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丁辰青娘结局是什么 丁辰青娘免费阅读全文

丁辰青娘结局是什么 丁辰青娘免费阅读全文

2020-09-19 16:29:27   编辑:冰蓝
  • 灵门咒 灵门咒

    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

    青豆酒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灵门咒》 小说介绍

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娶回家,做了七夫人,成亲第二日便又出征,在丁辰走后,青娘被人陷害与外人通奸,并被设局捉奸在床,丁老太太怒意之下,将青娘关到后院,岂知当夜后院便发生大火,青娘被活活烧死在厢房之中,青娘死前沥血起咒,定要丁家上上下下,血债血偿……八年之后,丁家也渐渐开始不太平起来,随着下人女眷的离奇死亡,八年前的往事又逐渐被掀起,竟弄不清到底是八年前的灵门咒引起的血债血偿,还是一场人为的蓄谋已久的复仇……

丁辰青娘是著名作者青豆酒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丁辰青娘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灵异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那么丁辰青娘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娶回家,做了七夫人,成亲第二日便又出征,在丁辰走后,青娘被人陷害与外人通奸,并被设局捉奸在床,丁老太太怒意之下,将青娘关到后院,岂知当夜后院便发生大火,青娘被活活烧死在厢房之中,青娘死前沥血起咒,定要丁家上上下下,血债血偿……八年之后,丁家也渐渐开始不太平起来,随着下人女眷的离奇死亡,八年前的往事又逐渐被掀起,竟弄不清到底是八年前的灵门咒引起的血债血偿,还是一场人为的蓄谋已久的复仇……

《灵门咒》 第11章 登徒浪子 上 免费试读

“碧鸢未曾嫁进丁家之前,以为纯儿是为她做媒的丈夫,瞧着他长样相貌,也是允了的,谁料想要嫁的丈夫却原不是先前瞧的那个,碧鸢人长得美,脾气性格也自是不同些,不喜欢忍气吞声的,凡凛儿做错了些事情必是要闹的,因此这半年过去了,两口儿感情也并非多好,凛儿的事情她倒是个不上心的,现下反倒来说你,虽则纯儿傻则傻矣,也有副女子皆爱的好相貌,你事事便多让着他些,照顾着他些。”丁怡边说边拉着她往外头走。

玉儿点头道:“这原是玉儿该做的,三姑姑倒不必吩咐。”

丁怡拍拍她的手道:“我原知你是个有耐心又善良的姑娘,性子也是极好的,将纯儿交由你照顾,我跟老祖宗都很放心。”

玉儿心里冷笑一声,面上也不好言语些什么。要到院外之时四下不见了丁纯,便道:“倒不知少爷上哪耍去了,我去找找他,若是没旁的事也好回府了。”说罢只带着身旁的一个年近十五岁的小丫头便先下了禅寺去寻丁纯去了,寺前摆放着两钟大鼎,原先时跟着丁纯的两个仆人便在那立着,只是不见了丁纯,玉儿过去道:“少爷呢?”

仆人答道:“少爷随了个脚仆,先自下了寺院了。”

玉儿道:“少爷小孩心性,你们却也不跟着,便让他同着脚仆去了,若是出点什么事可怎好,算了,我自去寻他罢。”心下也是考虑道这丁纯又傻又愣的,偏老祖宗还是疼着的,万一有哪处不好了,必是要责怪自己的,遂与那小丫鬟一起下了寺院去寻丁纯。

才不过下了石阶,迎面走来几个男人,走在前头的倒是个公子哥的模样,后头跟着两三个仆人的,这公子哥抬眼瞧见个天仙似的人物,脸蛋身形无一处不美的,先自软了几分,等玉儿走得近了又带着几分香气来,便愈发起了色心了,竟自打了扇子将玉儿与那小丫鬟拦住了。言语间很是轻佻:“好美的人,不知这位仙女娘娘,要往哪处去?”

那一双眼便是黏在玉儿身上一般,旁边的小丫鬟见了又见他言语间如此轻浮,便怒声道:“好大胆的登徒浪子,竟不识我家少奶奶乃是……”

玉儿止住小丫鬟道:“何须与他计较?”便抬脚走了几步要绕开过去,那公子便遣着两三个仆人将整条路都拦了,玉儿跟那丫鬟被围在中间,走又走不得,又不好大声嚷得恐引来了人平白看一场笑话。

那公子似也瞧出她的顾虑,越发放肆起来,打着扇子要来一亲芳泽的,玉儿想也未多想抬手便是一耳刮子上去了,那一巴掌打得甚是响亮,那公子白白挨了这么一巴掌,哪有不怒的,便也要扬手还回去的,那手还未落下已被一个大力抓住,玉儿看时便瞧见她那傻子丈夫不晓得从哪处冒出来的挡在她的前面。嘴里念叨着:“你这斯,敢打我媳妇。”

这位起了色心的原是朱家的公子,在这杨清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丁纯是丁家的小二少爷,哪有不认识的,即便是个痴傻的,因着是丁家的缘故,也是不敢多招惹的,便讨笑道:“原不曾晓得竟是丁兄的夫人,是愚弟失礼了,哪里是要动手,丁兄是误会了,不过瞧着嫂子天仙似的人物,这厢来讨个礼罢了。”

丁纯这才将他的手放开,这朱家公子与丁纯年岁相差不大,倒知晓这丁纯原先不曾傻之时是入过武学的,却不知他那手劲也忒太,细看手腕处竟有些淤青来,也免了事多,便借故先走了。

丁纯回头看见玉儿,笑嘻嘻的将一串糖葫芦递给她:“媳妇……吃。”

玉儿一把拍掉那糖葫芦:“你这傻子,我被那登徒浪子调戏不说,你还与他称兄道弟!”

玉儿气得转身便要走,小丫鬟连忙追上去了:“小二少奶奶,可消消气,那登徒子也委实过分,不如回去禀了老祖宗,也好要他晓得,在这杨清县得罪了我们丁家,不是好耍的!”

玉儿提着裙边,不发一丝言语,只是往寺中去寻了碧鸢,同着止蓉夫人与丁怡要一处回去的,丁怡见了寺外那两个仆人,问道:“你们少爷呢,到上哪处去耍去了,还不赶紧寻回来,便一起回府去了。”

这里话音才落下,寺院前的石阶上跑上来个脚仆,便是跟着丁纯的那个脚仆,急道:“三姑娘,不好了,少爷在山下与人打起来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