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萧煜萧潜陶妙小说名字 萧煜萧潜陶妙全文免费阅读

萧煜萧潜陶妙小说名字 萧煜萧潜陶妙全文免费阅读

2020-08-11 18:10:42   编辑:采菱
  • 离花念君颜 离花念君颜

    女子笑如桃花夭夭,灼人心神,将军便一生变只钟情桃花,至死未改。

    桃花夭夭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离花念君颜》 小说介绍

女子笑如桃花夭夭,灼人心神,将军便一生变只钟情桃花,至死未改。

萧煜萧潜陶妙是著名作者桃花夭夭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下面看精彩试读!女子笑如桃花夭夭,灼人心神,将军便一生变只钟情桃花,至死未改。

《离花念君颜》 第9章 出府 免费试读

陶妙想道今日有事相求,又见他有一番新模样,见了礼后婉然一笑,打趣道:“将军今日换了新衣裳可不能动鞭子。”

除了在萧潜画里,萧煜几时见过陶妙这般言笑晏晏的样子?心头不禁一荡。可他人毕竟聪颖,知陶妙来见他必有所求,定了定神便问道:“先生是否要出府?”

陶妙听了心中一喜,觉着与聪明人打交道确实省心,回道:“正是。我有一学生陪伴我身边多年,将将出嫁,我答允了送她画有百蝶穿花图的妆匣当嫁妆。那妆匣是在朽木斋订做的,今天正是提货的日子。”

萧煜听了道:“此事易办,我命人帮你去取便是了。”

然陶妙却摇了摇头道:“妆匣做好了还待把画装裱上去。婚期将至,我得亲自去确认仔细,否则再要改便来不及了。待取了妆匣,我还得把府中的画取来装裱。”

萧煜看了看她,知她要出门一半是为妆匣,另一半约莫是为了出门透气。想她自幼受父母疼宠,长大了又独身居于京城,没个长辈在身边管束,定是自在惯了的。如今被他拘了在府中数日定然气闷。萧煜这般想,忽觉陶妙虽长得娇丽柔美,性子却有些野。不知她在床榻上是否如在梦中那般浮浪娇媚。

这边厢萧煜瞧着陶妙俏脸,兀自浮想联翩。那边厢陶妙见他脸红耳热又微微失神,便唤了两声将军。而一旁的丹砂偷瞧萧煜见了女郎又是一副如痴如醉的神态,心中便约莫有了些猜想。

萧煜初识陶妙,因诸多原因对她有了成见,自以为对她不喜。可这连番梦里相会,饶是如何蠢钝也知晓了自己的隐秘心思。然而他出身高贵,人又生得好,出门在外多的是女郎温柔小意,着意逢迎。如今对着陶妙便有些不知如何应付。

萧煜听她叫唤,回过神来,装着为难道:“原先说好先生须在府内待上月馀。如今不过八、九日便要出门……先生若执意如此,那便由本将军维护相陪吧。”

丹砂听了,心中所思又确定了几分。而陶妙不过一心出门,谁相陪倒没放在心上,便应了。

待主仆二人回房准备,萧煜却命人送了些衣物过来,又嘱咐道:为免先生行踪走漏风声,请先生扮成郎君模样出门。

陶妙初初听了心下有些厌烦,但见那衣衫式样精巧,起了些玩心,便又答允了。

萧煜在二门候着,不多时见远远走来一位少年郎君。定神一看,不是陶妙又是谁?陶妙这番出门不仅换了男儿衣饰,还细意换了妆容——一对羽玉眉修成入须剑眉,原来微垂的眼角轻轻上挑,彷如凤眼一般。

这身衣饰原是萧煜年少时穿的。霎时见到梦中人穿着自己的衣袍,萧煜心里又是一番荡漾,只嘴上还是淡定道:“先生巧手,真如翩翩儿郎一般。”

陶妙听了嫣然一笑,萧煜看得又是分神。

此番出门,萧煜原就抱着与陶妙私下亲近的心思,遂把仆从都遣退了。二人出门前定了先往陶府取画,再到朽木斋取妆匣。然将军府离陶府甚远,萧煜遂特意找了两匹骡子代步。临出门前,丹砂见天色微暗,远处乌云朵朵,便给他们收了雨具放在行囊之中。

待出门后,萧煜只觉凉风阵阵似夹有雨丝。然他不忍拂陶妙心意,便照样出城。出得城门,萧煜方翻身上骡背。可他人高马大,骑在骡背上便显得有些滑稽。

陶妙瞧他堂堂云麾将军却骑骡出城,一副不自在的样子,心下好笑。又觉这人虽有诸般不好,但相处起来竟有几分可爱之处。

萧煜感到陶妙看向自己,整了整衣领,装作风流状问:“先生还瞧我好看麽?”

陶妙看他情态,愈发觉得此人色厉内荏,有些傻气。笑着应他:“骡子好看。”

萧煜见她俏皮,心中说不出的欢喜,便驱骡靠向她。岂料此时天边骤然雷声大作,瞬雷从远而至,陶妙胯下骡子受惊,猛然挣扎。事出突然,陶妙也是反应不及,眼见就要被摔落地上——萧煜一跃而起,稳稳把她抱住,二人就势滚到地上。

萧煜身经百战,这一打滚与他自然无碍。可他怀中的陶妙却神色惶恐,身子微微发颤。

萧煜边揽紧她,便抬头察看。但见刹那间便是乌云蔽日,白昼如夜。只怕倾盆大雨顷刻便至。萧煜稍定神,细细思量,想起就近处有一山穴正适合二人避雨。当下也不问陶妙,把她拦腰抱起便往山穴走去。

陶妙任他抱着,也不反抗。萧煜料她定是想起往事,并不细问。待寻得那山穴,萧煜便把陶妙放下,可陶妙惊魂未定仍扯着他袖子。

萧煜怜惜她,复又把她抱住,安抚道:“夭夭莫怕。”

陶妙回神,瞧见萧煜白晰的脸贴在她鬓边,往日锋利的五官尽歛在一腔柔情之下。蓦然间只觉心头微颤,情不自禁,便要用衣袖去拭他因滚在地上而沾上的脏污。

可陶妙方抬手碰他脸颊,顿觉手臂火辣辣地痛。萧煜听她呼痛,握住她手臂一看,见衣袖上有一道鲜红颜色。情急之下,便把缠在自己右手的白布拆了下来,给陶妙包扎。

陶妙见那绢布洁白如新,又想起萧煜方纔抱住自己的双臂结实有力。心中疑窦顿生,低声问道:“你……可不是因旧患复发,才在家中修养麽?”

萧煜手上动作微顿,默了默,才又笑着对陶妙说:“……圣人说我有伤便是有伤了。”

陶妙听了,不禁啊了一声,隐隐觉得自己知道了甚麽不得了的事。

萧煜果然神色一变,又道:“今日被先生知晓了本将军的秘密,先生说该如何是好?”

陶妙心下一惊,忽想道,该不是要杀人灭口?如此想着,身子便微微往后挪。

萧煜早看透她心思,她才有动静,长手一伸又把她身子扭住。

“先生莫不是以为……本将军要灭口?”

美人如玉,杀了岂不可惜?

萧煜说着,伸手揑住陶妙细白的下颔扭向自己,长长一叹,“先生以后便当本将军的人吧。”说罢便低头吻住了陶妙双唇。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