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落蛮宇文啸全文阅读最新 落蛮宇文啸小说目录

落蛮宇文啸全文阅读最新 落蛮宇文啸小说目录

2020-08-05 17:40:40   编辑:书蕾
  • 只此一生相执手 只此一生相执手

    都说肃亲王世子宇文啸是个冷面战将,手段霸辣,还命犯孤星,此生无半点桃花沾身。王府上下都看呆了眼,说好的不沾桃花呢?那这一群使劲在他面前搔首弄姿的是什么?“我不打女人,但世子妃可以,来人,请世子妃过来!...

    六月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只此一生相执手》 小说介绍

都说肃亲王世子宇文啸是个冷面战将,手段霸辣,还命犯孤星,此生无半点桃花沾身。王府上下都看呆了眼,说好的不沾桃花呢?那这一群使劲在他面前搔首弄姿的是什么?“我不打女人,但世子妃可以,来人,请世子妃过来!”某啸极为不耐烦,一声令下!世子妃落蛮笑得眉目弯弯地走过来,伸出纤纤玉手为美人儿拉好衣裳,温柔地道:“小妹妹们,知道你们都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我家世子,来,都过来排队登记,我亲自主刀,尽量让你们少留些血。”

落蛮宇文啸是作者六月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书中落蛮宇文啸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古言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那么落蛮宇文啸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都说肃亲王世子宇文啸是个冷面战将,手段霸辣,还命犯孤星,此生无半点桃花沾身。王府上下都看呆了眼,说好的不沾桃花呢?那这一群使劲在他面前搔首弄姿的是什么?“我不打女人,但世子妃可以,来人,请世子妃过来!”某啸极为不耐烦,一声令下!世子妃落蛮笑得眉目弯弯地走过来,伸出纤纤玉手为美人儿拉好衣裳,温柔地道:“小妹妹们,知道你们都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我家世子,来,都过来排队登记,我亲自主刀,尽量让你们少留些血。”

《只此一生相执手》 第12章 被丢在这里的孤魂 免费试读

落蛮没有心思去理会他,她身上还带着伤,需休息才行。回了屋中,听得隔壁六公子不断地咳嗽。

他的症状已经比较重了,今天还跑出去吹风,必定会加重病情。

落蛮并不想管他,她心里对肃王府里任何的一个人都充满了厌恶。刚拼死救了秋蝉,转眼就被秋蝉倒打一耙,还顺着周嬷嬷把她弄进来平安苑。

便真为了生存也太叫人心寒了。

思绪万千,烦躁至极,郁愤难平!

想她前世身为军-人,为国为民,军功无数,连死都没有怕过。如今却要顶替这么一个恶心人的原主,替她承受这些苦难。宇文啸的连声诘问反复地在脑中出现,她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但那咳嗽声不断地传来,还是搅得她心头烦乱,虽然她不是医生,但是,对一些比较大的传染病还是知道一些,天花的传染性强,轻症还好,但是重症的致死率很高,而且一旦出现严重的并发症,那救治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听他的咳嗽声,应该是出现了肺炎或者是支气管炎的并发症。

那咳嗽声一声比一声厉害,竟有绝气的感觉,但是没听到有脚步声走过去哪怕是给他递一口水。

片刻,又听得椅子倒地的声音,倒像是他自己站起来倒水了。

那混小子……可恶是很可恶,但也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孩子。 

落蛮到底无法说服自己袖手旁观,遂起身走过去瞧了一眼。

他已经躺在床上,许是见得帘子被掀开,他侧头看出来,一顿咳嗽之下,他脸上的痘疮明显通红,眼底也充血鼓起,像躲在暗处的幼狼,绝望而愤怒。

落蛮走进去,看着他通红的眼睛,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滚烫得很,他在发高烧。

“滚开!”他一甩头,怒目瞪着落蛮。

“你的药呢?”落蛮问道。

他没说话,蜷缩进被窝里头,整个人有些发抖,从被窝里头发出一声闷闷地低吼,“滚!”

小小年纪,倔强如此,落蛮恨不得一拳打昏他。

走过去想给他倒杯水,发现茶壶已经空了,她提着茶壶出去走到周嬷嬷的房间,周嬷嬷正在里头躺着,口鼻皆用手绢蒙住,见落蛮进来,警备地看着她,“你进来做什么?”

落蛮把茶壶扔到床上去,“去打一壶开水过来,要快,这会儿我锅里的水应该烧开了。”

周嬷嬷纹丝不动,冷冷地道:“老身除了王妃,谁都不伺候!”

落蛮气极反笑,一步上前抓住她的手,“你往日伺候谁我不管,但是今日大家都沦落至此,你就少给我装高贵。”

疼得周嬷嬷哇哇鬼叫,“放开,放……老身去打水,放开老身!”

“最好别给我耍什么花招,惹恼了我,有你苦头吃。”落蛮放开她,转身出去,“煮完水,让人去催六公子的大夫来。”

周嬷嬷骂骂咧咧地起来,提着茶壶出去了。

落蛮回了六公子的屋中,摸他的额头,滚烫滚烫的,起码三十九度以上。

水送来之后,她把毛巾浸入热水中,彻底浸泡之后拿起来扭干,为他擦着额头,脸,脖子,手肘的位置,一遍一遍地擦拭。

六公子开始的时候还反抗,但是许是热毛巾为他驱散了寒冷,他贪恋这种温暖,慢慢地便不挣反抗了,任由落蛮为他擦拭着,闭上了眼睛。

落蛮见他乖巧下来,一边擦一边道:“一会儿就有药送过来了,应该要跟大夫说你现在出现高热,要开一些退烧的药来。”

“不会……”他睁开眼睛,眼底有着通透世情的悲凉,牙关打颤,却挤出一丝怪异的冷笑,“不会有人送药的,我死定了。”

落蛮一怔,“怎么会?”

虽说他生母身份卑贱,但是他好歹是肃亲王的亲生儿子,应该说府中要给他专门备下大夫才是,就算没有,大夫也该每天问诊,根据病情斟酌用药。

一般家里的公子得了病,都是全家焦虑担忧,寻求良医去救治的。

而且,脑子里残留一些记忆,京中爆发天花疫情,肃亲王恰好就是处理疫情的官员,那他要为自己的儿子寻一个良医或者良方是最容易不过了。

“别瞎说,一会儿就送药来了。”落蛮收敛心神,继续为他退热。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