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主角丁辰青娘小说 丁辰青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丁辰青娘小说 丁辰青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20-09-19 15:17:49   编辑:友梦
  • 灵门咒 灵门咒

    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

    青豆酒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灵门咒》 小说介绍

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娶回家,做了七夫人,成亲第二日便又出征,在丁辰走后,青娘被人陷害与外人通奸,并被设局捉奸在床,丁老太太怒意之下,将青娘关到后院,岂知当夜后院便发生大火,青娘被活活烧死在厢房之中,青娘死前沥血起咒,定要丁家上上下下,血债血偿……八年之后,丁家也渐渐开始不太平起来,随着下人女眷的离奇死亡,八年前的往事又逐渐被掀起,竟弄不清到底是八年前的灵门咒引起的血债血偿,还是一场人为的蓄谋已久的复仇……

丁辰青娘是作者青豆酒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娶回家,做了七夫人,成亲第二日便又出征,在丁辰走后,青娘被人陷害与外人通奸,并被设局捉奸在床,丁老太太怒意之下,将青娘关到后院,岂知当夜后院便发生大火,青娘被活活烧死在厢房之中,青娘死前沥血起咒,定要丁家上上下下,血债血偿……八年之后,丁家也渐渐开始不太平起来,随着下人女眷的离奇死亡,八年前的往事又逐渐被掀起,竟弄不清到底是八年前的灵门咒引起的血债血偿,还是一场人为的蓄谋已久的复仇……

《灵门咒》 第18章 心下生疑 下 免费试读

玉儿心里以为是杜鹃瞧出了自己些什么,只是面上不动声色道:“姐姐与我,有何当说不当说的,只说来便是。”

杜鹃道:“我知少奶奶心里是善良耐心之人,平日里也是尽心服侍少爷的,但是我想,少奶奶终究还是要端正了自己的身份,如今少奶奶乃是少爷的媳妇,不当得与杜鹃一样只是个丫鬟,少奶奶虽则将少爷事事服侍得妥帖……但……”说到此处,自先却有些脸红了,“少爷虽是痴傻,可终究也要为丁家添些子嗣的,少爷虽是痴傻不懂这闺房之事,少奶奶却是个明白之人,何以还让少爷独自一人睡床榻子上……”

玉儿听她这么一说,先自松了口气,原来她所说的事情是这件事情,待要开口,杜鹃又猛然道:“到底是我糊涂了,不曾想得少爷跟少奶奶还未圆房之事,因为少奶奶是直接许过来的,也没有婆子自先教了少奶奶这些事情,加上少爷痴傻,奴婢们也是忘了,这会自要先禀了老祖宗去。”

杜鹃说完,便掀了帘子出去了,玉儿在后头也没叫住她。没好气道:“又是因了那傻子,好端端去睡什么床榻子,平白又惹出事情来,累我周全!”

当下出去吃饭,丁纯见了她便要坐远了去的,连喂饭也是官儿喂,倒不要她来,瞧着她如豺狼虎豹似的,玉儿心里也是憋着气的,晚上睡觉时倒愈发觉得他乖觉,竟自己抱了褥子便往床榻子上去了。眼里也不敢看她。

玉儿放了床帘子道:“你且睡惯了那床榻子,再别过来罢!”

谁想傻子原是听不懂这反话的,抱着褥子爬上床榻子便睡了。

玉儿也自睡去,第二日赶了个清早,官儿早起来与丁纯穿戴好了,做了早茶,玉儿只是吃茶,待瞧见丁纯随了两个奴仆出了院子,没会子又回来了,那奴仆道:“今日学堂里夫子又告了假的,便将少爷仍旧送回来了。”

玉儿冷笑道:“倒不知这先生这般好当得的,每日告告假也是坐着收银子的。”等到奴仆下去了,瞧见丁纯捧着卷书抛上抛下的像是很开心似的,等着官儿将房里那一盒子五颜六色的石头与他捧了来,便将那卷书递给了官儿,自己捧着那盒石头往前院去了。

吃毕了早茶,玉儿心里头有些事情,便要到旁院去一趟的,也没让丫鬟跟着,见后廊没人,便小心翼翼的从东苑的篱墙处穿过去,走了没多远,倒听见假山外头有丁凛的声音:“二哥,怎么多日没见了,还是这般痴傻的样子……”

玉儿躲在假山后头,探出半个头来瞧着,只瞧见丁纯手里捧着那盒五颜六色的石子玩得不亦乐乎。

丁凛趁他不防,便抬手抢了,丁纯面上便有些怒气:“你快还与我……”

丁凛看着手里拿一盒子石子道:“哪能就要二哥的,不过是想瞧瞧罢了。”脸上作出惊讶得表情,“二哥从哪得来这好玩意?”

丁纯将那盒石子又抢了回来,面上也是笑着,丁凛道:“二哥哥可知这些是什么?”

丁纯摸出几颗石子来笑嘻嘻道:“玩意!”

丁凛也笑:“哪个天杀的竟敢诓二哥哥,这哪是什么玩意,分明便是些果味的糖,弟弟小时候便吃过,那味道是极好的。”

丁纯看着手里的石头道:“你诓我,是玩意!”

玉儿只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到底也是想瞧瞧,这丁纯究竟是不是傻子。

“哪里敢诓二哥哥,二哥哥若是不信,吃几颗便晓得了。”丁凛抓了几颗石头递到丁纯嘴边道,“味道可好了,二哥哥快尝尝。”

玉儿原道即便是傻子也定是不会吃的,谁曾想那丁纯便当真将那石子往嘴里塞了起来,鹅卵石大的石子卡在喉咙里,玉儿跑出去道:“你这傻子,还真吃,还不快张嘴吐出来……”急得去扳开他的嘴,拍了他的背,让他将石子都吐出来,丁纯吃了这石子扑在玉儿肩头哇哇哭了起来,玉儿拍着他的肩膀道:“没事了,没事了……”

丁凛却哈哈笑道:“小嫂子可瞧见了,哎呀,小嫂子这如花似玉的人呐,整日里对着这样的傻子,岂不可惜,可惜……”

玉儿道:“倒不是玉儿可惜不可惜,只是若让老祖宗晓得三叔诓着少爷吃了石子,到时受了家法,挨了板子,跪了祠堂,传出这害兄戏嫂的臭名出去,才更是可惜不是。”

“你……”丁凛一时无话,气得甩手而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