还珠格格》了。

马威去厨房洗水果,谈小天坐在靠近电话的位置,很随意的拿起电话旁那本黑色的电话簿,上面有一排烫金的小字“山城公安系统内部通讯录”。

谈小天迅速翻开第一页,一目十行的扫了一遍,“副局长金炳昶,2247986,副局长周新飞,2247987。”

第二页,“道东分局刑警支队队长蒋海,5568321。”

第三页,“道西分局刑警支队队长李德武,6688479。”

……

谈小天大脑飞速运转,要将这些人名和电话号码一一记住。他的记忆力本就惊人,在后来又受过专门的训练,记住这些并不难。

马威端着水果回来时,谈小天已经把通讯录放回原处,和马威扯了一会学校里的事就告辞了,弄得马威摸不着头脑,搞不懂谈小天大老远跑来就只说这么几句闲话。

******

道西区幸福巷小楼,依然是烟雾缭绕的麻将室,刘军面沉似水的打着麻将,时不时拢拢他的大背头,只有在别人胡牌时,他那双三角眼里才会闪现出一丝狠毒的光芒。

头顶长角,张嘴漏风的山鹰规规矩矩束手站在门口。

牌局从晚8点一直持续到下半夜2点,这期间山鹰不吃不喝,站的标枪一样,一动不动,有尿也撒在了裤裆里。

他跟了刘军几年,知道他的脾气,也了解他的狠毒,这次军爷是真的动怒了。

牌局结束,其余三位牌友退场,刘军这才开口,“你现在出息了,连个高中生都搞不定,还连累我儿子挨打,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山鹰抬起头,“军爷,那个高中生手底下肯定有过人命,生性的很,别说我,就是道东老杆子、梨山海红、九堡铁哥这几个山城最能打的遇到那小子,单打独斗谁也占不到便宜。”

呼……啪!

刘军手中的茶杯挂着风飞了出去,正中山鹰额头,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血和茶水混合在一起,沿着脸颊流下,山鹰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后依然平静的看着刘军。

刘军破口大骂,“你当我是骗大的?还有过人命?那个兔崽子只是个高中生,就算打过篮球,身体棒点,也不至于像你说的那样,我看你是不想好了,敢唬我?”

“军爷,我刚才说错了,老杆子海红他们和那小子比,就像是业余选手遇到职业选手,根本没法比。军爷你还记得前年我蹲了一年监狱的事吗?在里面,我见过一个南方来的毒贩子,他手下有几十条人命,判了***,在执行枪决的当天上午,他从我的牢房路过,我看过他的眼神,和谈小天的一模一样,他们玩粉的都是那种眼神,不把人命当回事。”山鹰说到这,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话说到这个份上不由得刘军不信。他拢拢背头,沉思半天,“我的面子不能丢,不过既然这小子这么危险,就花点钱解决了,你去问问海红和小铁,他们谁愿意挣笔钱,我愿意出这个数。”他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