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桑德阅读网 > 资讯 > 贺与霜宁长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贺与霜宁长磬最新章节

贺与霜宁长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贺与霜宁长磬最新章节

2021-04-17 19:14:33   编辑:南莲
  • 谋心攻略:王妃她又爬墙了 谋心攻略:王妃她又爬墙了

    前世贺与霜死的窝囊。明明清白女儿身,却被污蔑、被冷遇、被害死。明明手握天下重宝,却被裹挟、被算计、被暗恨。身为宁王世子妃,她活的窝囊,死的憋屈。好在临死时,拉了权倾天下的宁王作伴。一朝重生,她决心以重...

    夜半公子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谋心攻略:王妃她又爬墙了》 小说介绍

贺与霜宁长磬是作者夜半公子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前世贺与霜死的窝囊。明明清白女儿身,却被污蔑、被冷遇、被害死。明明手握天下重宝,却被裹挟、被算计、被暗恨。身为宁王世子妃,她活的窝囊,死的憋屈。好在临死时,拉了权倾天下的宁王作伴。一朝重生,她决心以重宝为饵,以天下为局,下一盘复仇的家国大棋。脚踏前夫,拳打皇妃,谁也别想欺辱她!不料想,有人行走江湖,处处相伴,作势要她,实则要她手中重宝。尴尬的是,贺与霜知道他的身份,他却浑然不知,以至于假戏真做,直至自己沦陷。到摊牌那天,贺与霜无奈:“王爷,你的马甲掉了......”总之,这是两个有双重身份的戏精,互相表演,最后翻车的故事......

《谋心攻略:王妃她又爬墙了》 第4章 免费试读

得知眼前人的双重身份,贺与霜心里颇有种膈应的滋味。

若不是蓬城被破,她不会被俘。

父亲也不会为了保住她的清白,拿火油矿的消息同小皇帝作交换。

她不会嫁给宁子岳那狼心狗肺的混账,宁长磬也不会成为她名义上的公公。

罢了,今生或许从她杀了舞女,救下梅桑榆起,一切都已经变化了。

眼看贺与霜得了黑甲骑士青眼,小二显得有些妒忌。

他叹口气,悄声指点贺与霜:“这位是潜龙渊的宗门首席,乃是宗主的嫡传大弟子,唤他青爷即可。你小子也是走了狗屎运,得了青爷相看......”

青爷?

磬爷!

贺与霜绷住笑意,又上道地往小二手中塞了两块碎银。

跟在黑甲骑士身后,贺与霜解开马的缰绳,却又迎上青爷意外的目光。

“你会骑马?”

贺与霜丈二摸不着头脑:“属下会骑马。”

青爷踯躅了一下,似乎想说些什么。

但他心意一转,又止住了话,打马向前行去。

十五岁的贺与霜,还未经历过被羌人俘后的种种折磨。她前世的确会骑马,但如今,这具身躯只不过往蓬城外骑了一个来回,大腿内侧就已是火辣辣地痛。

青爷径直在蓬城最好的客栈包了一间天字号上房。趁他歇息一会儿的时机,贺与霜偷偷溜回城主府,从梅桑榆口中确认了一个消息。

宁王此刻,本该在千里之外的京城伴驾。但边境不稳,小皇帝一直有意派宁王去整顿边军。

对于梅桑榆这种土霸王而言,他不欢迎宁王的到来。

但羌人一旦来攻,仅以他自己的实力,怕是也难以守住。

回了客栈,贺与霜将顺路买的一包上好茶叶搁在外间桌子上。

那茶铺里的茶水难喝硌牙,青爷倒也不嫌弃。

这倒是稀罕事,宁王出身尊贵,是大楚唯一的异姓王,按理来说,当是养尊处优的。

但“青爷”这个人,却又似乎是极粗糙的。

宁长磬已尊贵到一人之下的地步了,他暗中身份是潜龙渊中人,难不成,是想问鼎天下?

贺与霜漫不经心地思索着,一边亲自烧水泡茶。

青爷赏脸,喝了一盏茶,忽地冒出一句。

“听说,蓬城主事是个女子?”

