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萧让陈思思完整版 萧让陈思思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萧让陈思思完整版 萧让陈思思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2020-07-11 14:02:35   编辑:怜菡
  • 九品狂医 九品狂医

    原本被视作天才的他一岁能言语,三岁懂诗文。八岁高考,金榜题名。无数人为之惊艳。

    月醉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九品狂医》 小说介绍

原本被视作天才的他一岁能言语,三岁懂诗文。八岁高考,金榜题名。无数人为之惊艳。

萧让陈思思是作者月醉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原本被视作天才的他一岁能言语,三岁懂诗文。八岁高考,金榜题名。无数人为之惊艳。

《九品狂医》 第八章 救人 免费试读

众人将手机放下,怕得罪这个脾气火爆的主。

他们眼看萧让钻入车里,将妇女抱出。

“都让一让。”

萧让来到路边,小心将中年妇女放在地上,让她身体平躺,

小女孩留着眼泪,清理奶奶腿上的水泥。

这个妇女看上去五十多岁,衣着华贵,保养的很好,看得出年轻时肯定容貌靓丽,只不过脸色苍白,浑身是血。

刚把妇女放好,她便飘起来,浮在半空中。

“你……”

萧让的心猛地一揪,朝地下一看,中年妇女还在,用手探她鼻息,果真停了。

妇女的身影越来越淡,容貌也逐渐变得模糊,像是一股烟,随时能被吹散。

路人往来,身体直接从妇女身上穿过去。

“不要走。”

萧让一把抓住妇女的灵魂。

顿时,妇女的灵魂颤抖起来,想要挣脱。

萧让顿时明白,自己的灵魂太过于强大,一般修行者都难以抵挡,更别提凡人,忙闭上眼,心沉了下来。

灵魂说出的话,别人听不到,但是萧让借助灵魂可以交谈。

妇女灵魂波动,仍然有些畏惧:“你……太强了,放开我……”

萧让借着灵魂波动,跟她交谈:“我可以救你。”

“啊?我不是应该在车里么?我这是……”妇女到现在才发现情况不对:“我死了么……糯糯,奶奶在这儿,不要哭。”

她看到自己的身体和孙女,惊骇之余,灵魂颤抖的更加厉害。

只能这样了。

萧让灵魂激荡,诵起灵魂***,看不见的波动打在妇女灵魂上,终于让她平息稳定下来。

很快,救护车赶到。

医护人员下车,来到中年妇女身边。

医生翻开妇女的眼皮看了看,又试听了脉搏和心跳,无奈的摇摇头。

漂亮的小女孩跪地上哭个不停:“求求你,就就我奶奶。叔叔,阿姨……求你了。”

医生无奈的摇头,“通知一下家人,尸体先送到太平间。”

两位医护人员抬起担架,放在妇女身边,准备抬起她。

“住手!”萧让推开挡在前面的医生,大声说:“她还有救。”

医生踉踉跄跄,险些摔倒,转过头来指着萧让的鼻子:“你特么有病啊!他死了!”

两名医护人员拦在前面,呵斥道:“快滚开,你干什么?”

“救人。”

“人已经死了。”男护士动手去推萧让。

“不好意思。”萧让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抖。

咔吧。

“哎呦!”

男护士捂着错位的胳膊,疼的身子都缩了起来。

萧让根本不理会,他来到中年妇女身边,将她灵魂归入身体。

“你这是在侮辱死者!”

“神经病啊!医生都说没救了……你比医生还厉害么?”

“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谁管管?”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东西,开始还以为他是好人。”

“估计精神不怎么正常。”

围观群众呱噪着,谩骂着。

砰!

有人将半瓶矿泉水砸在萧让后背上。

小女孩不知该怎么办,手指攥着裙角,急的直冒眼泪。

“夫人,小姐!”

一辆奥迪停在路边,司机慌忙下车,冲到路女孩身边,惊魂未定。

“程叔叔,救救奶奶。”小女孩见到来人,再一次哭了起来。

“夫人怎么了?”男子身子晃了晃,像是猜到了什么。

“我们来的时候,人已经死了。”医生摇头叹息。

“夫人……程志远没保护好你。”男子双腿一软,险些瘫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流。

“你就是前两年的武术冠军?”医生诧异的打量着男子,态度变得恭敬又用手指了指萧让,“你们能做的,就是给死者最后的尊严,不要让她被打扰。”医生手指萧让,接着说。

“放肆!”程志远丧失理智,跑过去,甩手一个耳光。

啪!

像是放鞭炮。

医生缩了缩脖子,要是自己挨这么一下,估计脸都得塌下去。

萧让的身子晃了晃,脸上火辣辣的疼,手上动作并没有停止,他得借着自己的灵魂波动,让中年妇女灵魂重新回到体内。

“再不走,我杀了你。”程志远流着泪,举起拳头。

“闭嘴!你个废物,看不到我在救人么?”萧让冷冷的说,“让这群废物都给老子安静下来。呸!”吐出一口血唾沫,脸色阴沉。

程志远再想动手,小女孩已经跑过来,抱住他的腰:“不要,大哥哥在救人。”

“归位……”萧让用手掌按着中年妇女额头,用力下压。

“咳……”

就在这时,妇女身子猛地一挺,咳出口黑血。

周围人目瞪口呆。

“奶奶!”女孩扑在中年妇女身上,紧紧抱着她。

“愣着干什么?送医院啊!废物。”萧让瞪着医生骂道。

“快,快点。”医生像是在梦游,一边指挥,一边扭头看萧让。他怎么都想不到,呼吸和脉搏都停止的人,竟然能活过来。

“夫人,她活过来了。”程志远喜极而泣。

“你二大爷的!打我。”萧让一脚将他踹翻地,欠身揪住他的衣领:“手劲不小啊,老子脸都被你打肿了!”

“谢谢你,先生。”程志远双手按着地面,一脸的感激,“你打我吧。”

“打你妹啊。给你两拳你挨打住么?”萧让也懒得再动手,捂了捂面颊,“快去救人,她内伤很严重。”这才松开手。

“是,先生别先走。”程志远跪在地上,冲着着萧让磕了三个头,有送到他手中一张名片,这才跟着小女孩一同上了救护车。

“小哥哥,再见。”小女孩挥挥手,恋恋不舍的看着萧让。

萧让站在原地,记忆里仍是程志远下跪时,挂在脖子上的木牌。

上面除了精美的浮雕,还有小篆“霆”字。

上一世,他创立了易山宗,宗门又分出“风”、“霆”、“炎”、“江”、“镇”这几坐独峰,所修***各不相同。

但是,他们都佩戴着符合身份的玉牌。

程志远身上的牌子虽不是玉质,但是纹路和样式却是延续了易山宗的传承。

弄不巧的话,可能会是徒子徒孙。

萧让心情有些复杂。

上一世渡劫失败,便是因为孽徒的背叛。

时过境迁,徒弟也成了老怪物,只是不知道他们还活着没。

而且,“霆”字峰的叛徒应该也不少。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