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最新)丁辰青娘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最新)丁辰青娘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2020-09-19 16:34:18   编辑:傲蕾
  • 灵门咒 灵门咒

    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

    青豆酒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灵门咒》 小说介绍

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娶回家,做了七夫人,成亲第二日便又出征,在丁辰走后,青娘被人陷害与外人通奸,并被设局捉奸在床,丁老太太怒意之下,将青娘关到后院,岂知当夜后院便发生大火,青娘被活活烧死在厢房之中,青娘死前沥血起咒,定要丁家上上下下,血债血偿……八年之后,丁家也渐渐开始不太平起来,随着下人女眷的离奇死亡,八年前的往事又逐渐被掀起,竟弄不清到底是八年前的灵门咒引起的血债血偿,还是一场人为的蓄谋已久的复仇……

丁辰青娘是作者青豆酒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那么丁辰青娘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丁家是杨清县出名的大户人家,虽则家业兴旺,人丁却不兴旺,丁家老太太希望能多子多孙,便帮自己的大孙儿丁辰一连娶了六房媳妇,可惜丁辰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丁辰在战胜归来时邂逅戏子青娘,两人产生情愫,丁辰将青娘娶回家,做了七夫人,成亲第二日便又出征,在丁辰走后,青娘被人陷害与外人通奸,并被设局捉奸在床,丁老太太怒意之下,将青娘关到后院,岂知当夜后院便发生大火,青娘被活活烧死在厢房之中,青娘死前沥血起咒,定要丁家上上下下,血债血偿……八年之后,丁家也渐渐开始不太平起来,随着下人女眷的离奇死亡,八年前的往事又逐渐被掀起,竟弄不清到底是八年前的灵门咒引起的血债血偿,还是一场人为的蓄谋已久的复仇……

《灵门咒》 第13章 至情至圣 上 免费试读

春兰道:“说是天干物燥,有丫鬟不小心打泼火烛所致,不过也有人私下议论了,哪能是那么巧呢,必是有人故意要借着这场火将那青娘夫人烧死的,老祖宗必也是晓得的,只是本是不洁之人,睁一只闭一只眼罢了。”叹口气道,“只是苦了我们大爷,是个至情至圣的人,即便青娘夫人与人通奸,也忘不了她,日夜思念着,再不肯娶也不肯与其他夫人同房的。”

玉儿冷笑一声:“原便是至情至圣之人,却一连娶了六房夫人?”

“有些事情你不晓得,你若晓得,便知道大爷是个如何至情至圣的人了。青娘夫人死后的一个月,大爷出征归来,三军还没入关,大爷为着能早日见到夫人,日夜行军,却没个闭眼休息的,回来铠甲未除,脸上还带着斑斑的血渍,只到府听到青娘夫人已殁的消息,当时呕出一大口血,昏迷三天三夜不醒的,老祖宗见了这样也是哭红肿了眼睛。待到醒来,不论众人如何相劝,大爷也是不肯用药就医的,原在战场上便带了这样一身伤回来,届时便两眼如死灰,只嚷着‘我便要同她一起去了……’”春兰说到这里,瞧见玉儿脸上已经滚下泪来,安慰她道,“想必你也听了很是伤感罢,那时在场的,丫鬟婢子也是落泪的,众人多安劝的,说是青娘夫人配不上大爷,大爷走后竟做下这等行径来,可大爷却怎么都是不信的,便要连着因由,遣问那起火一事,双眼猩红着要那害死青娘夫人之人偿命的,也全由老祖宗顶着,说大爷若是要责怪,便责怪她那把老骨头罢,老祖宗当下便是要撞柱子的,幸而被人拦住了……便是这样,大爷整日颓废度日,一发不肯吃药就医的……便也上书辞了中将一职,于是二爷袭了军职,做了守军将领。大爷终日惶惶,一个好好的人,原是有大将之才的,便……大爷不过三年便去了。老祖宗哭得撕心裂肺的,却没想到自己最喜爱的孙儿为了一个女人伤情至此,便自也是悔恨当初不该对那青娘太过下狠手,死了个戏子不过也是个***命,平白折了自己的孙儿,你说老祖宗能不心痛么?于是老祖宗便一发恨那戏子的,私下里听不得人议论那戏子的。”

玉儿抹了泪道:“原不想大爷是个恁多情的,只是大爷如此至情至圣,又怎会娶那么多房夫人?”

春兰道:“这个啊,原是这样的,二爷十六便成家了,先后有了誉少爷跟纯少爷,可是大爷呢,年过而立却是连一个媳妇都不曾有的,老祖宗素来喜欢大爷,也指望着让大爷开枝散叶的,可见大爷迟迟没有这个心思,便擅自做主了,便替大爷配了夫人,大爷虽是不喜,但又是个至孝之人也不好多忤逆老祖宗的意思,可一连都替大爷娶了四房媳妇,过了一年半载了也没听见一点好消息的,老祖宗这可不着急了么,便又替大爷娶了两房夫人……这个事情,下人也是多议论过,或许是大爷久经沙场的,坏了身子罢。”

玉儿笑一声道:“便是如此,那青娘只一夜便怀了孩子,才惹得老祖宗生疑罢。”

“正是呢。况且戏子戏子,原本就是***成性的,大爷常年出征在外的,哪里不思量红杏出墙呢。”

两人又说了会子话,前院来传饭,玉儿才回去。

晚间玉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拿了床头的披风下了床,瞥见屏风前睡在床榻子上的丁纯,轻手轻脚的便出去了。走出了长廊,玉儿四下看了,现在还不是亥时,但整个丁府上上下下已是十分静悄悄的,刚过了一个小院子,玉儿隐隐约约听着些声响。仔细听着像是有人在说话,玉儿赶紧在一处白墙边躲了,听见一个声音道:“我原不是要害你的……你可千万不要来找我,我不过是个奴婢,行事都是要听主子,你可千万不要怪我,我在这给你烧香了……”

玉儿只听得这么一句,右边长廊远远的便有灯笼火光了,前头的丫鬟还道:“秀中夫人,小心脚下。”

玉儿恐自己被发现了,赶紧小心的原路回去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