贺与霜添茶的手一顿:“青爷从哪里听说的?”

她不信青爷会亲自动手,查验她的性别。

青爷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目光似要把她看透一般。

“蓬城是多事之地,你还是尽早离去为好。”

贺与霜面不改色:“青爷有所不知,就在前几日,属下刚得了蓬城城主的赏识,已被梅城主收为义子。”

青爷手一顿,似有些无奈。

“你胆子真大。”

对顶头上司这般说话,贺与霜也是在揣摩、在试探。

前世宁长磬最后肯挡在她身前,贺与霜是感激的。

她沉默了一会儿,脑海中另一个计划渐渐成型。

“属下的确是女子。”

她索性同青爷开诚布公。

“只是为潜龙渊办事,毕竟以男子身份,更不易令人怀疑。行走蓬城,也更能掩人耳目。这是属下的秘密,还请青爷为属下保守秘密。”

青爷蹙眉,望着她,半晌叹了口气。

“明日,替我约见梅桑榆,就说潜龙渊首席欲同他共商抵御羌人来犯之事。”

“是。”

贺与霜刚要离开,青爷眼皮不抬,丢了一个瓷瓶过来。

“外敷,一日三次。”

贺与霜面红耳赤地退了出去

她离开了许久,才放松绷紧的神经,深深吐了口气。

后背早已汗湿一片。

要取得梅桑榆和青爷的信任,何其难也!

回了城主府,梅桑榆替她安置的院子里,贺与霜龇牙咧嘴地褪去外裤,肌肤上果然是道道血痕。

瓷瓶里的药敷上,针扎似的疼。

贺与霜咬着牙,把眼泪逼回眼眶。她靠在床边,忽然回忆起小时候的一件事来。

贺家在京城地位尴尬,数百年前,曾是顶级簪缨世家。但如今已式微,却依旧保有高傲,不愿同一些新兴的暴发户来往。

因此,贺家处境尴尬,又常受人欺辱。

她五六岁的时候,去宫里赴宴,被李辞带着一帮人挂在了假山上。

李辞让她求饶,让她磕头,那尖锐的笑声此刻仿佛还停留在贺与霜的耳边。

假山石划伤了贺与霜的皮肤,她恐高,害怕极了。但就是死死咬住牙,不肯对李辞说一个字。

李辞气急败坏,把她丢在假山上,带着小伙伴离去。

贺与霜独自被挂在那里许久,直到一个少年飞身上来救了她。

“下次记得,命比什么都重要。”

少年将她送到前头的宫室里,丢给她一个小瓷瓶,里头装着的,也是治外伤的药。

这一晃,也十年了。对于贺与霜而言,更是两辈子的事情。

她有些恍然,可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那少年是什么人了。

“公子,大人传唤您过去。”

外头响起了敲门声,是梅桑榆身边的小厮。

贺与霜眉头紧皱,一瘸一拐地到了梅桑榆的书房。梅桑榆似乎刚发过火,满面怒容,却在看到贺与霜时,又换上了一副笑脸。

“快来看看,查到了那***的来历。”

他指了指案上的文书。

贺与霜取来一看,不仅感叹于梅桑榆的手下办事效率。

许是下了死命令,两天的时间,凡是明面上的,跟舞女相关的消息,都被掘了出来。

跟贺与霜接收的舞女的记忆,出入也不是太大。

“看看,看看,竟是羌人的奸细。羌人以千金,买我这项上人头,又以千金,买我怀中这戈壁地图。哈哈哈,梅某人头,竟只值千金?”

梅桑榆自负地大笑。

贺与霜皱眉:“羌人看来这回是下了决心,定要攻下蓬城来了。”

梅桑榆摆了摆手:“蓬城一向是羌人眼中的肥肉。”

话虽如此,梅桑榆眼中还是出现了一抹忧色。

蓬城位置太过重要,更何况,贺与霜清清楚楚地表示,火油矿的位置就在蓬城郊外。

“你要的工具,工匠们最快也还需一月的时间才能制出来。一但探到火油矿,更不可能让羌人得手......”

梅桑榆喟叹。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