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最牛医婿免费阅读-陆远飞林晚秋全文章节目录

最牛医婿免费阅读-陆远飞林晚秋全文章节目录

2020-08-01 10:00:28   编辑:盼山
  • 最牛医婿 最牛医婿

    一场意外让年轻的实习医生陆远飞在死后重生在了窝囊女婿身上。且看他如何利用传承,扭转乾坤,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跪地求饶!

    秦珂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最牛医婿》 小说介绍

一场意外让年轻的实习医生陆远飞在死后重生在了窝囊女婿身上。且看他如何利用传承,扭转乾坤,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跪地求饶!

小说角色名是陆远飞林晚秋的名称叫《最牛医婿》,这本书是作者秦珂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一场意外让年轻的实习医生陆远飞在死后重生在了窝囊女婿身上。且看他如何利用传承,扭转乾坤,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跪地求饶!

《最牛医婿》 第6章 少管闲事 免费试读

其实按照常理来说,像非法行医,无证行医这样的小事,根本用不着沈建军这个卫生局的一把手亲自过问。

可是在电话里听沈国栋说,这件事竟然还和沈老爷子的宝贝孙子有关,他哪敢耽误,马不停蹄的就赶了过来,还打电话从公安系统里调了两个人过来,美其名曰联合执法。

毕竟他能当上这个局长,还都是靠着自己这位二叔提携。

想更上一层楼,当然还少不到二叔的鼎力相助啊,不趁这个机会好好表现一下怎么行?

沈建军这些人大张旗鼓的冲进第一人民医院,坐在院长办公室里的周志东一眼就认出了沈建军。

一路小跑着来到林晚秋的办公室,挤进人群,先掏出一根软中华递了过去:“沈局,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沈建军没接他的烟,冷着脸说道:“有人举报林晚秋滥用药物,差点治死人命,还指使他老公无证行医。”

“沈局长,我看这里面该是有什么误会吧,林医生可是省医药大学的高才生啊,应该不会用错药的。”周志东满脸堆笑的辩解道。

“是不是滥用药物,到了局里,好好查查,就什么都清楚了!”沈建军对周志东的语气明显缓和了几分。

第一人民医院又是海天市手屈一指的大医院。谁也不是铁打的,总会有个大病小灾,难保不会求到周志东头上。

正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而且他也早就调查清楚了,林晚秋无非就是个小医师,至于他那个老公,根本不用查,谁不知道他是个废物。

“周院长,这是当时的检查报告,还有X光片,孩子当时肺内有阴影,有向大叶肺炎发展的趋势,我根据医药手册给他用抗生素的,您可以看看!”

林晚秋把一撂检查报告重重的往办公桌上一摔。

周志东拿起X光片看了两眼,对沈建军道:“沈局,林医生还真没说错,不信您看看?”

“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说你滥用药物,你就是滥用药物!”沈建军用手一指陆远飞:“你也是第一人民医院的?”

“沈局,他是林医生的丈夫。”周志东赶紧给陆远飞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千万别惹事。

“哦,我听说了,刚才给我大侄子看病的就是你吧?把行医证拿出来我看看。”沈建军冷眼盯着陆远飞,沈国栋给他打电话的时候特别提到过这个人,还嘱咐他这个人要狠狠收拾。

“沈局,你别开玩笑了,他哪有行医证啊,他刚才只是碰巧救了您侄子一命。”

周志东故意把救了您侄子这几个字说的特别重,虽说他跟林晚秋和陆远飞两口子不熟,可这关乎到了第一人民医院的颜面,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沈建军把人带走。

“周院长,非法行医是什么罪,你不会不知道吧?”沈建军冷笑着对身后的两名民警一挥手:“把他给我带走!”

公安局长跟他有莫逆之交,法院院长又是他堂弟,这件案子,想翻案都难。

“早跟你说少管闲事!”林晚秋瞪了陆远飞一眼。

眼下这个局面,林晚秋只能干着急,真把这个废物抓进去了,还不是得她父亲四处求人托关系?

“咔嚓”

两名民警不由分说,就给陆远飞带上了手铐。

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手铐,陆远飞不急反笑道:“这手铐戴上容易摘下来难啊,你可别后悔。”

陆远飞已经隐约感觉到,自己在刚才那个孩子身上施的摄魂术,已经被破除了。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对方找到了高人,破了自己的摄魂术,并且把那个邪物给收拾了。

但,有这个可能吗?真能找到这样的高人,孩子的病怕是早就好了吧?

而另一种可能,就是那邪物自行冲破了摄魂术的禁固,要真是这样,那孩子恐怕命在旦夕了。

沈建军刚想再放狠话,刘青山已经带着沈家的父子来到了诊室门口。

刘青山一边擦汗一边气喘吁吁的制止道:“等等,沈……沈局长,请等一等,您不能带走他。”

沈建军往刘青山身后扫了一眼,发现二叔和堂弟也跑到了近前,不由得心中一喜,正好可以借这个样会,在二叔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你算哪根茐?”说完,脸色转怒为喜的冲沈老爷子道:“二叔,您怎么也来啦?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就行,我一定让您老人家满意。”

正急得团团转的周志东也认出了这位老领导,赶紧上前打招呼:“沈老,您好!”

沈鸿途根本没理他们,快步走到诊室里,焦急的问:“请问,刚才救孩子的是哪位?”

“是我丈夫!”林晚秋没好气的瞪了陆远飞一眼。

顺着林晚秋的目光,沈鸿途的目光落在了陆远飞的身上,立马指着他手腕上的手铐怒道:“这是怎么回事?”

“二叔,您来的正好,我正准备把这个无证行医的江湖骗子,带回局里好好处理呢。”沈建军满脸堆笑的答道。

“胡闹!马上给我打开!”沈鸿途眼珠子都红了,甩手就给了沈建军一个大耳光。

沈建军被打的一愣,回头扫了一眼沈国栋,心里这个憋屈啊。

赶紧对两个民警吩咐道:“打开打开!”

“我刚才就跟你说了,铐上容易打开难!我是个无证行医的江湖骗子,还是先去公安局录口供吧。”

陆远飞把胳膊往后一撤,两个民警扑了个空。

沈鸿途赶紧上前,连着给陆远飞作揖道:“小友,刚才的事,多有冒犯,我孙子真是命在旦夕啊,还请小友不计前嫌,出手相助!我这给小友作揖啦!”

“老人家,并非我铁石心肠,刚才那个人说我妻子滥用药物,险致人命,我无所谓,但我妻子不能受委屈!”

沈鸿途微闭双眼,深吸了一口气,猛然转回身来,冲着沈建国和沈国栋怒吼道:“还不滚过来,给人家道歉!”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