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丁辰青娘免费小说 丁辰青娘完结版在线阅读

丁辰青娘免费小说 丁辰青娘完结版在线阅读

2020-09-19 15:58:21   编辑:语蓉
  • 灵门咒 灵门咒

    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

    青豆酒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灵门咒》 小说介绍

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娶回家,做了七夫人,成亲第二日便又出征,在丁辰走后,青娘被人陷害与外人通奸,并被设局捉奸在床,丁老太太怒意之下,将青娘关到后院,岂知当夜后院便发生大火,青娘被活活烧死在厢房之中,青娘死前沥血起咒,定要丁家上上下下,血债血偿……八年之后,丁家也渐渐开始不太平起来,随着下人女眷的离奇死亡,八年前的往事又逐渐被掀起,竟弄不清到底是八年前的灵门咒引起的血债血偿,还是一场人为的蓄谋已久的复仇……

丁辰青娘是作者青豆酒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娶回家,做了七夫人,成亲第二日便又出征,在丁辰走后,青娘被人陷害与外人通奸,并被设局捉奸在床,丁老太太怒意之下,将青娘关到后院,岂知当夜后院便发生大火,青娘被活活烧死在厢房之中,青娘死前沥血起咒,定要丁家上上下下,血债血偿……八年之后,丁家也渐渐开始不太平起来,随着下人女眷的离奇死亡,八年前的往事又逐渐被掀起,竟弄不清到底是八年前的灵门咒引起的血债血偿,还是一场人为的蓄谋已久的复仇……

《灵门咒》 第6章 梁上悬尸 下 免费试读

玉儿陪着丁纯玩了半晌,也觉着有些累,看见那头蒙着眼的丁纯还分外乐此不彼的,也随他去了,原本不过是小孩心性,谁知那丁纯半晌没听见玉儿的声音,又听她的话不敢随便摘下眼上的手绢,竟是一路摸着石桌石门,穿了过廊到后院去了。嘴里还念叨着“媳妇媳妇。”玉儿不过是去喝了口茶的工夫,回来已经不见了丁纯的身影,内院太大,这个时候下人丫鬟们干活的干活,玉儿问了端盘子过来的小丫鬟也道是没瞧见少爷。

虽然在丁府里也没什么安全不安全一说,但他毕竟如个五六岁的孩童一般,且不说到哪磕着碰着是自己的责任,万一又像五年前那样再给掉进湖里池里,那便终究是她的罪过了。

玉儿正要去找他,后院传来一声尖叫,玉儿跟那小丫鬟都听得真切,分明是丁纯的声音,两个人匆匆向后院跑去,只瞧见丁纯跌坐在后院厢房前的石阶上,玉儿赶紧跑过去扶起他,抬眼瞧了瞧丁纯手指的方向,愕然地瞧见那厢房的房门敞开着,横梁上一条白绫悬挂着一具女尸,而那个女尸正是喜鹊。

身旁的小丫鬟先反应过来,大声嚷着:“来人呀,快来人呀,喜鹊姐姐悬梁自尽了。”

在后院死个人毕竟不是件小事,当日下午便惊动到了老祖宗,丁家四世同堂,丁家的老祖宗丁老太太膝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丁海死在了战场上,二儿子丁川在潮州做了知州,丁海娶了两位夫人,大夫人膝下有个儿子叫做丁辰的,一连娶了七个夫人也没能留下一个子嗣,五年前突发急病去世了,倒是这二夫人,先是生了个女儿十岁年纪上便夭折了,又生了个儿子丁锐,这个丁锐娶了六房媳妇,膝下便有丁誉、丁纯、丁凛三个儿子,至于这丁老太太的二儿子丁川,只娶了一位夫人,先生下了儿子丁毅,再生了两个女儿,其中有一个也是半路便夭折了的,只剩下三姑娘丁怡,后因难产而死,生下一个男孩也没保住,至于所生的大儿子丁毅,便是连一房亲都不肯娶,膝下也无子的,终日里沉迷于炼丹修道,多半是往道观了住着的。

丁家原该是个兴盛的大家族,但子嗣延绵下来却着实让丁老太太担忧,丁锐沿袭哥哥丁辰的职务去做了个守军将领,便将大儿子丁誉也带了去,原该是要带丁纯去的,怎料文武全才的少年郎竟痴傻如五六岁的儿童,三儿子丁凛又南下做生意去了,算来家里也无个能当家的男人,如今出了人命,也只得向老太太禀报了。

丁纯缩在玉儿的怀里瑟瑟发抖,丁怡同着大夫人二夫人还有前院的一些嫂嫂们掺着丁老太太过来。

尸体已经被下人们抬了下来,就摆在后院的院中央,丁怡走在前面,稍稍挡了挡:“老祖宗还是别看了吧,晚上要睡不好的。”

丁老太太挥着手道:“你去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同玉儿一起赶过来的小丫鬟大概的说了一下情况,丁怡的视线转到丁纯身上,瞧他那瑟瑟发抖的样子,定也是问不清楚些什么来,丁怡蹲下身去将喜鹊身上的白布掀开,仔细的看了尸体,发现喜鹊腰间正别着一方浅绿色的帕子,她将那帕子拿出来,帕子上俨然绣着几行方正的小楷:

不爱宫墙柳,只被前缘误,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最右下角还有四个血字:血债血偿。

丁怡惊得跌坐在地上,目光转向玉儿,却并不言语,手里赶紧将那方帕子收好了,颤声道:“来人,先把尸体抬下去。”

喜鹊的尸体偏偏悬在那八年前烧死过戏子的房里,众人岂不都议论纷纷:“这也太邪门了,喜鹊好好的怎么会悬梁自尽了……莫不是那女人……”

“即便是悬梁自尽了又为何选在那处,可真是……”

丁怡强装镇定道:“都别胡说,后院风大,还不扶老祖宗往前院去。”

等到众人都往前院去了,丁怡一把拉住玉儿,将那方帕子递给她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玉儿也惊了一惊,从怀里掏出方帕子来:“三姑姑,那方帕子我一直带在身上,可这方帕子又是从哪来的?”

“从尸体上找到的……小七嫂嫂身前的帕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