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灵门咒丁辰青娘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灵门咒丁辰青娘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2020-09-19 14:48:20   编辑:紫山
  • 灵门咒 灵门咒

    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

    青豆酒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灵门咒》 小说介绍

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娶回家,做了七夫人,成亲第二日便又出征,在丁辰走后,青娘被人陷害与外人通奸,并被设局捉奸在床,丁老太太怒意之下,将青娘关到后院,岂知当夜后院便发生大火,青娘被活活烧死在厢房之中,青娘死前沥血起咒,定要丁家上上下下,血债血偿……八年之后,丁家也渐渐开始不太平起来,随着下人女眷的离奇死亡,八年前的往事又逐渐被掀起,竟弄不清到底是八年前的灵门咒引起的血债血偿,还是一场人为的蓄谋已久的复仇……

男女主角是丁辰青娘的名称为《灵门咒》,这本书是作者青豆酒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娶回家,做了七夫人,成亲第二日便又出征,在丁辰走后,青娘被人陷害与外人通奸,并被设局捉奸在床,丁老太太怒意之下,将青娘关到后院,岂知当夜后院便发生大火,青娘被活活烧死在厢房之中,青娘死前沥血起咒,定要丁家上上下下,血债血偿……八年之后,丁家也渐渐开始不太平起来,随着下人女眷的离奇死亡,八年前的往事又逐渐被掀起,竟弄不清到底是八年前的灵门咒引起的血债血偿,还是一场人为的蓄谋已久的复仇……

《灵门咒》 第20章 假意圆房 下 免费试读

杜鹃同着官儿贴在窗角处听着,过会儿便听得丁纯道:“媳妇我累……我也想在上面……”杜鹃同官儿听得这些,哪里不羞红了脸,便知晓里头是在办正事了,借着月色还未到亥时便一起回去了。

玉儿直看见外头的人影不见了才松了口气,从床上下来,径直走到屏风前的架子上,从架子上的一个小盒子里拿出一把小巧的匕首来,等到拿了匕首走到床边,丁纯吓得直往后退,玉儿看他一眼,瞧他那害怕的没出息样!

“又不是要割你的手,值得怕成那副样子!”玉儿说着撩起袖子来,拿着匕首比着手腕,到晓不得这一刀割下去是怎样一个疼法,但是需要些血落在那白绢子上充当元红。

她却正在拿刀比着,丁纯扑过来道:“媳妇不要……割我的手罢……”

玉儿笑道:“果真?”

“果真……”

“好,那便割你的手。”她不过一句玩笑话,丁纯却当了真的,当下从她手上接了匕首,便在手腕上划了一条血口子,玉儿见了,惊了一大跳,却也顾不得那么多,将床上铺着的白绢子来与他将血抹在白绢子上,又从梳妆台的柜子里扯了纱布出来与他将伤处包好,瞧他也没嚷嚷也没叫疼,笑道:“你这会儿倒硬气了。今夜的事,是咱俩的事情,可不能对外人说起,知不知道?”

“知道。”

玉儿见他里衣上也染了些血,便从衣柜里拿了件干净的出来,道:“你且转过身去,我与你将里衣换下来。”待同他解了里衣,瞧见他背上肩头至腰骨处,拉下来好大一条伤疤,上身各处,也多是有伤痕的,听闻他年方十六便随着丁辰披甲上阵的,想来这些,多是在战场上留下来的印记了。

玉儿将衣服与他换好了,道:“今夜你便睡床上罢。”说着从床上拿下来一床褥子,自捧了往屏风外头去了,看着那桌上的烛火,眼泪便直流下来,又忙动手擦了,睡在外间的床榻子上,一夜无话。

到了第二日杜鹃与丫鬟们进来收拾床铺,官儿收了那床上的白绢子交与杜鹃,玉儿再瞧见她俩,脸上便故意露出几分娇羞来,杜鹃道:“小二少奶奶昨日才与少爷算是圆房,今日便要去老祖宗那处敬茶的。”

玉儿点头道:“待我自梳洗了,再与少爷梳洗了,一同过去。”

杜鹃道:“少奶奶辛苦,便让官儿与少爷梳洗穿戴便是。”

玉儿恐官儿替丁纯穿戴时瞧见他手上的伤,忙到:“不须劳烦官儿,我自来。”

官儿抿嘴笑道:“果是夫妻了,便愈发亲厚了,怕是以后便不让我们近少爷的身了。”

玉儿心里冷笑,面上却装作娇羞:“就你嘴贫。”

待与丁纯梳洗穿戴好了,便同着两个丫鬟与婆子们一起去前院了。

老祖宗一早见了那有着元红的白绢子自已是十分高兴的,等到玉儿同着丁纯来敬茶,老祖宗便从榻上起来去拉玉儿的手:“你最乖巧,以后啊便真真正正是太***曾孙媳妇了。纯儿痴傻,昨个晚上倒累了你了。”

玉儿低了头不说话,一旁的丁纯道:“哪里,只是我累罢了……我说我要在上面,可是媳妇偏要在上面……”

老祖宗戳着他的脑袋笑道:“不知羞耻的傻小子,这样的事情还拿出来说的!”便是愈发高兴了,拉着玉儿的手道,“待会儿便留下来跟我这个老婆子一起吃早饭罢。”

玉儿道:“是。”

等到用罢早饭,丁纯去了学堂,玉儿同着几个丫鬟正打算回院子,路过中庭的时候,觉得愈发热闹,原是几个丫环婢子正凑在一处,倒不晓得在说些什么,玉儿走得近了,才听见道:“可不是……吓得整个人都神志不清了呢,只说是见了见了……”

“莫不是真的?喜鹊姐姐这才死了几日呢!”

“这样的事情怎好说得?”

玉儿认得,那里头有位穿着明黄色外衫子的乃是丁誉的第二个夫人,换做丽人的,也扎在丫鬟堆里头,道:“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不去禀了三姑姑?”

里头有人答道:“鸳儿已是去禀了,只恐惊动了老祖宗。”

一会儿众人又道:“好端端一个人,可竟就疯了,难道真是那青娘夫人回来寻仇来了,可找玉梅姐姐作甚么呢?”

丽人道:“这话且不要胡说的好。”

玉儿在边上听了半晌,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心下也是好奇,遂也过去丽人身边道:“丽人嫂嫂,你们在说甚?”

“便是浣夫人的贴身丫头玉梅,昨个晚上还好好的,今早便发起疯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