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萧煜萧潜陶妙结局是什么 萧煜萧潜陶妙免费阅读全文

萧煜萧潜陶妙结局是什么 萧煜萧潜陶妙免费阅读全文

2020-08-11 18:02:33   编辑:忆翠
  • 离花念君颜 离花念君颜

    女子笑如桃花夭夭,灼人心神,将军便一生变只钟情桃花,至死未改。

    桃花夭夭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离花念君颜》 小说介绍

女子笑如桃花夭夭,灼人心神,将军便一生变只钟情桃花,至死未改。

萧煜萧潜陶妙是作者桃花夭夭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女子笑如桃花夭夭,灼人心神,将军便一生变只钟情桃花,至死未改。

《离花念君颜》 第3章 妖女 免费试读

萧煜注视着陶妙,见她又怔怔地朝自己看了一会才说:“将军原是世子叔父,难怪与世子有几分肖似。”

萧煜听后不知怎地心下微怒。他看了看周围,见他的人正与那几个年轻女郎于机案前谈笑,似是在品评案上画卷。而他与陶妙四周只剩一个圆脸侍女在陶妙身边候着。

萧煜遂伸手摸了摸自己脸皮说:“先生先前这般看我,不过是因为我与萧潜相似吗?”

他语气轻挑,那圆脸侍女听了不禁偷睇了他一眼,可刚与他视线相对又慌慌张张地垂下了眼。

而陶妙神色依旧,只顿了顿才说:“你好看。”

陶妙这话说得直白,浑不似寻常恭维或谄媚之语。萧煜听了也为之一愣,竟有予人调戏的羞恼之感。想他堂堂云麾将军,也游过舞榭歌台,闯过天南地北,哪成想会被一个小小女先生调戏了?

他冷笑一声,心里忽尔有了定案,断然不信萧潜的执念是一厢情愿,禁不住腹诽:好一个误人子弟的妖女。

而那圆脸侍女听了似是吓了一跳,忙上前扯了扯陶妙的衣袖。

萧煜面上怒意不显,只扯开话头道:“侄儿顽劣,有劳先生担待。”

此时陶妙垂了眸,似是惋惜。她睫毛甚长,左眼皮上长了颗痣,甚是勾人。萧煜见了,忽地想起有人说过长在眼皮上的痣是“妖痣”,而长此痣者最会迷惑人心。

陶妙答:“世子不与我学艺了,将军不知?”她再抬眼,已不见眼中情意。

于是萧煜又问:“先生可知萧潜为何不再跟先生学艺了?”

陶妙回道:“卫国公夫人说世子年岁已长,需专心学习。”

“萧潜确实分了心,可叫他分心的不是丹青画,”萧煜说着,眼神渐渐犀利起来,“而是先生。”

陶妙听了皱了皱眉,正要回话,那圆脸侍女已先道:“请将军慎言。”

这厢萧煜嘿了一声,没理睬那侍女。

那厢陶妙似是不解,问:“我如何叫他分心?”

萧煜瞧着陶妙双眸澄澈,丝毫不见私情被揭的慌乱,更觉此女奸滑。可是他也懒得跟她拐弯抹角。

“萧潜中意先生,先生当真不知?”

陶妙微微张嘴,一直平淡的神色终归动摇了些。此时那侍女又扯了扯她的衣袖。陶妙似是想了想,复向萧煜道:“我不会再见世子。”

陶妙如此干脆,倒叫萧煜有些意外,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此女薄情。反正如何想,陶妙在他那里都没落得半点好处。

但陶妙应允不见萧潜总是好事,于是乎萧煜草草施了一礼,可神色倨傲依然,“望先生守诺。”

“自然。”陶妙拂了拂手,似是要走。

此时萧煜却又开口:“倘先生违诺,本将军便要冒昧请先生出京一游。”

陶妙听懂他话中胁迫之意,便怒了,那双黑漆漆的孔雀眼瞪着他,比寻常时更见乌亮。而萧煜见她生气的脸庞,心里莫名地生了几分得意之情。

“我非要见他作甚!”陶妙说罢,转身便走。

然而她声音娇软,说起气话也是轻嗔薄怒,萧煜哪会惧她?他身高脚长,向前一跨便贴到她身旁,垂首低声戏谑道:“先生可还觉得本将军好看?”

陶妙听了,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再不理睬。萧煜却不怒,只笑着看她,感觉扳回一城,心满意足。

此番偶遇,众人皆尽兴而归。惟陶妙有些冉冉不乐,可各人也并未察觉。临别时,萧煜上马后回首,见陶妙骑着一匹骡子,那素色身影在骡背上摇摇晃晃地走着,说不出的伶仃单薄。萧煜瞧着,不知心底打哪生出了些怜惜之意,只盼她遵守诺言,再也不见萧潜。

及后萧煜离了京郊却并未回府,而是往卫国公府去。甫到卫国公府,萧煜先拜见了长嫂,把陶妙的承诺交待了一番,才去了萧潜的院子。萧潜向来聪颖,虽被卫国公夫人禁了足,还几次三番逃了出去。故此萧煜刚到他的院子便见那里被府内侍卫围了起来。萧煜被院内小厮迎进了门,方知萧潜被禁足以来,除了想法子逃出去,便是终日在书房里写画。萧煜入得书房,以为会见到萧潜落泊失意的样子,谁知萧潜却是衣冠齐整,仍是往常那儒雅俊秀的模样。

萧潜本在书案上写画,一见萧煜入门便起身施了礼。萧煜却不应他,径自走到书桌前。但见案上放着零散画稿,稿纸上画的均是一个深衣女郎,或站或坐,模样娇丽柔美。萧潜画技不俗,把陶妙的面貌画了七分相似。惟画中人情态娇憨天真,浑不似今日见到的陶妙那般疏疏冷冷。

可萧煜转念又想,若莫那妖女在萧潜跟前便是这般情状。陶妙虽已是双十年华,比萧潜年长六岁,但她生得脸嫩,想这二人站在一处也彷佛是一对金童玉女。萧煜思及此,竟茫茫然感到有些难受。

思来想去,最后才说了一句:“画得不像。”

萧潜听了萧煜的话,便猜萧煜见过陶妙,忙施礼道:“叔叔万莫为难先生。”

萧煜见他神色焦虑,冷哼了一声,“你再不见她便无人为难。”

“侄儿……侄儿不过想再见先生一面。”

萧煜见他还不死心,手心在案上一拍,怒道:“那般古惑人心的妖女,你见了作何?”

萧潜听了果然为她争辩,“先生岂是妖女?”

萧煜哈了一声道:“我今天在京郊遇遇那先生,我俩不过初见面,她竟说——”

“先生说了甚么?”萧潜急问。

萧煜忽地想起陶妙说自己好看的神情,竟有几分别扭起来,顿了顿才道:“她说我好看。此等浮***子,皆因自恃名声四处勾搭,才会遭夫家退亲。纵有千般才情也难堪为良师!”

萧煜说罢,本以为萧潜听了会或伤心或愤慨。

谁知萧潜只是痴痴地笑了笑,“她性子有些胡涂,总是说些傻话。”他彷佛自言自语,可语气却甚是宠溺。

萧煜见了他的模样,想到二人相处起来不知是怎样的郎情妾意,怒骂了他一声“痴儿”便转身离去,再也不愿看他。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